🏡
PTT小說網
x
    方運身體挺直,猶如利箭一樣飛到半空中。

    上升的速度越來越慢,方運抬頭看著龍門,好似自己只要再輕輕用力,就能跨越這第一道龍門。

    方運身體飛到升到最高處,在天空停滯了剎那后,開始下落。

    方運低頭掃視下方,視界無比開闊,天地似乎有了不同的變化。

    風聲呼嘯,頭髮亂飛,長袍被狂風掀起,擋住視線,就見方運在下落的過程中乾淨利落地脫下長袍,隨手扔出去,極為瀟洒。

    臨近水面,方運低著頭,在雙腳踏到水面的一剎那,微微矮身,神情無比專註,如同在閱讀一本晦澀難懂的聖書。

    轟……

    高速下落的方運與海水相遇,發生強勁的對撞,掀起喇叭花狀的白色巨浪。

    顏域空緊張地看著巨浪四濺,隨後看到,方運的身影再一次出現,再一次筆直如箭向上空飛去。

    許多妖蠻和人族無比驚訝。

    下落後借力進行二連跳是增加高度的正常手段,之前很多妖蠻或水族都做過二連跳甚至三連跳,但連跳對身體的負荷極大。

    像象族或鯨族勉強能進行二連跳,若是進行三連跳,身體必然受創,得不償失。

    至於人族,沒有任何妖蠻認為人族的身體可以承受連跳,人族是輕,可身體終究羸弱。

    如果在二連跳后越過龍門,受傷也值得,問題是,方運第一次躍龍門就直接用出二連跳,這膽子比妖王都大。

    那幾條金色的鯉魚一直在躍龍門,任何妖蠻人族都無法吸引它們,但是,當方運起跳的時候,五條金色鯉魚全都停止跳躍,浮在水面,仰頭望著方運,魚嘴一張一合,吐著泡泡。

    方運雙臂緊貼兩側,盡量減少阻力。

    十五丈一寸、兩寸……十六丈……十七丈……十八丈……十九丈一寸。

    方運在十九丈一寸高處滯留了剎那,看了看龍門,微微一笑,身體驟然下降。

    轟……

    方運砸進水面,沒有進行三連跳,而是在水中徐徐遊動。

    方運面色平靜,但卻在仔細感應身體的每一處,這次下落後,雙腿麻了兩息。

    「唉……」許多人族與水族嘆息,甚至許多妖蠻也有點惋惜,但惋惜之後立刻幸災樂禍笑起來。

    「幸好他沒跳過去,必然咱們這些妖蠻的臉往哪裡放?」

    「雖說他是虛聖、一界之主,可畢竟是個小翰林,咱們這些笨重的妖王都不能快速越過,他要是一口氣躍過第一道龍門,咱們還不如一頭撞死。」

    「不過……這個方運的身體似乎很強大。」

    「他是文星龍爵,又是血芒之主,身體強大很正常。但是,他很輕,配合強大的身體,看來躍第一道龍門不成問題。」

    「不錯,他應該是人族中的最強者。」

    「未必!」一個說妖語的人族聲音響起。

    許多妖蠻循聲望去,說話的正是雷一顧。

    雷一顧扭頭看向雷重漠,道:「家主,您別再藏著掖著了,讓他們見一見您的力量。還有塵離先生,不能墮了咱雜家的威名。」

    雷重漠淡然道:「方運終究年輕,出一出風頭無妨,我與塵離已經年過四十,便不爭這種虛名,我們要做的,是闖過第九道龍門,成為人族中的真龍!」

    「可是……」雷一顧還想再說,但見雷重漠與宗塵離完全不在乎,便沒辦法說下去。

    宗塵離微笑道:「重漠,你既然悟通蛟龍文台,理當與方運獲封文星龍爵后相似,在水中更有優勢,為何我不見你發力?」

    「躍龍門,不應爭一時一地之得失,自然要循序漸進,此刻的光芒不值一提,越過那顆真正的大日龍珠,才是我輩的志向!」雷重漠望著遠方的霧氣,雙目明亮。

    宗塵離點頭道:「重漠說的好。」

    雷家其餘幾人心中暗嘆,雷重漠與宗塵離果然是大學士中的佼佼者,竟然真不在乎一開始的成敗。

    「你呢?在鎮獄海修鍊多日,我甚至有些看不透你,隱隱有幾分返璞歸真的意味,這可是即將觸摸聖道邊緣晉陞大儒的徵兆。」

    宗塵離輕輕搖頭,道:「重漠過譽了,無非是稍有進步而已,文膽收穫最大。」

    「說到文膽……」雷重漠扭頭望向方運道,「二境巔峰文膽,的確稍『高』我們一籌,但我等畢竟磨礪多年,若真要文膽對撞,卻是我們稍『勝』一籌,他必輸無疑。他如此亂用文膽之力,恐怕到了第三道龍門已經力竭,而我們撐到第八道龍門依舊綽綽有餘。」

    宗塵離微笑看著方運,輕輕點頭,道:「所以說,他只要再磨礪五年,哪怕依舊是翰林,文膽也會強於我等。不過,他終究是文霸方運,哪怕闖過第八道龍門都不稀奇。你與我不一樣,你一直在龍族戰界內修習,對他了解有限,而我雖在鎮獄海,但那裡有聖廟,對這些年發生的大事瞭若指掌。你可以問問一顧,生活在方運的陰影下是何等感受?」

    雷一顧面色微變,他一直留在雷家,這兩年雷家的變化不僅看在眼裡,而且身處其中,對方運的態度極為複雜,痛恨中摻雜著畏懼,輕蔑中隱含著羨慕,難以言明。

    雷重漠淡然道:「無妨。只要並非爭聖道,哪怕他明天立地成聖,也與我無關。不提他,我們繼續練習躍龍門。」

    「好。」

    龍門前再次變得熱鬧起來,轟隆隆的聲音不絕於耳,水浪激蕩,水花四濺,從無停歇。

    方運進行兩連跳后,沒有立即再躍龍門,而是開始回憶之前的細節,分析、總結和整理。

    過了片刻,方運開始不斷躍龍門,上上下下,但再也沒有進行二連跳。每次跳躍完,都會花時間總結一番。

    隨著時間的推移,陸續有妖蠻或水族越過龍門,過半在越過龍門的時候都會大喊大叫,挑動許多人的情緒。

    方運卻再也沒有驚艷的表現,只是不斷跳躍,毫無出奇之處。

    半個時辰后,雷重漠突然道:「小時了了,大未必佳!」說完一矮身,腳踏江水,在轟鳴聲中直上天空,一躍就是十五丈七寸,比方運第一次跳躍還高,隨後,他開始下落。

    落下,再跳,形成與方運一樣的二連跳。

    但是和方運不同的是,雷重漠越過了龍門!

    「我在第九道龍門前等你,如果你能抵達的話。」雷重漠的聲音在上空回蕩。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