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繼續練習躍龍門。

    在方運的腦海里,躍龍門已經被當成一項工家的技術,方運正在不斷深入研究這項技術。

    方運跳躍得越來越高,在龍皇誕生后的兩個時辰,方運已經躍出四十丈的高度。

    幾個雷家人竊竊私語。

    「他現在可以越過第三道龍門,怎麼還留在這裡不走,在耍什麼把戲,莫非他已經知曉……」

    「噓,不要說出來。」

    「可惜我們文位太差,沒辦法快速越過龍門,不然一定會把方運的一切告訴家主,家主一定能知道方運的目的。」

    「我們之中文位最高的是翰林,最多也只能躍到十六丈,離二十丈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大概再過十幾個時辰才有可能躍過。唉……」

    「方運的進步真快,果然是我雷家大敵,就算我們此次贏了賭局,也要防備他!」

    「塵離先生已經游過去靠近方運學習,咱們也去看看。」

    「走。」

    雷家人繼續觀察方運。

    四十一丈、四十二丈、四十三丈……

    直到躍到五十丈的時候,方運終於停下來,停在水中閉目思考。

    許多水族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

    「這個人族太神奇了,簡直比我們水族更懂如何躍龍門。」

    「他畢竟是尊敬的文星龍爵,有龍族的力量在身,不算什麼。」

    「呵,不算什麼?你要知道,他現在已經可以越過第四道龍門,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超過歷代九成九的水族!九成九的水族和妖蠻古妖,會滯留在第四道龍門之前,真正越過第四道龍門的,無一不是各族真正的精英,哪怕是蛟龍都別想輕鬆越過。」

    「不錯,這個方運真是不一般啊。之前齊聚龍宮之時,咱們還沒把人族放在眼裡,認為人族能躍過一兩道龍門就不錯了,沒想到這個方運竟然能躍到如此高。不過,那個雷重漠也不弱,竟然比咱們更先一步躍過第一道龍門。」

    「不止方運一個,其他人族大學士也都已經能越過二十丈,他們原本躍得還沒咱們高,現在竟然反超,真是怪事。」

    「尤其那個宗塵離,竟然超過三十丈,現在就能直接闖過第二道龍門,真是大才。」

    不遠處的宗家大學士宗塵離正在練習躍龍門,現在,他已經能躍到三十四丈,進步速度僅次於方運。

    方運思索完畢,睜開眼睛,環視第一道龍門前的妖蠻水族或人族。

    之前有五千左右的水族與妖蠻留在這裡,而現在,越過的連十分之一都沒有,僅僅有三百餘躍過第一道龍門。

    方運心中如明鏡,剩下的這些妖蠻水族,九成會永遠躍不過第一道龍門,不是因為他們實力不足,而是他們不懂學習;不是他們沒有努力,而是他們努力錯了方向。

    不僅妖蠻水族之中有這種,人族之中同樣有不懂學習並且努力錯方向之人,令人惋惜。

    反觀第一道門前的人族,都有巨大的進步。

    除了雷家的秀才和舉人因為文位太低很難越過第一道龍門,其他人族或早或晚必然會越過。

    方運朗聲道:「方某躍龍門有所得,便厚顏召開一場『龍門文會』,拋磚引玉,與諸位文友交流龍門所得。交流完畢,我將躍過第一道龍門。」

    那些妖蠻水族聽到方運如此說,分外詫異,都說人族內鬥嚴重,沒想到方運竟然會做這種事,一些妖蠻與水族動了心思,學人族進行內部交流,但很快茫然,因為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要交流什麼。

    方運說完,一轉身,向遠離龍門的方向游去,只有三裡外才能外放才氣與文膽之力,避免被外族探知。

    顏域空想都沒想,立刻跟上方運。

    七大世家的十一位大學士稍稍猶豫,毅然離開,向外面游去。

    宗塵離的表現與其餘十一個大學士略有不同,他呆在原地,望著方運的背影,臉上浮現極為複雜的神色,目光中隱隱有光華流動。

    「唉……」

    宗塵離呆了好一陣,也跟著方運向外面游去。

    雷家的四個人沒想到宗塵離也向前游,四個人相互看了看,也跟上去,只不過四個人猶猶豫豫,游得很慢。

    游到龍門三裡外,方運身體離開水面,一身白衣,立於江上,左臂負於腰后,衣衫隨風輕飄,面帶微笑,如明月在空,光耀江面。

    很快,除了宗塵離與雷家四人,其餘人都游到方運對面,或在水中,或立於水上。

    方運掃視宗塵離與雷家四人,微笑著問:「你們,真願聽我授學?」

    宗塵離神色不變,繼續遊動,雷家四個人卻停住了。

    雷家人與部分宗家人不學習方運的戰詩詞,甚至也很少閱讀方運的詩詞文章,不是做不到,而是全面對立,一旦學習,輕則影響文膽,重則文宮崩潰。

    若是深入學習方運的詩詞文章讓自身實力增長,一旦與方運為敵,方運可一言碎其膽。

    當日方運文斗夕州,便有荀隴因用《石中箭》攻擊方運慘遭天行師道,反被自己的戰詩殺死。

    雷家與方運,只能選其一。

    雷家四人停在水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許久無言。

    隨後,四個人一起用怪異的目光看著宗塵離的背影,面帶疑色。

    方運深深看了一眼宗塵離,竟然也不阻止這個宗家人,一言不發。

    嘩啦啦……

    水聲響動,宗塵離從水面升起,輕彈青衣,水滴四散,衣服瞬間平整乾燥。他站在水上,如同一個普普通通的中年人,伸手摸了摸唇上的八撇胡,面露笑容。

    除了雷家人,躍龍門的人族盡聚於此。

    七大世家的人看了一眼宗塵離,又看了看方運,每個人都看出其中意味。

    宗塵離選擇了方運,那就意味著宗塵離至少不會當方運的死敵,雷家與宗塵離的關係將會變得微妙,甚至雷家與宗家的關係都會有所改變,畢竟宗塵離是宗家最出色的大學士,一直被宗家當作封聖備選,地位還在普通宗家大儒之上。

    至於宗塵離為何會如此選,是純粹為了躍龍門,是為了自己前途,還是因為宗家,沒人會知道,這件事永遠也無法解釋清楚。

    顏域空欣然一笑,這就是方運的手段,無比坦蕩,又無比狠辣。

    方運輕輕點了一下頭,道:「諸位外放文膽之力。」

    十四人陸續外放文膽之力,形成十四層阻隔。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