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道道無形的力量向外擴散,方運腳下,如勁風吹拂水面,碧水激蕩,凹陷三尺有餘。

    方運道:「躍龍門是萬界盛事,我人族勢單力孤,但既然聚於此地,理當齊心協力,共渡難關。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乃孔聖之言。何為學?明萬物之規律;何為思?通十方之易變。」

    其餘人一愣,這種說法前所未聞,顯然是方運對學與思已經有了自己的理解。方運的說法未必是真理,但卻極為有道理。

    若只是學習表面,顯然算不得學習,那叫走馬觀花,那叫遊山玩水,只有得到其中的規律,才叫真正的學習。

    思考也是如此,如果只是胡思亂想,那不是思考,那叫白日做夢,只有思索天地間的關鍵變化,才能算真正的思考。

    顏域空看著方運,心中感慨萬千,初見方運,雖有詩名才氣,但在正常讀書人看來,終究不入堂皇聖道,名大不實。可現在,方運在原本的基礎上,一步一步提高,對「思與學」的理解,已經達到極高的境界,超越了太多太多人,直可與大儒比肩。

    宗塵離道:「方虛聖稍候,容宗某思索這『明萬物之規律,通十方之易變』。」

    方運輕輕點頭,其餘人立刻開始思索這兩句話。

    眾人慢慢思索,不多時,幾位大學士臉上浮現淡淡的笑意,雙目中泛著淺淺的光芒,顯然在學習方運這句話的基礎上,有了新的收穫。

    過了許久,顏域空輕嘆道:「方虛聖此言,的確有理。學而不思,便是只知其規律,卻不知其變,而世間萬物皆是易變在外、規律在內,易變最是迷人眼,學而不思自然迷惑而無所得。思而不學,便是得其易變,卻不得其始末,如魚在水裡卻在石中垂釣,自然是精神疲憊而無所得。」

    「儼然大家之風。」孔英年稱讚,其餘人齊齊點頭。

    顏域空微笑起來,若是去年,他們只會說方運「隱隱有大家之風」,而現在,開始說方運幾乎就是大家之風。

    宗塵離道:「方虛聖,在下建議您會聖元大陸后,以『明萬物之規律,通十方之易變』為題,寫一篇經義,以饗天下讀書人。」

    「當如此,」方運道,「不過,今日文會首重躍龍門。方某心中自著一文,以拙見詮釋躍龍門之方方面面。文字存於心,未立於紙上,所以諸位請用官印收納。」

    方運說著,手持官印,把自己在奇書天地中所著《淺析躍龍門》通過官印,與在場的十三人分享。

    十三人一時間竟然沒有去看官印,而是目瞪口呆看著方運。

    「你竟然在幾個時辰內著書立說?立地書櫥簡直是在貶低你,你已經是立地書院!」宗塵離道。

    「你……真願意完全與我等分享?」孟家大學士孟敬舒問。

    「今日方知虛聖是虛聖。」孔英年輕嘆。

    讀書人之間交流原本是常事,如果躍龍門之後方運拿出《淺析躍龍門》,眾人都覺得是平常事,可是,方運現在的舉動,如同是在科舉前,召集自己的好友,把自己的一切科舉心得傾囊相授。

    龍門與科舉不同的是,人族與各族相爭,而人族處於絕對的劣勢,數量僅僅佔万分之一。

    「實乃大家之風。」

    方運微笑道:「不要逼我拿出那把扇子,快快閱讀此書,閱讀完后,還需完成作業,把你們的見解與躍龍門所得附於書後,眾人再一起閱讀,之後開始討論,繼而再寫第二次見解,最後討論一次便結束文會。」

    眾人想起方運那把寫著「廢話大儒,碎嘴閣老」的扇子,莞爾一笑,低頭手持官印閱讀。

    《淺析躍龍門》雖未成紙書,但在官印之中形象與書籍一般無二,每個人面前都有一部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書籍。

    雷家四人也不顧躍龍門,一直盯著方運這裡,四人不斷低頭商量,嘴上雖然說著攻擊方運的話,可心裡無比懊惱,為錯過如此重大的機會而惋惜。

    多躍過一層龍門,就多一絲成半聖的機會。

    那些妖蠻水族們一開始也有些羨慕,但很快不再關心方運等人,自顧自拚命躍龍門。

    那五條金色鯉魚偶爾看看方運,大多數時間都在不斷騰躍。

    五條鯉魚一開始並不惹人注意,但漸漸地,許多妖蠻水族發現,五條鯉魚竟然能騰躍十五丈之高,而在一開始,這五條鯉魚只能跳過五丈而已。

    除了方運,這五條鯉魚的進步程度最可怕。

    水族開始猜測這五條鯉魚的身份,眾說紛紜。

    不多時,龍門文會的十三人陸續看完方運的《淺析躍龍門》,然後開始在官印里書寫自己的看法,這些人幾乎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根本不把《淺析躍龍門》這本書當成神聖不可侵犯,而是經常在書中寫寫畫畫,做出種種標示,並且在書的旁白處寫出自己的見解,進行批註。

    這些人批註之後,開始在書後另行書寫自己對躍龍門的所得。

    十三人陸續把自己增補的《淺析躍龍門》交給方運,方運則用官印裝訂成一大本,分別發給所有人,他也開始閱讀其餘十三人的增補版本。

    十四人讀完后,開始進行討論,連方運都不藏私,這些人全都忘記何為私心,討論的過程極為熱烈,雖然有爭執、有懷疑、有否定,但都有積極的意義。

    眾人以神念探討,討論半個時辰的內容比常人聊天討論一個月都多。

    討論之後,他們按照方運的指點,靜下心思索,然後在書後再附加新的見解。

    眾人的文字再次成書,再次閱讀,再次討論。

    直到方運說出「龍門文會結束」的時候,每個人都意猶未盡。

    方運道:「此次龍門文會時間有限,躍過龍門之後,我們可再行探討。」

    宗塵離突然道:「您是虛聖,有權在文榜中自開隱秘的『論道台』,離開此地后,您不如自設『龍門論道台』,以龍門文會十四人為基礎,陸續邀請有見地的人族讀書人談經論道。」

    「善!」孔英年用力點頭稱讚。

    眾人充滿期盼地看著方運。

    「可!」方運輕輕點頭回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