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許多水族望著那道漸漸消散的金光,露出羨慕之色。

    金光消失,龍門江恢復平靜。

    方運等人再一次看向江底的白龍敖亥。

    水下的敖亥突然開口。

    「西海龍宮得到消息,妖蠻利用妖術竊取龍門力量,本王擾亂所有暗流,並非針對文星龍爵一人,若有不妥,等龍門結束,請文星龍爵責罰。」

    方運一愣,恍然大悟,立刻看向那幾頭陌生的妖王與蠻王,妖界那些大妖王大蠻王或祖神一族的妖蠻必然垂涎龍門力量,但卻無法進入龍門,暗中必然有所行動。他之前就因此不安,不過沒想到自己的不安如此快就被驗證。

    現在,敖亥有了充分的借口。

    敖青岳低聲道:「這個敖亥學聰明了,不再衝撞你,只是在攪亂暗流,又找到理由。」

    敖青岳對方運說完,望向敖亥譏笑道:「為何你早不擾亂晚不擾亂,等方運要躍龍門之時,才會擾亂。」

    「巧合。」敖亥的聲音從水底傳來。

    「這種話你自己相信么?」敖青岳問。

    敖亥緘口不言。

    方運最後看了敖亥一眼,開始仔細觀察龍門前的江水。

    到了大龍王的層次,對天地間的感知無比敏銳,已經觸摸到聖道的邊緣,他們對事物的理解也與眾不同,所以他們能抓住江水暗流的變化,然後以極為微小的力量,形成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從而讓暗流向上的推力消散。

    方運不清楚大儒或大妖王的力量具體如何,但卻可以想象到,他們已經可以憑藉對聖道的力量,製造一場可控的「蝴蝶效應」。

    一隻蝴蝶扇動翅膀,有可能引發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從而在幾千裡外形成颶風。

    在人族,這種力量被稱為「察微之力」。

    這種力量的命名源自秦朝半聖呂不韋的著作《呂氏春秋*察微》,在文中,吳國與楚國邊境城市有兩個採桑葉的女子,因為吳國女子誤傷楚國女子,導致雙方及親友相爭,後來楚國人殺了吳國人。吳國人報復,殺了楚國那人全家,隨後,楚國大夫率兵把吳國人全家殺了,吳王又報復,最後引發楚國與吳國大戰,死傷無數。

    大學士有格物之能,能夠發現細微之處,從而獲得足夠的信息,但察微之力不僅僅是覺察細微之處,而且在格物之上更進一步,「掌控」每一個細微之處,掌控一系列的連鎖變化,從而形成極為恐怖的威能。

    大學士只能毀城,而大儒能滅一州,就是因為掌握察微之力,讓才氣、天地元氣、戰詩詞、浩然正氣等等力量經過一系列細微的變化,最後達到難以想象的層次。

    所以當看到敖亥的時候,方運就知道,這第七龍門很可能是自己躍龍門之旅的終點。

    方運游到龍門三裡外,調動全身的力量,在腦海中不斷思索察微之力,思考破解之法,甚至開始回憶在血芒界的所見所聞,想通過身為血芒之主時的感知和能力,來破解敖亥的察微之力。

    時間徐徐過去,一刻鐘后,方運突然身體一震,鼻血輕輕流淌。

    「怎麼了?」敖青岳急忙問。

    方運外放醫書治療自身,道:「無妨,我強行感悟大儒層次的力量,結果文宮與身體都難以承受。幸好提前中止,所以只是受了輕傷而已。」

    方運說完,靜靜地坐著,從吞海貝中拿出一片龍參含在嘴裡。

    敖青岳無奈道:「大龍王身負察微之力,不要想著破解。你若是大學士,我相信你有機會,但位階差距太大,絕無可能。」

    方運點點頭,道:「你說的不錯,我要改變方向,這察微之力,需要格物等力量為基礎,貿然分析破解,只會讓自己身陷囹圄。只是……除此之外,還有何種手段解決?」

    敖青岳輕輕搖頭,道:「我難以想象,大龍王太強了。雨薇公主曾經與我交手,你猜她把力量壓制到什麼程度?」

    「龍王或者龍侯層次?」方運問。

    「不。她僅僅使用了龍帥層次的龍力,在我無法覺察的情況下,使用察微之力,力量不斷積累,最後突然爆發,將我重創。直到今天,我都不明白她具體做了什麼,完全想不明白。她對力量的運用,已經超越我等太多。這敖亥天賦或許不如雨薇公主,但有千年之壽,他的察微之力絕非你我所能破解。」敖青岳道。

    方運輕嘆一聲,道:「我知道,龍族的壽命太長,經驗太過豐富,他們有足夠的時間走錯路,從而判斷出哪一條路正確。論對察微之力的理解,人族除了少數幾位天賦驚人的大儒,都不可能超越敖亥,最多旗鼓相當而已。」

    「我們再考慮考慮。不能對他使用文星龍爵敕令,又破不了他的察微之力,一定還有別的辦法。」敖青岳道。

    方運休養身體,平復情緒,雙目緊閉,開始一心一意閱讀半聖經典《呂氏春秋》。

    時間慢慢過去,敖亥始終潛伏在水底,不斷擺動尾巴,通過強大的察微之力改變暗流,讓所有人難以借力。

    各族大罵,但敖亥充耳不聞,各族罵累了不得不放棄,開始思考如何躍過這百丈高的第七龍門。

    各族議論紛紛,同仇敵愾,但最後得出一個喪氣的結論,在沒有暗流相助的情況下,躍過第七龍門的難度與越過第九龍門的難度相似。

    一刻鐘后,方運突然睜開眼,第三和第四龍門之間又冒出一道金光,隨後,在半刻鐘內,又有三道金光。

    一共五條魚妖化蛟。

    第七龍門前的水族無比振奮,妖蠻與古妖卻有些悶悶不樂。

    躍龍門化形的魚妖,在歷代水族中都有極高的成就,最差也能晉陞大龍王或大蛟王,因為這種水族額外得龍門青睞,據說祖龍也喜歡這樣的後裔。

    龍族甚至有個傳言,說祖龍最初也只是一條普通的魚,後來越過龍門,才成為第一條真龍。

    敖青岳苦笑道:「那些魚妖現在才越過第三龍門,說明它們本身的力量極弱,但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追到此處,甚至會超越我等。龍門化形的魚蛟一旦功成,便勢如破竹,銳不可當。」

    突然,一條龍影與一個人影從第六龍門的方向落下。

    「那是……」敖青岳急忙扭頭。

    方運回頭看去。

    敖萱與雷重漠夫婦。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