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虛聖!」雷重漠微微點頭,算是向虛聖施禮。雷重漠兩鬢有幾縷霜痕,不僅沒有老態,更顯儒雅,只不過在說話的時候,他的臉上閃過一抹掩飾不住的喜色。

    雷重漠身邊的敖萱身體一晃,周身白霧繚繞,煙霧散去,一個身穿紅衣的********出現在雷重漠身邊,此女比雷重漠還高一個頭,面容艷麗,只是眉毛倒提,顴骨高聳,面有兇相。

    「文星龍爵,您為何不躍龍門?」敖萱毫不掩飾地笑道。

    雷重漠輕咳一聲。

    敖萱彷彿沒有聽到丈夫的輕咳,繼續道:「方虛聖,以您的才華,現在理當在第九龍門前,怎會還停留在這裡?倒是要被妾身的夫君超越了,嗯,應該說是第二次被妾身的夫君超越,看來,您並非永不失敗。」

    敖青岳冷哼一聲,江水翻騰,道:「敖萱,有關方運之事,我勸你少插手!如果你是為了報復敖雨薇,更不要太放肆!」

    方運露出詫異之色,看向敖青岳,又看向其他水族,發現一些水族的目光閃動,似乎知道了什麼。

    敖萱與雷重漠的面色都有細微的變化,不過雷重漠轉瞬便恢復如初,而敖萱則伸手挽著丈夫的手臂,用陰沉的目光看著敖青岳,道:「敖青岳,你若再出言無狀破壞我們夫妻之情,我絕不會放過你。」

    「所以我說過,你不要插手,也不要太放肆,我東海龍宮有一萬種方法讓你後悔,而雨薇公主大概只會一種!」敖青岳的語氣里充滿了嚴厲。

    「你以為我會怕她?可笑!」敖萱自然知道那一種是什麼手段。

    「你以前是不會怕她,但現在她已經是龍皇,在龍族的地位今非昔比,四海龍聖與文星龍爵之下,她乃當之無愧的龍族第一!」敖青岳道。

    「我龍族律法中,龍皇只是妖位高於王者半階,低於龍聖,並沒有賦予龍皇什麼特權,聽不聽她的,你說得不算!敖亥伯父,您辛苦了!」敖萱立刻向敖亥問候。

    敖青岳也不好打斷問候大龍王的話,冷哼一聲,不再與敖萱計較。

    「是敖萱啊,帶著重漠下來吧。」

    「是!」敖萱與雷重漠立刻潛入水中,游到敖亥的身邊。

    隨後,敖亥周圍的水流震動,敖萱與雷重漠恭敬地側耳傾聽。

    龍門三裡外,敖青岳對方運道:「敖亥在暗中以水波傳音,教導兩人如何躍龍門。哼,等到了第八或第九龍門前,我也請教東海龍宮的龍族。」

    方運道:「我更好奇的是,敖萱與敖雨薇的關係。」

    敖青岳似笑非笑看著方運,問:「堂堂虛聖也關心家長里短?」

    方運輕咳一聲,面不改色道:「我這是在追尋真相。」

    敖青岳笑道:「知道這件事的人不少,那我就說說。西海龍宮當年有位龍族大天才,名叫敖霧山,具體到了何種程度不知道,但當年曾與妖皇交手,兩人位階相同,最後結果是不分勝負。在西海龍宮……不,在整個龍族,都有許多女性龍族傾慕他,敖萱對他最痴迷。不過,敖霧山卻只喜敖雨薇。我們這位雨薇公主,你也知道,她對龍族的許多方面根本看不上,倒是特別傾慕人族文化。當年敖霧山纏著她的時候,她說,如果敖霧山能作出傳天下詩詞和驚聖文章,她可以考慮考慮……」

    說到一半,敖青岳臉上又浮現那種似笑非笑的表情。

    方運一愣,再次輕咳一聲,道:「繼續說,繼續說。」

    敖青岳繼續道:「敖霧山也清楚,別說自己,就連人族都很難有誰同時作出傳天下的詩詞與驚聖文章,畢竟詩詞靠的是才,而驚聖文章靠的是智,才智雖然相近,實則很難同時達到最巔峰。這件事傳出去后,一些龍族就在明裡暗裡說著風涼話。敖霧山也是人……不,也是龍,也有喜怒哀樂,被人一挑撥,憤然離去,臨走前拋下一句,若不封聖,永不歸來,一旦歸來,必強娶敖雨薇!」

    方運輕輕點頭,道:「我在一些人族雜記中,聽說過敖霧山的名字,但都是一筆帶過。他成聖的可能性如何?」

    敖青岳道:「不僅大,而且相當大。你要知道,敖霧山晉陞大龍王多年,在十年前,就有機會衝擊龍聖之位,但為了更有把握,一直沒有衝擊。這一次他離開聖元大陸,極可能在遊歷各界,實力更上一層樓。如果他真能以龍聖之身重臨聖元大陸,我們都不會有絲毫的驚訝。」

    「也就是說,他可能比敖雨薇更早晉陞龍聖?」方運問。

    「是的。敖雨薇剛成龍皇,需要進行一段時間的磨礪,才能真正獲得龍皇的力量。若是現在就衝擊半聖,那等於白白晉陞龍皇,封聖後會損失許多力量。」敖青岳道。

    「這個敖萱就是因為敖霧山恨透敖雨薇我可以理解,她怎麼對我也有深深的恨意?」方運問。

    敖青岳笑道:「龍族誰人不知,敖雨薇最喜你的詩文。敖雨薇喜歡什麼,敖萱自然要破壞什麼。有人甚至開玩笑說,敖萱知道已經不可能嫁給敖霧山,也拿敖雨薇沒辦法,所以就想嫁入雷家,毀了你。當然,這只是笑談,當不得真。西海龍族與雷家聯姻,我懷疑是與雷祖有關,他們兩家一定發現了什麼,所以進行婚姻捆綁。不過,我雖然不喜雷重漠,但也不得不說,他配得上敖萱。」

    方運聽后,默默取出一把新的扇子。

    扇子展開,上書四個字:貴圈真亂。

    敖青岳失笑,道:「有趣。」

    方運看向敖亥、敖萱與雷重漠,然後坐在平步青雲上,靜靜地思索。

    「唉……雖然敖亥躍過第九龍門的機會很低,可畢竟有機會,他竟然放棄這個機會守在這裡,絕對不可能輕易放手。我看,不如算了,躍過六道龍門也算知足了。」敖青岳有些喪氣。

    「不,我絕不坐以待斃!天無絕人之路!」方運繼續深思。

    「唉……」敖青岳再度輕嘆。

    兩刻鐘后,敖萱與雷重漠浮上水面,敖萱恢復了龍身。

    「方虛聖,妾身與我家夫君即將離開此地,前往第八和第九道龍門,我看您很艱難躍過,有沒有什麼話讓我們捎給東海龍族?」

    敖青岳與一些水族面帶怒色,敖萱這是在挑釁。

    方運抬起頭,淡然道:「那你就對他們說,方某稍後便到!」

    敖青岳大笑,這個回答實在妙。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