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八龍門前,有十餘丈長的龍王,有狼頭人身的狼蠻王,有肩高達三丈的妖虎王,有獨角的蛟龍王,有全身紋著奇異花紋的古妖巨人……

    只有極少數妖王才能抵達第八龍門,他們無一不是各族的佼佼者。

    再進一層,能越過這第八龍門抵達第九龍門,則有與萬界各族頂級天才一較高低的實力。

    「見過文星龍爵!」東海龍宮的龍王與水族妖王首先問候,隨後,其他龍王妖王問候。

    方運曾經去過東海龍宮,甚至在東海龍宮前書寫《西遊記》,引得眾龍圍觀,所以認得在場的大部分東海龍族。

    「諸位客氣了。」方運微笑點頭。

    除了東海龍宮的水族龍族很熱情,其餘的妖王龍王都沒有更多的表示,只是靜靜地看著。

    方運掃視全場,在一頭狼蠻王的臉上多停留了片刻。

    方運雖未與這頭狼蠻王見面,但因在景國見過畫像,一眼認了出來。

    聖元大陸的北部的蠻族多生長在草原,因此統稱草蠻,而草蠻有三大蠻族,分別是狼蠻、獅蠻和馬蠻,但是,僅僅狼蠻佔據七成的數量,是當之無愧的北部第一大族。

    聖元大陸狼蠻有一支主帳部落,乃是所有狼蠻名義上的君王,而主帳部落的領袖有許多封號,一般稱其為黃金大蠻王,所以主帳部落一般也叫黃金狼蠻。

    黃金狼蠻的「黃金」不只是封號,還因為他們的氣血之力一旦外放,會有絲絲金色光芒,力量遠勝普通狼蠻,自稱有遠古血脈。

    方運早就知道,所謂的黃金狼蠻不過是擁有古妖黃金巨人血脈的狼蠻,地位實際並不高,尤其前幾代黃金狼蠻,狀如野獸,智慧低下,只知殺戮。許多年後,黃金狼蠻的來歷被淹沒在歷史的塵埃中,而黃金狼蠻因為巧合在妖界獲得一大片土地,地位才慢慢高起來。

    黃金大蠻王狼原,在聖元大陸草蠻的地位僅次於半聖狼戮,而且被狼蠻封為『天與地的執掌者』。

    眼前的這頭狼蠻王,就是黃金大蠻王狼原的長子,草蠻第一蠻王,狼裂。

    狼裂的身上漂浮著細碎的金色光點,這是黃金狼蠻氣血達到巔峰的標誌。

    黃金大蠻王狼原,是此次蠻族南侵景國的領袖。

    而眼前的蠻王狼裂,則是統率一千萬狼蠻的狼蠻統領,不知殺了多少人族,不知沾染了景國多少將士的鮮血。

    「殺!」

    方運在心中對這個狼裂做下記號。

    不需要任何解釋,只要有機會,一定要殺了它!

    第八龍門前,被方運列為必殺的妖蠻,不止狼裂,還有一個曾經見過一面而且有著刻骨銘心記憶的妖王。

    妖王鱷凶。

    三谷連戰中,鱷凶是參與追殺方運的妖王之一。

    方運的目光在狼裂與鱷凶兩王的臉上多停留半息,而這兩頭妖王也一直盯著方運,毫不掩飾心中的殺機。

    雷重漠低聲對妻子道:「別的地方你可以胡來,這裡有外敵在,你不得亂說話!我是雷家家主,也是人族大學士!」

    敖萱輕哼一聲,看著方運問:「方運,你是如何闖過第七龍門?」

    方運卻道:「我以為你們已經先於我抵達第九龍門,幫我帶話給第九龍門的朋友。現在看來,用不到你們了。」

    就在此時,一條二十餘丈的巨大白龍從第七龍門躍過來,落在水中,掀起滔天巨浪。

    大龍王敖亥。

    敖亥踏水疾行,江水向兩側掀飛,瞬間開闢出一條奇特的水面通道。

    「敖亥族叔……」敖萱話未說完,就被白浪掩蓋。

    就見敖亥猛地踏上一道向上暗流,龍力薄發,龍鱗之內隱隱金光閃動,隨後猶如滿弓之箭,嗖地一聲飛臨九天,躍過第八龍門,消失得無影無蹤。

    西海龍宮的各族愕然,其餘妖蠻水族愕然,因為就在前不久,敖萱還說方運被困在第七龍門,說過敖亥在阻擋,可沒想到,方運躍過第七龍門,敖亥竟然一聲不響離開。

    很顯然,敖亥遇到了難以啟齒的事情,又阻止不了方運,乾脆離開,直奔第九龍門。

    眾人看到,方運的嘴角浮現極淺的笑意。

    方運行到龍門三里處,和之前一模一樣,坐在平步青雲上準備學習眾王,這裡的各位妖王龍王必然有極為高明的手段,值得深入學習。

    第九龍門前寂靜片刻,便變得與之前無異,各族陸續開始躍龍門。

    不遠處,雷重漠敖萱夫婦正在暗中傳音交談。

    敖萱無奈一嘆,道:「第五與第七龍門已經布置得那般完善,沒想到他竟然也能破除。萬一他真躍過第九龍門,重漠,之前說過的古妖戰體、半聖葬寶、半聖衣冠、蛟聖令與真龍令等等都要給方運!我知道雷家人會拒絕,但……你們若不交出,東聖與東海的那位就敢聯手闖入雷家,你們敢對他們兩位動用雷祖遺寶嗎?」

    雷重漠無奈道:「這件事你不用操心,我們雷家說到做到,絕不會反悔。我現在只是想不明白,他怎麼可能突破堂堂大龍王的攔截,莫非……」雷重漠說到一半便閉嘴。

    敖萱眉毛一挑,怒道:「你是懷疑敖亥沒有阻攔方運?絕對不可能有這等事!西海龍聖閉關前已經下了死命令,盡最大可能破壞方運聖道,必要時刻,可以殺了他!」

    「那敖亥為何不直接重創方運?」雷重漠道。

    敖萱無奈道:「敖亥畢竟是大龍王,有自己的驕傲,阻攔已經是極限。更何況方運畢竟是文星龍爵,是我龍族的一員,名義地位至少與西海龍聖等同,不是說動就能動手。西海龍聖陛下又沒說必須在龍門裡殺了方運,所以他不想動手。」

    「你們西海龍宮信誓旦旦能阻止方運躍九道龍門,現在怎麼說?」雷重漠直視敖萱。

    敖萱一時語塞,隨後道:「我們本來不想那麼做,但方運如果能抵達第九龍門,我們只能用最後的手段。」

    「什麼手段?你並未告訴我。」雷重漠問。

    「到時候你便知道了,夫君,你放心,雷家必然能得到血芒界的封地,而血芒界的海洋,我們龍族志在必得!」敖萱微笑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