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大龍王向龍門前正中的位置遊動,而其他各族與龍王則徐徐後退,給大龍王們讓出地方。

    方運與鎮海龍王雖然不是大龍王,但一個是文星龍爵,一個是真龍,一起游向那裡。

    雷重漠微笑道:「萱兒,我對龍族也算了解,但真沒想到會用這種手段。」

    「之前我對你說過,方運絕無可能躍過第九龍門,你信了吧?」

    「徹底信服。早知如此,之前我絕不會多言半句,只在這第九龍門前,笑看方運認輸即可。不過……支持方運的大龍王,不會超過一半吧。」

    「不僅不會超過一半,甚至不會超過三成!你放心好了,在臨行前,南海龍宮與北海龍宮已經發布了秘密的命令,要求在龍門之中,所有大龍王聽從敖桂或敖巨的命令。兩位大龍王同意真龍大議,那必然支持西海龍宮而反對東海龍宮與方運,絕無可能出問題。」

    雷重漠點點頭,道:「方運之前在聖院的眾議中,之所以能逼得眾聖否決,那是因為他是血芒之主和虛聖,對人族至關重要。即便我是半聖,也不得不幫助方運。不過,現在是龍族的大議,對龍族來說,西海龍宮遠遠比方運重要,三位真龍同樣比方運重要!」

    「每一位大龍王都是龍族的佼佼者,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做出正確的選擇。」敖萱道。

    不多時,方運、敖蒼與二十八頭大龍王圍成一個巨大的圓圈。

    其餘各族都好奇地看著他們。五條小蛟龍想回來,但被方運命令繼續躍龍門,不準參與諸王大議。五條小蛟龍委屈地留在龍門前,不斷跳躍。

    每一頭大龍王體長都超過二十丈,敖蒼因為是真龍,與大龍王體形相仿,而敖桂與敖巨體長更是超過三十丈,浮在水面上如同一座起伏的丘陵。

    「敖蒼提議,那麼敖蒼先說吧。」敖桂隨口道。

    「本王贊同。」敖巨道。

    南海龍宮與北海龍宮的兩頭真龍大龍王開口,無人反對,方運平靜地看向鎮海龍王敖蒼。

    敖蒼微微一笑,用龍族慣用的禮儀稍稍低頭,表示客氣,然後抬頭道:「諸位大龍王都是我敖蒼的前輩,敖蒼也不說太多,因為諸位一定看得很清楚。今日,我只想說三件事,說完之後,再由諸位定奪。」

    敖蒼掃視所有大妖王,忽略方運,道:「第一,登龍台中的祖龍真血,本應該屬於我龍族,這點毋庸置疑吧?若是給現在的文星龍爵,或者給敖雨薇,給任何一頭龍族,我都不會說什麼。但,那時候的方運,既不是文星龍爵,也不是虛聖,何德何能佔據祖龍真血?我族西海龍聖親自上門交換祖龍真血,這是何等的敬重他,何等的謙卑,結果他呢?不僅不交換,反而惹惱堂堂龍聖。這是在侮辱我們西海龍宮,這是在侮辱整個龍族!曾經的萬界之主,不應被如此蔑視和欺辱!方運其罪,不應躍龍門!」

    「說的好!」敖桂前頭稱讚。

    許多大龍王與水族跟著點頭,在他們的心中,西海龍聖上門交易可是天大的面子,方運竟然拒絕,就是瞧不起龍族龍聖,十惡不赦。

    方運冷冷一笑,道:「在場的龍族,你們得到祖龍真血后,是想自己服用增強實力,還是交換給別人?」

    敖蒼驕傲地道:「我們是龍族,祖龍真血對我等有大用,無論是自己用還是交給龍聖,毫無區別。倒是你,不過是讓唇槍舌劍的力量大增,簡直暴殄天物!祖龍陛下的虛影甚至被你喚出來抵擋月樹神罰,你簡直是在侮辱祖龍意志!」

    眾多水族與龍族再次點頭,甚至連一些妖蠻也點頭,月樹神罰沒能殺死方運,這些妖蠻一直深感遺憾。

    「我繼續說第二件事。方運殺過雷家的雷九,殺過雷烏,逼得雷家家主退位,甚至還殺了北海龍宮的龍王敖渦!我敖蒼不是不講道理之人,我承認,他們之前犯過錯,但連人族半聖左丘明的《春秋左氏傳》中都說『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但是,方運竟然不給他們以絲毫的機會,直接屠殺!此等行徑,萬龍共憤,百族同怒!殺龍王之人,為何可躍龍門?我敖蒼打破頭也想不明白!」

    「唉……敖渦可惜了!」敖巨輕輕一嘆。

    北海龍宮的龍族與水族怒視方運。

    「原來敖渦要殺我,我反擊殺死他是我的不對。我懂了,以後我要殺哪個龍族,誰若是反擊,便是你們的不對。」方運道。

    「強詞奪理!我繼續說第三,也是本王最詫異的地方。血芒界既然有斬龍刀,有龍城廢墟,那就說明,血芒界的力量定然有很大一部分源自我龍族!方運進入血芒界,也是我龍族為他搭橋鋪路,沒有我們讓他進血芒界,他現在怎會當上血芒之主!可以說,方運成為血芒之主至少七成源自我龍族的恩賜,可讓我感到驚訝的是,方運回返后,竟然厚顏無恥地居功自大,不僅不知感謝我龍族,甚至要獨吞血芒界!血芒界的四海,理當屬於我龍族;裡面的龍城廢墟,也當屬於我龍族;方運從龍城廢墟中得到的寶物,應該物歸原主,全都交給我龍族!可是,他並沒有,如此卑劣無恥之惡徒,怎配躍龍門!」敖蒼道。

    「有道理!」

    「對,血芒界的海洋應該是我龍族的!」

    「裡面的鎮罪殿,理當回歸龍族!」

    「文星龍爵,交出龍族的寶物。」

    眾多龍族與水族紛紛開口。

    方運眼中閃過一抹怒色,隨後輕聲一嘆,感慨道:「強盜邏輯我見過,但如此毫無底線的強盜邏輯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此等恬不知恥的言行,我竟無言以對,我若是與你們辯駁,都是髒了我的嘴!你們到底卑劣到何等程度,才會認同敖蒼所說。」

    方運說著,拿出一把新扇子,輕輕扇動,上面有一句話。

    「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敖昌把上面的話念了出來。

    鯨開在遠處大喊:「諸位,你們可不要忘記,所謂的為方運牽線搭橋,是要逼死他!你們西海龍宮,把妖皇送入血芒界,難道也是恩賜?敖蒼,你說出這種話,簡直和計知白一樣無恥!」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