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們不要離開爹爹!」五頭小蛟龍立刻游向方運,他們不太明白敖蒼與敖陌的話,但能感覺到去了就很難再回來。

    「這五個孩子,因聖道之音而成魚龍,若蛟聖宮賜予修鍊秘法,方某感激不盡,若不管不問,方某也絕無怨言。若誰敢以私慾害我們,只有一言奉告,不死不休!」

    方運冷冷地看著敖陌。

    敖陌微微一笑,道:「方虛聖反應太過了,您是文星龍爵,我們蛟龍宮怎敢加害。這五個小傢伙又是我們蛟龍,我們再蠢,也不可能加害。若我們真做了,父親第一個容不下我們,畢竟這五個小傢伙都有封聖的潛質。若是您將來封聖,而啟迪他們的語句能進入眾聖經典,他們封聖的可能性至少會達到三成,比我們這些聖子蛟龍的可能性都高。您放心,我們不是人族,不會放棄未來的五位蛟龍半聖。諸皇時代,也意味著諸聖時代啊。」

    方運輕輕點頭,突然意識到自己平時太過於注重自身的修習,忽略了萬界大勢。經過敖陌這麼一說,才意識到,在遠古時期,每當出現諸皇時代,等諸皇成長起來后,必然會有相當多的皇者晉陞半聖,說是諸聖時代很恰當。

    方運掃視敖桂與敖巨等大龍王,心中生出一絲危機感,文星龍爵可以跟大龍王分庭抗禮,但他們將來若封聖,名面上不會動自己,可暗地裡絕對會下手,就如同西海龍聖一樣,明知是虛聖還敢下殺手。

    敖蒼卻道:「敖陌,希望你們蛟聖宮不會讓我們龍族失望!」

    敖昌立刻道:「東海龍宮也是龍族,文星龍爵也是龍族!」

    敖陌閉口不語,其餘蛟王也不說話。

    方運看得明白,至少目前為止,蛟聖宮還不想表明態度。

    「爹爹,我們還躍不躍龍門啊。」敖仁皺著眉頭。

    「爹爹,他們都是壞龍嗎?我聽不太懂你們說什麼,但總覺得他們很壞!尤其那個壞龍!」敖信偷偷用小爪子指向鎮海龍王敖蒼。

    「你們不要管他們,他們不敢壞你們,誰要是壞你們,爹爹就扒了他們的皮。至於龍門,能躍自然要躍!」方運道。

    各族詫異地看著方運,都不明白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且不說諸王大議已經禁止躍龍門,再躍就是違反龍族規矩會受到嚴懲,就算可以躍龍門,沒有暗流,誰也沒可能躍過千丈高的龍門。

    雷重漠笑道:「方虛聖,您今日比較喜歡說大話,大概是……第一次如此焦頭爛額吧。」

    敖萱卻道:「你們小看方虛聖了,這種事怎會讓他焦頭爛額?我看啊,方虛聖一定有強大的信心!當然,在龍門前,有強大的信心是不夠的。」

    「等著龍門回歸吧。」敖桂說完,潛入水中休息,其餘大龍王也向各處游去。

    第九道龍門前竟然無比平靜。

    方運與五條小蛟龍聊了一陣,讓五個小傢伙去別的地方遊玩,自己靜靜地坐在平步青雲之上,出神的望著龍門。

    大龍王敖昌暗中傳音,道:「方運,你當時說有兩個方法,第一個方法是召開諸王大議,那第二個方法是什麼?」

    「硬闖!」方運的回答乾脆利落。

    敖昌沒想到會是這種回答,無奈搖搖頭,不再說什麼。

    方運的雙目之中,偶爾閃過疑色,這種疑色,在學海結束后出現過,而在龍門中使用無上文心「文思泉湧」的時候也出現過。

    因為,在文思泉湧的力量結束后,方運看到過學海龍船的影子。

    當日在學海之時,學海龍船力量提升到極致,最後形成龍門虛影,而後如小島一般的千丈巨鯨自天而降,把龍門、龍船和方運一起砸入海中。

    後來方運清醒,龍船停留在學海海岸,而文心巨鯨被他捕獲。

    學海結束之後,方運醒來的一剎那,好似在腦海中看到龍船的形象,當時並未多想,只當是正常的現象,而就在第八道龍門的時候,也看到學海龍船。

    龍船生龍門虛影,跟躍龍門是不是有什麼關聯?

    在第八龍門前的時候,方運就在思考這個問題。

    方運望著龍門,望著兩龍口中銜著的通紅龍珠,不斷與文宮蟠龍溝通,不斷調動龍聖星位的力量,不斷去接觸文思泉湧的文心燈,希望可以找到學海龍船與龍門之間的關係。

    「難道跟聖道之音有關?」

    方運心裡想著,緩緩道:「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曾子以此三者日省其身,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其自治誠切如此,可謂得學之本矣。」

    江水微瀾,龍門發出悅耳的叮咚聲,令人心曠神怡,甚至讓人感到那是龍門的笑聲。

    其餘各族聽后不明所以,但在場的龍族大都輕輕點頭,幾位大龍王甚至加以點評,頗有人族老先生的風範。

    敖蒼等西海龍宮的龍族卻極為警惕地望著方運,方運能引動龍門,對他們來說絕對不是好事。

    方運一看無效,沉思片刻,再次開口。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唯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龍門再次發出悅耳的叮咚聲,如同凈塵之水、濯世之流,洗滌心中蒙塵。

    那些大龍王聽后更是連連稱讚,解讀方運之文,幾頭支持封江的大龍王甚至面有愧色。

    孔子推崇殺身成仁,為了成全自己的仁德,可以放棄自己的生命;孟子傾向於捨生取義,為了自己的道義,也可以舍掉生命。

    只要能把道義做到極致,自然就能達到仁德的境界,讀聖賢書,學習什麼?無非是仁與義,如果能學到做到,大概可以無愧於天下蒼生,無愧於一切。

    敖昌嘆道:「當日此文只有四句,現在終於補全,無憾矣。」

    方運也輕嘆一聲,不再說話,但心中卻有些慚愧,自己現在離文天祥的境界極遠,更不要說孔孟兩聖,不過,自己帶領友人衝進彗星長廊,在登龍台中冒著生命危險救張知星,在進士獵場與瘟疫之主的分身死戰,在寧安城中堅守不退,至少沒有愧對任何人。

    唯有三谷連戰之中,方運心中有愧。

    「我一定要躍過這座龍門!」方運在心中對自己說。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