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門輕響,再一次有回應。

    雷重漠等人看到這一幕,立刻想起來方運在學海的事迹,當日方運就是作出這首勸學詩后,在學海中形成龍船,但是,這裡是龍門,怎麼也會出現龍船?

    「荒唐……」雷重漠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

    鎮海龍王和那些大龍王們干看著百丈龍船破水而出,龍船升上水面后,大量的海水從船舷向下傾瀉,猶如瀑布下落,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五條小蛟龍異常興奮,在甲板上打滾玩鬧,而方運則穩步向前,站在船頭。

    「還有第二首。」方運說著,開始誦讀自己在學海作的第二首,惜學詩。

    「一寸光陰一寸金,

    讀書不覺春已深。

    不是同窗來引笑,

    周情孔思正追尋。」

    龍船周身的光華更加明亮,就是這首詩,讓方運的魚竿變得十分厲害。

    「第三首,是智學詩。」

    「古人學問無遺力,

    少壯工夫老始成。

    紙上得來終覺淺,

    絕知此事要躬行。」

    當日在學海寫這首詩的時候,方運的龍船落後許多大學士,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龍船不斷成長,最後竟然形成龍門虛影,吸引了學海最深處的所有文心魚,甚至讓文心巨鯨也來躍龍門。

    方運誦出這首詩后,龍船表面的龍鱗竟然開始變大,整艘龍船散發著龐大的龍威,好似整座龍船是由一頭百丈巨龍所化。

    龍門江原本無比平靜,而現在,龍船起浪,江水不斷向兩側涌動,拍打岸邊,發出嘩嘩的聲音。

    三頭真龍相互看了看,目光里閃過果決之色,隨後,三頭真龍分別從三個方向遊動,擋在方運通往龍門的必經之路上。

    「還有,第四首!」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饈直萬錢。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

    閑來垂釣坐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赫赫詩聲回蕩在龍門之上。

    轟隆隆……

    龍門震蕩,江水沸騰,霧氣排空。

    龍門江原本被大霧遮蓋,但現在迷霧散盡,從第一龍門到第九龍門豁然開朗,江水自上而下流,龍門自下而上一道高過一道。

    下方龍門前的各族全都停止了躍龍門,伸長了脖子,仰望高處那第九龍門前的景象。

    一座龍船憑空出現在龍門前,金光萬丈,龍尾遒勁,龍頭威嚴。

    龍船之下,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發出轟隆隆的聲音,聲勢喧天,震耳欲聾,如同是在為這艘龍船喝彩。

    龍船徐徐上升,竟然離開水面,懸於半空!

    各道龍門之後,驚呼連連,尤其是聽說過方運渡學海事迹的人,更是詫異。

    整條龍門江上,除了方運還有一人親眼見過這條龍船,顏域空。

    顏域空先是一愣,隨後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這個方運啊,無論到了哪裡,都要搞出大事件!」

    正在第二道龍門前的雷一顧,笑容凝固在臉上,因為諸王封海的聲音傳遍整條龍門江,就在方才,他還跟旁邊的雷家人說方運必輸無疑,雷家會得到血芒封地,可誰知道,在最後的龍門前,方運竟然喚出了學海龍船。

    孔英年等人族大學士和其他人一樣,也先是愣住,然後撫掌大笑。

    各族全都看傻眼,尤其那些很不服氣方運的妖王蠻王,突然覺得跟方運比,妖界的那些大妖王大蠻王也不算什麼,他們再作,也沒辦法在龍門前作出一條龍船,方運這才叫作出花兒來。

    在場的許多妖王蠻王面色及其怪異,妖界的那些大妖王大蠻王們為了獲得龍門的力量,特意使用妖族秘法,製造一頭臨時的妖王分身,吸收龍門的力量。等這些分身回到妖界后,再吸收分身的力量。這樣做,雖然只能吸收兩三成的龍門力量,但也足以讓他們實力提高一籌。

    但是,和方運這種動動嘴就喚出一艘龍船來比,妖界諸王們的手段簡直就是在過家家。

    白帆升起,迎風輕動,呼呼作響,如龍鰭豎立。

    在龍船的船底下,形成強勁的大風,向四面八方吹動。

    龍頭上揚,船尾下沉,船體傾斜,直指龍門頂端。

    這一幕更是讓各族目瞪口呆,在龍門喚出龍船已經是不得了的壯舉,現在,龍船要飛躍龍門?

    「此乃……他么的作弊啊……」雷一顧忍不住罵道。

    三頭真龍快速上升,周身氣流紊亂,腳下江水起伏,繼續擋住龍船。

    鎮海龍王敖蒼怒道:「方運!你在做什麼?此地是龍門,有諸王封江、真龍議事,你難道公然違反龍族規矩?你不怕四海奪你文星龍爵之位、萬龍視你為叛逆嗎?放棄龍船,否則我們將聯手將你鎮壓於此,永世不得超生!」

    「放棄龍船!」敖桂與敖巨兩頭真龍大龍王齊聲暴喝,天空風雲滾滾,龍力縱橫,哪怕十幾裡外的人族都感受到凜冽的殺氣,只覺雙目生疼。

    雷一顧面露喜色,這裡是龍門,大龍王的力量被壓制,所以看上去沒什麼,若是在聖元大陸,這兩頭大龍王一怒,足以形成千里怒浪、萬里烏雲,可盡起一江,水淹一州。有這兩位大龍王在,方運就算有龍船也無用。

    孔英年和顏域空開始憂心,龍船隻是船,根本比不過大龍王,更何況是真龍大龍王。

    雷重漠也忍不住大喊:「方運,你要作甚!」

    方運立於船首的龍頭之上,手抓龍角,身體挺直,大風吹過,黑髮輕動,白衣獵獵,雙目如夜空星月,璀璨明亮,神色如山嶽橫亘,剛毅不屈。

    「真龍封江,我便以龍船開江,再躍龍門!」方運那沉厚的聲音在天空炸響。

    敖蒼輕蔑一笑,道:「你還是太蠢,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本王以高位之身出手,毀你文宮、碎你文膽!兩位,動手吧!」

    「方運,今日之後,龍族再無文星龍爵!」

    「人族,少了一位虛聖,多了一個廢人!」

    敖巨與敖桂說完,聯合敖蒼,一起撲向龍船。

    三頭真龍居高臨下俯衝,周身風雲涌動,竟然有星辰忽隱忽現,威臨天下。

    轟……

    一頭萬丈紫色巨鯨突然自江水中升騰,擊水三千丈,半江排空,背馱方運的龍船,而後向龍門的方向奮力一躍。

    三頭真龍,兩頭三十餘丈,一頭二十餘丈。

    巨鯨長萬丈。

    龍門江中的每一個人都清晰地看到,三頭真龍狠狠撞在紫色巨鯨身上。

    猶如三隻小蝦撞在鯨魚身上。

    紫色巨鯨毫無反應,繼續上躍,而三頭真龍則被撞斷成數截,慘叫著向各處四散,玄黃色的龍血四處飛濺,鱗片血肉如雨灑落。

    「打架找幫手見過,找這麼大的幫手,真沒見過……」顏域空喃喃自語,望著紫色巨鯨馱著龍船繼續上升。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