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奪席文會看似只是席位之爭,但實則兇險無比,你未成大學士,不便前往。等你晉陞大學士,那就不妨展現一下方虛聖的威儀,在奪席文會上盡奪眾人之席,名動天下。」顏域空道。

    「嗯,若有機會,或可一試,不過現在我沒有那麼多時間。」

    「聽說你進翰林殿修習千萬別貪快。」

    「嗯,這點我知道,在第一翰林殿中,我足足反覆修習了十數次才想通過。之後也是,我要穩紮穩打,那可是眾聖想出來用來考驗讀書人的方法,若是只為求快,未免太蠢了。」方運道。

    「這樣就好,憂患谷你已經進了,身為翰林,你還能進『無窮戰殿』,至於『不在殿』,並不適合現在的你,至少要翰林巔峰或者初入大學士去更合適。不在殿可比憂患谷更加殘酷。」顏域空道。

    「嗯,都說不在殿不適合翰林,我繼續在翰林殿、憂患谷與無窮戰殿中磨礪,偶爾去一趟天樹,等六月……不,再等等吧,三上書山還是要推遲一段時日為好。」

    顏域空微笑道:「你如此說,我就放心了。從童生到進士快一些無妨,你用一年跨越,這是厚積薄發。但從翰林開始就不一樣,不把基礎打牢,很可能聖道動搖。你看人族那些天才,在成翰林之前晉陞飛速,但從翰林和大學士開始,都要穩紮穩打。只有到了水滿自溢的程度,方可晉陞。」

    「嗯。」方運點點頭。

    「還有,你也不能長久閉門修習。每天要看看文榜,或許有什麼值得注意之處。另外,聖院與孔城的文會與各國不同,在精在實,每隔一旬,你應該參加一次。尤其是在聖院內舉辦的文會,過半都極有價值。這樣吧,如果有適合你的文會,我幫你參詳。你現在想參與什麼文會?」

    「哦?文會不就是根據各家泛泛而分嗎?」

    「那是各國內部,我剛才說過,聖院與孔城的文會『在精在實』。說精,是許多文會的議題都異常精細。比如,某一場文會,可能只是圍繞《春秋》中魯哀公十四年春季的『西狩獲麟』談經,區區四個字,能延伸出無數的話題,比如那一年各國的動向、那頭麒麟的真偽、裡面的春秋筆法到底是何意等等等等。比如舌劍文會,絕不請學習唇槍的讀書人,而且僅僅討論『刺』的技法,就可以從傍晚討論到第二天天亮。如果有人刻意安排,孔城與聖院一年數萬場文會的議題都不會重複。」

    「至於實,是這些文會極為嚴格,每個人必須要說出自己真正的見解,如果說的不實,或者藏著掖著,會被人鄙夷且牢記。若誰超過三次如此,以後這類文會都不會邀請他加入。」

    方運點點頭,道:「我以前也聽說過,但不如你說的細,畢竟我不常在孔城與聖院住。」

    「你現在要常住,就要適應孔城與聖院。至於你的龍門文會,不宜太頻繁,半年一次即可,人選是重中之重。」顏域空道。

    「嗯。」方運輕輕點頭。

    「這樣吧,這幾****休養為主,不要去翰林殿等聖地修習,我和幾位熟悉聖院和孔城的老友帶你走走。之前你時間太緊,現在不能再只知讀書。過年過節你雖派人送了賀禮,但孔家主你沒親自拜會過,聖院諸位閣老你也沒拜見,幾位在聖院頗有實權的老人家你也不知道,這些,都要去做,還有許多忌諱,千萬不能犯。至於諸位半聖,等你成大儒之後,自然就有機會見到,現在見不見無所謂。」

    方運再度點頭,略感汗顏,道:「的確,前些日子壓力太大,幾乎可以說命懸一線,不得已,只能一心苦讀。離開血芒界,躍過龍門,在三上書山和北上之前,我會稍稍放鬆一些。」

    顏域空聽到「北上」二字,猶豫數息,道:「不要說眾聖,哪怕是我,都懷疑蠻族南下,不僅僅是為了景國,也是為了你。以我之見,你不如放棄景國,讓武國與慶國接手,把景國皇室送入血芒界。至於寧安城,武國與慶國自會聯手保住。讓你如此做,的確有些為難,但為人族計,你不能北上,也不應該參與與蠻族之戰。您的戰場,在兩界山,也可能在未來的聖院,甚至可能在未來的血芒界!」

    方運輕嘆一聲,自然明白顏域空的意思。

    「我盡量不去。」方運道。

    「在景國失去的,必然能在兩界山找回。但若失去兩界山,十國都將化為焦土。這個道理,我相信你懂。」顏域空道。

    「所以我才要與雷家賭一場,把真龍令和蛟聖令都賭到手。敖青岳明日便親自前往雷家,收走真龍令,而四海龍宮也將助我一次。根據龍族與妖界的協議,他們不可能舉兵屠滅所有草蠻,而且水族在陸地上戰鬥的話,實力大損,但是,拖草蠻幾年不成問題,甚至可能把草蠻拖垮,逼他們主動撤兵。咱們人族沒動用聖位力量,所以半聖狼戮不能出手殺那些水族。」方運道。

    「全天下估計也只有你捨得把真龍令用在這方面,換成其他人,都會用真龍令來壯大自己或家族。」

    「虛聖守國門,君主死社稷。那真龍令,就當是另一個我在為景國出力。」方運的語氣十分堅定-。

    顏域空一愣,喃喃自語:「虛聖守國門,君主死社稷。好!我這就把這句話在文榜發出來,讓人知道方運到底是何等胸襟。虛聖守國門!只不過……虛聖守國門……那其他人在何處?」

    說到最後,顏域空胸口發悶,彷彿看到,景國的邊境線上,唯有方運一人站立,背對景國,面朝億萬妖蠻。

    「不說這些……」方運也覺得心裡堵得慌。

    「不說這些。今日先休息,明日我帶你去四處拜訪。三日之內,雷家必然會開始遞交神物寶物。不過,我覺得他們會拖一陣。」顏域空道。

    「如果他們沒有充分的借口,我不介意親自去請觀海半聖為我去雷家討回公道。」方運道。

    「這個法子好。」顏域空微笑道。

    兩人一邊低聲聊著,一邊進入崇文院。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