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些時候,總有人要站出來。」方運微笑道。

    楊玉環輕輕一嘆,沒有再說什麼。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就到二月初一。

    吃過早飯,方運一家人離開崇文院,抵達聖院正門。

    聖院是一座倒置的高山,在正門處,有數條直通山下的機關升降梯。

    方運讓其餘人坐升降梯,自己卻摟著楊玉環立在平步青雲上,徐徐下降。

    楊玉環懷裡的奴奴很高興,伸出小爪子指著各處,咿咿呀呀說個不停。

    楊玉環輕輕靠在方運的肩頭,臉上滿是甜蜜的笑容。

    機關升降梯下面,龍馬豪車已經等待,方運、楊玉環與蘇小小進入車廂,奴奴和小流星跟著竄上去。

    龍馬豪車的車廂極大,方運看了看,道:「沒有敖煌,竟然有點不適應。」

    「敖煌多久才能回來?」楊玉環一邊撫摸奴奴一邊問。

    「不用太久,他現在只是吸收龍門的力量,吸收完會繼續留在我身邊。只有等快晉陞大龍王的時候,才會再度離開。」方運道。

    「龍不生活在海里,會不會耽誤他修鍊?」楊玉環問。

    「年常日久,普通的龍族會受到影響,但他是真龍,整天好吃好喝供著,再加上學習人族種種學問,親身經歷人族的一切,都能讓他增長見聞,對他修鍊幫助極大。他們真龍哪怕天天睡覺,也能自然晉陞為大龍王,若是辛勤修鍊,又不笨,成就龍聖的機會很大。在遠古時期,一半的真龍都會晉陞半聖。」

    蘇小小與楊玉環對望一眼,沒想到真龍那麼厲害,人族百億人口,同時也只有十幾位半聖,差距太大。

    方運從桌台上拿過桔子,剝開皮,掰開一瓣塞到奴奴的嘴裡,奴奴美美地吃掉,然後張著嘴,露出鮮紅的小舌頭,等另一瓣。

    「小小,你似乎有些緊張?」方運微笑著問。

    蘇小小臉上閃過一抹羞澀,輕輕點頭,道:「在巾幗社的時候,覺得那裡和家裡一樣,當年,我最喜歡做的事,便是去農莊教書。」

    方運微笑道:「既然喜歡,以後你可以常去,帶著玉環去,總在家裡不好。」

    「可是……」蘇小小遲疑起來。

    方運道:「無須在乎別人說什麼。我不會一直住在崇文院,一旦外出,你們也不合適在那裡住,就住孔城的虛聖府。你們可以每日讀書習文,彈琴奏曲,嫌人少就學讀書人,呼朋喚友,邀請巾幗社的女子們在府里開文會。玉環喜歡琴瑟,正好讓巾幗社的女子教,讓男人教我不放心。」

    說到最後,三人一起笑起來,奴奴也咧著小嘴傻笑。

    「玉環,《狐狸對韻》你都背下來了嗎?」方運問。

    楊玉環臉一紅,道:「還差最後幾句沒背熟。」

    「唉,真懶。奴奴,來,你教教玉環。」

    奴奴興奮地直立起來,兩隻前腿併攏放在胸腹間,大尾巴掃來掃去,仰著頭,頗為驕傲地大聲背誦:「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

    三人齊笑,雖然奴奴一直嚶嚶叫,但抑揚頓挫的聲音讓人聯想到《狐狸對韻》中的語句:「天對地,雨對風,大陸對長空……」

    「真乖。」方運伸手摸著奴奴的小腦袋。

    在馬車中,一家人說著笑著。

    馬車外,前方是馬蠻侯開路,後方是身披妖鐵鎧甲的蠻兵與水妖,還有方運的讀書人私兵以及人族騎兵。

    即便一再縮減規模,隨行的隊伍也超過兩百之數,達不到這個規模,聖院不準方運出行。

    在天空,張破岳贈送給方運的鷹滄在天空飛翔,盤旋警戒,沒有什麼能躲過它的眼睛。服食聖血后,此刻鷹滄已經是鷹妖侯,實力非同小可。

    隊伍沒有進入孔城,而是從城外前往那處巾幗農莊。

    孔城外,良田一望無際,阡陌交錯,天地間已經出現淡淡的綠意。

    春種已經開始,大量的農夫在田間勞作。

    每隔數里地,就有一些村莊,村莊里九成以上都是種植農田的佃戶或長工。

    孔城方圓數百里內的田地幾乎都是世家、豪門或名門的產業,土地兼并極其嚴重,不過孔城有嚴苛的律法,這些佃戶或長工的方方面面都有足夠的保證。

    在孔城附近苛待佃戶或長工,那是壞名聲的大事,那些真正的世家豪門都善待他們,反倒是那種當地的小地主經常不擇手段。

    春光下,車隊停在一處農莊外。

    「都停在這裡,只留四五人與我進莊子。」龍門豪車裡傳來方運的聲音。

    方運的私兵們稍作商量,安排四個進士跟隨,其餘都原地待命。

    那些妖蠻傻乎乎地看著前方,心道這個農莊真是古怪,怎麼前方都是女子。

    就見前方的路口處,站立著上千女子,有的荊釵布裙,有的花枝招展,有的一身貴氣,有的只是幾歲的孩子,有的是少女,還有一些青年中年婦人,甚至有一些老婦人。

    前方几乎包括了各個階層和各個年齡段的女子。

    這些女子全都無比緊張,許多人仰著頭,翹首以盼,面色通紅,雙手顫抖。

    方運走下馬車,和往常一樣,伸出手,讓楊玉環的手搭在自己手上下馬車,防止她摔倒,畢竟這個時代的馬車很不方便。

    楊玉環已經習慣,但遠處那些女子看到這一幕,無不驚訝萬分。

    「我是不是看花眼了?堂堂虛聖,等同一國國君,竟然攙扶自己的妻子?言官要是使壞,必然會參他違禮啊!」

    「無論是景國還是聖院,都有人上奏過此事,但他可是虛聖,禮殿和景國閣老不可能因為些許小事為難一位虛聖。聖院和景國那麼多事忙不過來,誰有那份兒閑心管這種破事。」

    「以前我也聽說方虛聖對自家婆娘好,說是因為方夫人對他不離不棄,可沒想到竟然好到這種程度。」

    「唉,得夫如此,夫復何求啊。」

    「要不我幫你上門提親,讓你當方運小妾或平妻?」

    「行啊!趕快,我等得急!」

    「那我喊了!方虛聖……嗚……你別捂我嘴啊!」

    眾女嘻嘻哈哈,笑成一團。

    方運看到這麼多女子站在面前,感到比面對千軍萬馬、億萬讀書人更加緊張。

    .

    在薇信里發布了儒道手游的小視.頻,薇信里添加朋友搜「永恆之火」,關注即可看到。如果不出意外,本周五內測,再過一段時間會正式推出。裡面說了一些關於遊戲和我的事,希望以後別再拿遊戲黑我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