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夫妻與蘇小小向前走,那些女子也快步迎過來。

    雙方走近,那些女子便一起襝衽為禮,齊聲道:「見過方虛聖。」

    鶯鶯燕燕,悅耳動聽。

    「諸位客氣了,這些繁文縟節我看就免了吧,你們不自在,我也不自在。」方運微笑道。

    「那請方虛聖恕我等放肆。」一位女子微笑道。

    許多女子眼中含著喜悅的淚水,一些女子竟然捂著嘴低頭嗚嗚大哭。

    方運身後的蘇小小也紅了眼圈,這裡的姐妹們太苦了,不僅得不到人族主流聲音的認可,甚至還被打壓,連自稱書院都不行,這種痛苦遠勝身體上的痛楚。

    而今天,方運來了,他是堂堂虛聖,是一殿閣老,更是人族現如今毋庸置疑的第一才子,對巾幗社的女子來說,方運的到來是最大的鼓勵。

    巾幗社,在這一天迎來了光明。

    方運輕聲一嘆,明白這些女子的感受,仔細打量前方的人。

    方運掃視上千女子,發現站在最前面的女子大都衣著華麗,滿身金玉,頗為莊重,甚至還有人身穿誥命服,只有少數幾個女子一身布衣,樸素整潔。

    這些女子形貌各異,但每一個人都有著獨特的氣質,遠超尋常女子。

    最先開口說話的那位,一身素白的衣裙,衣裙上綉著淡粉色的碎花,說是裙裝,但與男人的衣袍格外相似。這人面色如無瑕美玉一般,一點櫻唇微啟,兩道黛眉輕挑,美目流盼,隱隱有一股英氣。此人若是身穿男裝,必然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方運前些天見過此人,未及雙十的年紀,便是孔城巾幗總社的社首,名為楊尋樓,乃豪門之女,甚至連名字都是自己起的,因為起名之事,險些與家人鬧翻,最後一位孔家大學士說此名不錯,事情才平息下來。

    這位楊尋樓與趙紅妝等並列為人族最著名的才女之一,甚至連蘇小小都略有不如。

    看到楊尋樓,方運本能想到趙紅妝,兩人相貌迥異,性格也不同,但眉目間都相似的英氣,還有相似的怨意。

    此女年方雙十,至今未嫁,在聖元大陸非常稀少。改名的事平息了,但她死不嫁人之事卻無法平息,一直對抗家裡逼婚,最終被楊家趕出家門,現在一心撲在巾幗社,這兩年讓巾幗社不斷壯大。

    因為此女也姓楊,所以方運對她的記憶很深。

    在遊覽孔城的時候,方運托蘇小小找楊尋樓見了一面,兩人並未多談,只是敲定今日來農莊。

    此女頗為奇特,一般的才女大都精通詩詞,但她不僅不修詩詞,反而專研眾聖經典,曾經與多位翰林論經佔據上風,巾幗社的女子私下都稱她為『女子學士』『紅粉大儒』。

    京城有一些通情達理的老讀書人慕名而來,與她論經,事後皆稱她有大儒之才。

    方運與楊尋樓四目相交,輕輕點頭。

    楊尋樓方才行禮時就與其餘人不同,並未襝衽,是恭恭敬敬以弟子禮作揖大拜。

    楊尋樓向方運一拱手,然後身體挺直,做出請的姿勢,道:「方虛聖請入農莊一觀。」

    道路上的女子紛紛向兩側走去,形成一條通道。

    「正有此意。」方運微笑著邁步前往,與眾多女子中前行,而楊尋樓落後半個身位跟在後面,其餘女子陸續跟隨。

    方運一邊緩步前行一邊打量四周,道:「此地比別的農莊乾淨整潔,好。尋樓,這裡女子眾多,似是有人在此常住?」

    楊尋樓正色道:「過半女子都常住於此,有些是窮苦人,有些是被夫家趕出沒了著落,還有一些是逃難而來。」

    「哦?巾幗社以救助女子為己任,似乎有些少。」

    「孔城……禮法過於嚴苛,此地被監視已久,許多女子被送往附近的城市。這裡只留最有天賦之人,便於因材施教。」楊尋樓說道。

    方運明白楊尋樓的意思,輕輕點頭,道:「我乃虛聖,應仿聖人重教化,我們先去學堂看看。對了,來之前我給你說過,今日既然是上課的日子,不要因我而亂了課程。」方運故意沉下臉。

    楊尋樓抿嘴一笑,美麗的面龐多了一絲羞赧和俏皮,道:「我說了您今日要來后,她們哪裡還沉得住氣,這種時候,我這個社首是管不住的。」

    身後傳來陣陣輕笑,連奴奴都在笑,方運不禁莞爾。

    在上千女子的簇擁下,方運一邊前行,一邊詢問有關巾幗社和農莊的事情,不時點頭,說出自己的見解和判斷。

    不多時,眾人來到一座大門前。

    大門只留兩根半截門框,上面的門楣和門頭皆消失。

    斷裂的門框直指天空,似乎是在向老天傾訴不平。

    方運停下腳步,靜靜地看著斷門。

    眾人偷偷瞄向方運,只見他面色陰沉,好似一座火山,隨時可能爆發。

    「這座門為何不重建?」方運問。

    「那些人說建一次砸一次,此地不得建立正門,不準掛牌匾,所以這些年來一直沒建。」楊尋樓的聲音里透著濃濃的不甘心。

    「也好,那此門就留在這裡,給後人留個見證!走!」

    方運進入大門,其餘女子急忙跟上,也摸不清方運的意思,不敢多言。

    巾幗社以富貴之家的女子居多,不乏豪門世家,她們身家豐厚,為巾幗社籌措了大筆銀兩。

    這座農莊本就是按照各城的文院建造,進入裡面后,方運立刻有熟悉的感覺,彷彿回到了之前在學宮或文院讀書的時光。

    凡是各大文院應該有的建築,這裡幾乎都有,甚至有各文院標誌性的大廣場,大廣場的前方,有一處三尺高的平台,上面空空如也。

    在文院中,那個位置應該要建造聖廟,裡面要擺放眾聖雕像或排位。

    方運面色緩和下來,遺憾地看了看那平台,與眾人抵達學堂區域。

    在學堂里,方運詢問學校的日常教學情況,給出一些切實可行的建議,又考了幾個女學子一些《論語》的內容。

    參觀完學堂,正好臨近中午,於是方運提議前去食舍,與巾幗社的女子一同吃飯。

    巾幗社的女子沒想到能與虛聖一同吃飯,各個歡喜不已,許多女子爭著搶著要去后廚做飯,希望能讓方運嘗到自己的手藝,最終,會幾道景國名菜的女子成為今日的頭號大廚。

    不多時,方運與眾人進入寬敞的食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