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尋樓解釋的對,曙光定然是指虛聖降臨,說是我們女子的詩祖毫不為過!」

    「任天下男子都想不到,方虛聖的第十五首傳世戰詩詞,竟然是為我們女子而作!」

    「此詩不能形成詩祖寶光,但絕對位於戰詩之列,算是一種奇詩。」

    「有了這首詩,若是全城逃難,大儒金口一開,便能讓我等女子更有力量,救人無數,簡直是聖人手段。」

    方運道:「你們不要高興得太早,這首《巾幗頌》只有翰林能使用,而且只能維持數個時辰。」

    「數個時辰夠了!在緊要關頭,足以讓我們殺一些妖蠻!」楊尋樓道。

    其餘女子隨之點頭。

    「好!」方運頗感欣慰。

    楊尋樓盯著方運面前的桌案,道:「您的賜詩……」

    「我再寫一首。」方運笑著重新書寫一首《巾幗頌》,親手交給楊尋樓,楊尋樓立刻讓人收好,馬上請孔城最好的裝裱師裝裱好,掛在巾幗社內部。

    之後,方運繼續遊覽農莊。

    夕陽西下,已近黃昏之時,上千女子一起送方運出門。

    再一次抵達被砸破的正門前,方運停下腳步。

    千人隊伍停下來,那些女子本以為方運要轉身辭別,哪知方運看著兩截斷掉的門框,許久不語。

    農莊中鴉雀無聲,似是有烏雲籠罩。

    方運道:「這大門被砸,你們心中必然生怨,也會想著東山再起。若我所料不錯,這農莊的倉庫中,應該還有一些牌匾或建造大門的備用木料吧?」

    無人應聲。

    「我需要一個回答。」方運的語氣突然變得嚴厲。

    許多女子大氣都不敢出,方運雖然看著年輕,但真要發火,連一國國君都會心驚肉跳。

    楊尋樓道:「確實有一些未刻字的牌匾,畢竟一些齋室需要掛上牌匾。」

    「拿一副最好的過來。」方運道。

    「嗯?」楊尋樓不明白方運的用意,其餘女子也有些費解,今天屢屢發生此類的事,總覺得這個虛聖在各方面都很超前,只有等他親口解釋說明後續,眾人才會明白他的意圖。

    蘇小小一直在方家,已經適應了方運說話的風格,忙道:「快去拿一塊大牌匾來。」

    等蘇小小重複一遍,一些女子隱約意識到一個可能,眼中迸射出喜悅的光芒,但又生怕猜錯,把那份喜悅壓了下去。

    負責倉庫的幾個女子快步離開,不多時,五人便抬著一張黑色金紋的木匾回返,個個滿頭大汗,喘著粗氣。

    方運仔細一看,那未刻字的木匾竟然是珍貴的烏木,紋理清晰,做工精細,十分沉重,怪不得她們累成這樣。

    四個進士快步走過去,抬起烏木牌匾,走向方運。

    這幾個進士也不太明白方運的意圖,如果方運真想題字,會留在紙上,然後由工匠把文字拓印到牌匾之上。

    「停。」方運道。

    四個進士不明所以,停在原地。

    「擺正位置。」方運道。

    四人面對方運,把牌匾直立起來,不斷細微調整角度。

    不多時,方運點點頭,道:「今日見聞,讓本聖受益匪淺,巾幗社之舉,功在當代、利在千秋,對人族有莫大的作用,若是因此夭折,實乃人族一大損失。今日,本聖便為此地正名!」

    方運說著,微微張口,一道金光自口中飛出,真龍古劍眨眼間來到牌匾前。

    方運彷彿回到了翰林第一殿中,以真龍古劍在烏木牌匾之上刻字,用的正是從來未在聖元大陸出現的顏體,乃是楷書四大家顏真卿所創的字體。

    真龍古劍如懸空之筆,又如竹簡刻刀,金鉤銀畫,遒勁有力,陽剛莊重,每一筆都彷彿承載莫大的使命,每一劃都彷彿經歷時光的洗禮。

    不僅如此,一絲絲的天地元氣以真龍古劍為媒介,被引入筆劃之中,在方運才氣和龍氣的作用下,刻痕竟然發出淡淡的金光。

    在場之人只覺目光陷入那一筆一劃之中,完全被全新的字體吸引。

    不多時,「巾幗書院」四字出現在牌匾之上。

    隨後,方運在下面書寫落款。

    最後,方運收起唇槍舌劍,一面全新的匾額出現在此地。

    那幾個進士全部失神,全身心沉浸在揣摩新字體的世界。

    在場的女子同樣失神,她們不是因為新的書法字體,而是因為巾幗書院這四個字。

    看著看著,她們已經是淚眼婆娑,一些年紀大的婦人甚至淚如泉湧,因為她們之中有人親眼看到自己的好姐妹被禮殿抓走,死於非命。

    曾經被毀的牌匾,重見天日,曾經談虎色變的四個字,再度出現在聖元大陸!

    那些女子凄厲的呼喊彷彿在耳畔回蕩。

    即便是向來以剛強著稱的楊尋樓,此刻也紅了眼眶,低著頭,用袖口輕輕擦拭眼角。

    「方虛聖,您……」楊尋樓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方運緩緩道:「今日我便通知聖院,我,方運在孔城外開了一家書院,並且是一家女子書院,只收女子,由巾幗社全權負責。」

    「可是,當年書院被砸過一次,那些激進之人,怕是又會拿著禮殿的文書來砸掉這座門。」

    「他們不敢!虛聖墨寶,當由聖院與眾聖連續兩次表決通過方可摧毀,前些日子即便傳言我死於血芒界,左相一黨也只敢遮擋我的親筆對聯,不敢將其損毀。誰敢動這四個字,便是逼我清洗天地污濁!」方運的聲音堂皇有力,讓眾多女子倍感鼓舞。

    那幾個進士被方運的話震醒,相互看了看,不明白方運為何突然說如此重的話。

    那些女子不知道,但這些進士私兵知道,即便是針對左相一黨,方運也沒說「清洗天地污濁」,方運偏偏在這裡說了,證明不僅僅會保護巾幗書院,甚至會展開最激烈的反擊。

    四個進士眉頭緊皺,完全不明白方運的目的何在,他們相信方運同情這些女子,也相信方運心中有正義,但不相信方運僅僅是因為同情和正義做出這些事,必然是有其他充分的理由。

    聖院。

    聖院身為人族的中樞,不分晝夜,永遠忙碌。

    突然,所有大學士與大儒如同被施加了一瞬間的定身妖術似的,全都愣了那麼一剎那,然後一起望向東聖閣的方向。

    東聖閣內,似乎泛起聖力波動,那力量在感知中無比微小,如同是一縷清風,但那縷輕風卻能夷平整座聖元大陸。

    聖力波動轉瞬即逝。

    所有大學士與大儒大汗涔涔,全身濕透。

    那些低文位的人詫異地看著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