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個進士托著「巾幗書院」四字牌匾,一動不動。

    上千女子哭成淚人,楊玉環雖未在孔城讀書,但也算蘇小小的學生,即將加入巾幗社,對巾幗社的歷史有所了解,此刻也輕輕地擦眼淚。

    奴奴伸出肉乎乎的小爪子,輕輕地幫楊玉環擦眼淚。

    小墨女與霧蝶似乎都受到影響,只有硯龜依舊擺出一副睥睨天下兼滾刀肉的樣子,在桌案上橫衝直撞。

    「今日四字,正如天地曙光,第一次真正照耀我們女子!民女楊尋樓,替天下女子謝過方虛聖!」楊尋樓說完就地跪下,當即大拜。

    「請受妾身一拜……」

    上千女子呼啦啦一起下跪,各色長裙如喇叭花倒扣在地,陸續鋪開,比天空的晚霞更加燦爛。

    一旁的蘇小小也跟著下拜。

    「諸位快快請起!」方運伸手去攙扶楊尋樓,哪知蘇小小伸出手,攔住方運。

    方運看向蘇小小,就見這個身形嬌小、面容稚嫩的少女的面龐上充滿了堅定之色,未拜完,絕不許方運扶她們!

    「唉……」方運一聲長嘆。

    上千女子叩首三拜后,陸續起身。

    這些女子擦著淚水,望著巾幗書院的牌匾,悲喜交加。

    之前雖說有一些地方號稱女子書院,但實際是一些大戶人家的族學,算是學堂,離正式的書院有極大的距離。

    現在,人族第一座女子書院誕生。

    方運道:「你們這兩日就找工匠,重新打造一扇大門,之後掛上牌匾。我會派一些雌蠻族或水妖守在這裡,避免有人惹是生非。現在,你們相信我之前對巾幗社的規劃了吧?」

    方運似笑非笑掃視眾人。

    許多女子面紅耳赤,之前她們認定方運的話假大空,現在才知道,方運早就打好腹稿,恐怕在來之前就決定要自建巾幗書院。

    建立巾幗書院,幾乎等於向許多保守的讀書人發出檄文,敲響戰鼓。

    「聖院不敢毀您的牌匾,但可以禁止這座書院吧?」蘇小小問。

    方運道:「從大學士開始,人族讀書人就有自建書院之權,不需要經過聖院審批,報備即可。只有在書院出現問題被舉報后,聖院才會進行審查,決定是否封掉書院。至於這巾幗書院,乃虛聖所建,只有半聖有權封禁,而且必須要得到大多數半聖的同意方可。封掉巾幗書院的可能性很低,甚至於,我期望他們封掉。」

    「哦?這是為何?」蘇小小更加不解。

    「既然聖院封掉聖元大陸的巾幗書院,那我就在血芒界建造千座萬座!」方運道。

    楊尋樓道:「雖說血芒殿統攝血芒界,但眾聖也有權封禁血芒界的書院。除非……」

    方運微微一笑,道:「眾聖若封禁血芒界的書院,那我只能死保。」

    眾女為之咂舌,這位方虛聖膽子太大了,雖然沒明說,但都聽出來所謂的死保就是「抗命」,看來之前有關聖院眾議的傳說是真的,眾聖怕方運翻臉,所以才連續否定聖院眾議,直到表決有利於方運。

    「眾聖居高望遠,一定知道建立女子書院是人族大勢,浩浩湯湯,不可違逆,所以不會發生封禁書院之事,你們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方運安慰這些女子。

    眾女輕輕點頭,鬆了口氣。

    眾人看到,方運拿出官印,理當在與聖院交流,便沉默不語。

    不多時,方運道:「我已經以虛聖之名發出多封傳書,包括在聖院報備巾幗書院,派醫殿人培訓女子醫護之法,並且允許聖院給予一張跨國******,允許受過醫殿培訓的女子前往戰場後方,參與救死扶傷。」

    「不過,您小心一些讀書人會攻擊您利用女子保護景國。」楊尋樓看出隱患。

    方運微微一笑,道:「無妨,這是動員,不是強征,願意去我們舉雙手歡迎,不去我們也絕不強求,他們抓不住把柄。不僅是女子,哪怕是男子,在人族危難之際選擇躲避甚至投降也不算有罪,畢竟我們是普普通通的生靈,不是無敵的聖人。但前提是,沒有傷害同胞!否則,當受千刀萬剮。」

    「方虛聖之胸襟,我等永遠無法企及。」楊尋樓讚歎道。

    方運正要開口,突然抬頭,向聖院方向看去,眾人見方運面色有異,都扭頭望去。

    晚霞漫天,倒峰山屹立在前方,巍峨雄壯,山上雲霧籠罩,不見聖院內部何等模樣。

    十餘平步青雲自倒峰山的方向飛來,竟然有兩位紫衣大儒與十二位青衣大學士。

    巾幗社的女子無不為之變色,許多女子甚至面露驚恐之色,那些年紀輕的反而不怕,那些年紀大的人想起當年巾幗書院被毀的場面,身體輕顫。

    一個婦人突然身體一軟,倒在地上。

    方運急忙走過去,外放醫書檢查,發現她沒有大問題,只是驚嚇過度而已。

    方運輕嘆一聲,兩位大儒與十二位青衣大學士,這個陣容足以鎮住自己,這些尋常女子害怕實屬正常。

    楊尋樓低聲道:「方虛聖,那首詩不算大問題,畢竟是傳世戰詩,有益無害。但那牌匾不一樣,不如直接燒毀,死無對證,我們哪怕死,也不會出賣您!」

    「對,我們絕不會出賣您!」

    「我不想再讓女兒被他爹打了,我要讓她,讓她的女兒,讓世世代代的女人都能讀書,也能參加科舉,當上女秀才!您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也是唯一的希望,誰要是出賣您,我拼了這條命也要殺她!」一位中年婦人緊緊抓著七歲女兒的手腕,滿目兇相。

    所有女子輕輕點頭,牌匾可以燒掉,但方虛聖不能有半點閃失!

    「您放心,誰要是敢抓您,老身不要這張老臉,撒潑耍賴也要護著您!老身別的做不到,起碼能讓那些人背上****婦孺的污名,甚至,讓他們背上殘殺婦孺的污名也在所不惜!」一位老婦人目光堅定。

    方運忙道:「諸位萬萬不要衝動,他們為何前來還未確定,若真是抓我,恐怕已經下令,我現在已經得知。」

    「您剛寫完牌匾,聖院就下來人,哪有如此巧的事?哪怕不是抓您,也是為難咱們巾幗書院!」

    方運輕輕搖頭,道:「牌匾先留著,諒他們也不能把我如何。而且這兩位大儒既不是來自東聖閣,也不是刑殿或禮殿的人,有些古怪。」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