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您不能掉以輕心,禮殿與刑殿的某些閣老對於巾幗社向來嚴防死守,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

    「您沒有經歷當年的恐怖時期,不知他們到底何等狠辣。」

    「不如您先把牌匾收入海貝中,藏起來!」蘇小小道。

    「對,您先收入海貝中!」眾人紛紛勸說,連楊玉環也緊張地盯著方運,奴奴也輕聲嚶嚶叫,好像在勸說。

    方運並不在乎,但見家人都如此,便輕輕點頭,道:「那我便暫時收入吞海貝中。」

    方運說著,吞海貝外放一道微光,把牌匾收入其中。

    「方虛聖且慢!」就聽前方傳來滾滾雷音,聲震數十里,赫然是其中一位大儒開口。

    眾女嚇得身子一抖,緊張地看著迫近的大儒與大學士,發現這些人的面色都有變化,更加擔心。

    方運面色如常,微笑一拱手,道:「學生見過凌先生、賽先生和諸位大學士。」

    巾幗社一些家世不錯的女子都面露疑色,凡是孔城的書香門第,對人族大儒都如數家珍,只對少數非常低調的世家大儒不甚了解。這兩位,都不是那種在古地潛修的大儒,在孔城名氣極大。

    一位是賽霄宇,乃是蜀國半聖米奉典的學生,畫道四境,書道也在多年前已達三境,不僅是戰殿閣老,也是聖院畫院的掌院,並未有與方運交惡的傳言。

    至於另一位大儒凌孤傲,在別的地方名聲不顯,但在書法界中卻大名鼎鼎,真正的書法大家,書法已經是四境。

    在凌孤傲後面,眾人還看到許多面熟的大學士,其中就有如今書法院的掌院、書聖王羲之的後人大學士王明寒,乃是半聖世家的大學士,地位不比兩位大儒低多少。

    這些女子在疑惑,更多的女子在擔心,方運卻隱約明白了什麼,嘴角泛起淺淺的笑意。

    十多人踏雲降臨,降落在眾人前方,賽霄宇面帶微笑,雙手負在身後,道:「方虛聖,別藏著掖著了,我們已經看到那塊牌匾,拿出來吧。」

    其餘人也面帶微笑,看上去非常客氣。

    但是,在許多女子眼裡,他們這是在冷笑,笑容里充滿了虛偽,明顯是要逼方運交出牌匾當罪證。

    「大儒殺人啦!」就見一個老婦人一邊沖向大儒凌孤傲,一邊拔下頭上的木釵,讓頭髮散落在身後,同時伸手撕開外衣,露出白色的內襯。

    衝到凌孤傲面前,那老婦人就地一倒,全身抽.搐,口吐白沫,泛著白眼。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無論是聖院來人還是方運等人,全都目瞪口呆。

    沒等方運開口,就見幾個年紀大的婦人竟然學那人一起衝上去。

    奴奴窩在楊玉環懷裡,嘴巴大張,兩眼瞪圓,一副驚到的模樣。

    連硯龜都伸長脖子看熱鬧。

    方運哭笑不得道:「他們不是來抓我的,速速起來。」

    幾位大學士面色發青,懷疑方運設下圈套害他們文名,頭腦急轉,思索自己到底在哪裡得罪過方運。

    那幾個婦人卻不管不顧,陸續跑到凌孤傲面前躺下,有一個膽大的婦人甚至用兩手抓住這位大儒的腳腕。

    即便是大儒,遇到這種事也發怵。

    方虛聖設下埋伏?

    不過,經過短暫的混亂,兩位大儒與許多大學士目光清明,猜到一個可能,哭笑不得。

    方運無奈道:「好了,你們別鬧了。兩位大儒,可是為『巾幗書社』四字而來?」

    賽霄宇哭笑不得解釋道:「聖院監天,你這裡出了傳世戰詩,聖院第一時間知曉,後來東聖閣有異動,我們就利用大儒官印自聖院俯察近處,看到那面牌匾。諸位巾幗,我們又不是禮殿那些老頑固,就算是那幫老頑固,現在也不敢來,須要經過閣老商議后,才有初步結果,然後從東聖閣領到文書,才敢過來收繳牌匾。想抓堂堂虛聖,需要多位半聖的點頭才行。」

    「那你為什麼說讓方虛聖交出牌匾?」抓著凌孤傲腿的老婦人突然在下面喝問,理直氣壯。

    幾位大學士一愣,掩面偷笑,這場面太有趣了,幾百年都未必能出現這種笑話。

    方運也暗自發笑,其餘女子覺得好笑,可都不敢笑。

    賽霄宇無奈解釋道:「我們不是為了牌匾,我們是為了那四個字,那是聖元大陸前所未有的新字體,初望,如鋼鐵澆鑄,仔細一看,如碑如石,細細揣摩,竟如天柱屹立腦海,久久揮之不去。這等楷體,隱隱勝過之前方運所創,我們這些喜歡書道之人見獵心喜,所以第一時間趕來,哪曾想會被你們誤會。不過,也是我等太心急,沒有提前說明來意。」

    凌孤傲道:「女子書院之事,與老夫無關,但那四個新體文字,老夫非參詳不可。」

    趴在地上的幾個婦人相互看了看,個個滿面通紅,然後快速起身,一手捂著臉,一手捂著衣服,快步往書院里跑。

    巾幗書院的女子們這才明白方運毫無危險,暗暗鬆了口氣,有些人忍不住笑起來。

    「嚶嚶嚶……」小狐狸樂得捂著肚子在楊玉環懷裡直打滾,硯龜卻露出一副見了鬼的樣子,人族真亂。

    方運輕輕搖頭,就見吞海貝放出光芒,書院牌匾徐徐落下,還未等落地,凌孤傲伸手虛抓,就見牌匾嗖地一聲飛到他們面前。

    就見這兩位大儒和十幾位大學士的雙眼突然冒出精光,滿面紅潤,有幾位大學士甚至興奮得雙手發抖。

    「錯不了,是新字體!」

    「點畫之豐厚飽滿、結構之闊大庄正,堪稱千古第一!」

    「字字雄健,字字渾厚,如刀劈斧鑿,如龍在卧,難以置信,難以置信!」

    「陽剛至偉,如高山撲面,壯哉!」

    「方運書法未到三境,卻字墨成骨,亘古唯有。」

    「聽說方虛聖把翰林殿的磨礪劍壁生生刺穿,我當時不信,今日一看,有此雄文,天地可破!」

    「王聖羲之之文,堪稱天下第一行書,方虛聖此字,隱隱有爭天下第一楷書之勢啊!」

    「方虛聖,這隻有四字,意猶未盡,可否書寫一篇文章,讓我等一觀全貌?」

    「方虛聖,這是您獨創的字體?」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