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您上次是在悟道河邊觀柳成字,自創柳體,這次是觀何物成此字體?」一人問道。

    方運沉默片刻,道:「我因讀《顏子》而傾慕顏聖,顏聖聖道如高山在前,讓我悟通這種字體,故稱顏體。」

    眾人一愣,這種說法雖少,但也的確不算奇異,有過先例。

    「顏體?好!方虛聖稍安勿躁,我等拓印之後馬上歸還。」

    方運無奈一笑,賽霄宇甚至都不問自己同意不同意,生怕自己拒絕他們。

    這種層次的書法作品,哪怕是拓印之文,也有極高的收藏價值,工坊印刷的字帖遠遠不如。

    兩位大儒與大學士各顯神通,不用普通的拓印之法,直接以才氣為媒介,拓印到紙頁上。

    賽霄宇最為奢侈,竟然直接拿出一張聖頁,以才氣拓印縮小的文字。

    聖頁拓印雖然文字變小,但比普通紙張的拓印更有神韻,甚至隱隱有方運的劍鋒和銳氣,賽霄宇拓印完畢,兩手持之,兩袖突然碎裂,如蝴蝶飄飛。

    眾人愕然,聖頁拓印的文字,竟然有如此力量。

    凌孤傲一見如此,也拿出一頁聖頁,拓印四字。

    所有人拓印完畢,依舊看著牌匾,不斷討論交流。

    不一會兒,聖院與孔城都有平步青雲出現,向這裡疾飛。

    方運隨意一望,不由一呆,竟然有三十餘朵平步青雲,還有少量的進士或翰林狀元,顏域空就在其中。

    平步青雲的數量不斷增多。

    許多女人抬頭看著前方,不斷輕呼,有幾個女子甚至輕聲點出靠近之人的名字,皆是孔城風雲人物。

    這一次,沒有人草木皆兵,但還是有些擔憂,畢竟事發突然,不知道會醞釀出何等風暴。

    賽霄宇隨意掃了那些來人,然後道:「這些人皆為喜愛書法之人,你們不必驚慌,該做什麼做什麼,散了吧。」

    眾女遲疑起來,然後一起望向方運。

    方運才是她們心目中此地的主人。

    方運微笑點頭,道:「天色將完,有些人要回家,現在就出發吧。至於住在此地之人,去置辦一些桌椅與瓜果吃食,我看,這巾幗書院門前會很熱鬧。」

    眾人才如夢方醒,方運的顏體竟然能引來大儒,必然也能引來其他書法名家,牌匾只能放在這裡,那些人也只能來這裡看。

    楊尋樓忙道:「此事我來負責,姐妹們,今日千萬不可墮了咱們巾幗社的威名!」

    眾女無比興奮,都意識到,今日或許是巾幗社壯大的一個契機。

    於是,楊尋樓開始指揮巾幗社的女子布置現場,那些本來要回家的女子也留在這裡,不能錯過這等盛事。

    不多時,那些平步青雲陸續降下來,眾多讀書人紛紛問好,顏域空走過來,笑道:「為什麼我總覺得你這顏體的來源是胡說八道?」

    「我很認真。」方運一本正經道。

    「我來看字,李繁銘那些傢伙也要來。今夜,這裡怕是靜不下來了。」顏域空看了一眼斷掉的門框,不再管其他,快步走到牌匾前去看顏體四字。

    天空不斷有平步青雲落下,不久之後,孔城與聖院方向不斷有馬車接近,陸續有讀書人抵達此處。

    許多人到達后個個目光如火,跟搶奪寶物似的,快步靠近,目不轉睛盯著那牌匾。

    夕陽西下,夜幕降臨,但巾幗書院門前卻燈火通明,一顆顆夜明珠被大學士或大儒的力量托在半空。

    書院門前已經不再空曠,擺放好許多桌椅,許多人看完牌匾以後,聚在一起一邊吃喝一邊討論,熱火朝天。

    孔城乃是人族第一大城,也是讀書人最多的城市,一開始來的人文位極高,但也不知誰以訛傳訛,說方運在巾幗書院召開書法文會,自創天下第一楷書,整座孔城的讀書人坐不住了。

    單單是方運開文會已經足以吸引許多人,天下第一楷書的噱頭更有吸引力,再加上巾幗書院四個字,那些不想看書法的人,都想看熱鬧。

    夜幕下從高空看去,從孔城到巾幗書院的道路被密密麻麻的火把鋪滿,猶如星火長龍在徐徐移動,幾十里連綿不絕,頗為壯觀。

    那牌匾放在桌案之上,可來人太多,眾人沒辦法從太好的角度觀看。

    於是,一位墨家大學士詢問過方運后,親自出手,手持魯班尺,輕輕一拋,就見魯班尺迎風變大,最後化為一把百丈光尺懸浮在天空,散發出淡淡的白光,形成喇叭狀光罩。

    隨後,大量的木料從巾幗書院的倉庫中飛出來。

    那些木料進入魯班尺的光照範圍后,竟然迅速變形,大量的木屑如雪花一樣輕輕飄落。

    成形的木製組件飛往那座破碎大門的後面,快速拼成一座雄偉的新門。

    「得罪!」墨家大學士說完,伸手一指,寫著「巾幗書院」的牌匾飛到半空,最後落在書院正門之上,牢牢地釘在上面。

    來這裡的人始終不談巾幗書院,只談「巾幗書院」四字,現在正門落成,眾人全都陷入沉默。

    從孔城前來的人越來越多,書院正門前的總人數已經超過一萬。

    燈光的照耀下,上萬人鴉雀無聲,場面頗為詭異。

    賽霄宇輕咳一聲,道:「今日,只論書法,不談其他,若有人興風作浪,便是與我們書法院與畫院為敵!」

    「霄宇大儒所言極是,今日只論書法!」書法院掌院王明寒隨後開口,身為半聖王羲之的後人,他的話一錘定音。

    「是是是,霄宇先生說的沒錯,今日巾幗文會,只談顏體,不論其他!」

    隱藏在暗處的一些人頓時皺起眉頭,最後無奈嘆氣,書法院與畫院雖然不能與四聖閣和各殿相提並論,但依舊有龐大的力量,畢竟每個讀書人都要練習書法,都要學習繪畫。

    現場的氣氛稍稍緩和。

    突然,一輛剛到的馬車中傳來李繁銘的聲音:「方運,你這顏體是因為《顏子》所創,還是為了顏域空?」

    剎那的平靜之後,哄堂大笑。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顏域空哪裡被人如此說過,竟然氣紅了臉。

    「污!」方運沒好氣地瞥了一眼剛下車的李繁銘。

    奴奴倒在地上大笑,上氣不接下氣。

    硯龜笑得全身亂顫,突然一腳踏空,砰地一聲從桌子上翻下去。

    .

    .

    《儒道至聖》手游將於今天進行首次技術測試,本次測試僅開放了安卓客戶端,IOS用戶需要耐心等待。具體詳細內容請關注微.信公眾號rudao2016。

    這次不用激活碼,下載就能玩。下一次測試蘋果就能玩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