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李繁銘笑嘻嘻地下車,就見一隻大兔子從車上躥出來,快速跑到方運面前直立起身子,伸出兩條前腿,學人族拱手,向方運見禮。

    大兔子很壯實,直立起來半人多高。

    方運笑著伸手摸摸大兔子的耳朵,大兔子很享受地嘿嘿笑起來。

    李繁銘一邊走一邊道:「每次我提起你,這個傢伙就圍著我亂轉,想要見你。這次殿試結束,我正式來聖院讀書,就把這個混蛋給帶來了。去吧,你跟奴奴玩去。」

    大兔子跑到楊玉環腳下,奴奴疑惑地看了大兔子,過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當年在中秋文會上,方運以一首《水調歌頭》把它和楊玉環喚到孔城,遇到過這隻兔子。

    奴奴像個驕傲的小公主一樣,輕輕點頭,表示打過招呼,然後從楊玉環懷抱里跳下去,一溜煙跑到硯龜前,毫不客氣拎著硯龜的脖子,跑到方運前,跟獻寶似的高高舉起。

    硯龜很不滿意地四腿亂蹬,但毫無辦法。

    大兔子兩眼瞪得溜圓,驚恐地看著奴奴,把硯龜當小烏龜玩耍?這一家人真可怕。

    方運抱起奴奴,坐在近處的桌子邊,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然後撥花生給奴奴吃,偶爾扔一顆給大兔子。

    來此地的人越來越多,許多人甚至拖家帶口前來,為的就是看看方虛聖的文會,希望方虛聖保佑。

    寧安縣科舉的事迹已經在全人族傳開,一縣的錄取名額抵得上半個府,讓十國各地的父母記在心上。

    大量的夜明珠高懸在天空,讓巾幗書院變成不夜之地,眾多人就地臨摹學習顏體字,氣氛極為熱烈。

    到了夜晚,許多人讀書人意猶未盡,起鬨請方運再寫一些。

    方運也不推辭,請大學士以才氣把一張張大紙懸停在半空,他則在下面以翰林的天賜神來之筆控制一支斗筆。

    毛筆的種類很多,一般來說最大的是抓筆,筆桿有碗口粗,一些特製抓筆甚至比人都大。

    斗筆只比普通毛筆大一些,筆頭像是一個斗,裡面嵌入筆毛。

    方運這支兼毫斗筆最粗處達到一寸,適合寫大楷字體,而且也是一支翰林文寶筆。

    大筆重墨,在豎立的紙張上徐徐展開,第一篇書寫的正是方運的第一首傳世強弓詩《擒王》。

    挽弓當挽強,

    用箭當用長。

    射人先射馬,

    擒賊先擒王。

    方運壓制才氣,並未形成戰詩,只是純粹以顏體書寫。

    這些日子方運一直在練習顏體,隨著自身文位和實力的增強,學習能力也越來越強,現在書寫顏體已經相當於有十餘年的火候,深得顏體精髓。

    之後,方運一首詩接著一首詩寫,最後寫《巾幗頌》。

    在寫完「不愛紅妝愛武裝」后,方運收起斗筆。

    方運回到座位上,楊玉環把溫熱的茶水遞過來。

    方運接過微微一笑,低頭飲茶。

    楊玉環看著方運,淺笑道:「武裝是誰家的千金啊?也不怕紅妝公主傷心。」

    方運一愣,差點噴出茶水,幸好反應快,一口咽下。

    「玉環,你怎麼也學壞了?」方運笑道。

    「妾身只是好奇而已。」楊玉環笑著,奴奴則在她懷裡望著方運嘻嘻壞笑。

    「你啊,污!」方運笑道。

    兩人說笑著,李繁銘突然快步走近,低聲道:「你看看論榜。」

    方運點點頭,手握官印,神念進入論榜。

    目前排在最上面的文章都是在討論巾幗書院或顏體,其中排在第二位的,標題極為醒目。

    「人族之虛聖,抑或女子之虛聖?」

    標題之下,便是那人寫的正文,正文內容圍繞著巾幗書院展開。

    先是以眾聖經典為根據,以《三禮》為基礎,定義了女子的地位,其中第一句便引用《詩經》的原句「乃生男子,載寢之床。載衣之裳,載弄之璋。其泣喤喤,朱芾斯皇,室家君王。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之裼,載弄之瓦。無非無儀,唯酒食是議,無父母詒罹。」

    其意簡而言之,便是生了男孩要讓他睡在床.上,給他玩弄玉器,期望他當上諸侯。若是生了女兒,就放在地上,給她玩弄陶制的紡線錘,讓她賢淑知禮,不要給父母丟臉。

    《詩經》乃是人族最重要的經典之一,裡面的內容向來被奉為圭臬,甚至可以作為科舉的考試內容。

    這一句在聖元大陸人來看,自然是認定男子比女子地位高。

    在方運看來,《詩經》反映出的無非是生產力變遷導致男女的地位變化而已,追溯到古代,還有一個母系社會,那個時代女子的地位高於男人,只不過隨著時代變遷,男性逐漸佔據主導地位,女子的地位變得低下。

    但是,一切並非一成不變,方運追尋歷史,展望未來,已經有一種預感,人族若不思求變,絕對無法戰勝妖蠻。

    人族只有激發所有潛力,才有機會勝過妖蠻。

    所以,方運把目光望向人族潛力最大的群體,女人。

    只不過,一切需要從長計議,慢慢推進,巾幗書院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步。

    這一步,主要的作用是試探!

    方運看了那篇文章的發布者,是禮殿的一位老翰林,方運記得此人的名字,因為就在前不久,此人還在論榜上支持自己,聲討雷家與宗家。

    這位老翰林的經學極為紮實,整篇文章滴水不漏,文詞犀利,方運看完后,甚至有種感覺,自己要是不同意他,文宮就會動搖,要是反駁,就可能墮入逆種。

    這篇文章之下,許多讀書人稱讚,還有少數人說著怪話,明裡暗裡攻擊方運。

    只有零星幾個人認為方運做的沒錯,人族在危難關頭理當有所變通,為了對抗妖蠻,提升女子地位也無不可。方運記下這幾人的名字。

    文榜都是實名制。

    文章下面有許多人反對建立巾幗書社,其中重複最多的觀點便是聖元大陸的聖道與社會決定男尊女卑這個事實,任何妄圖顛覆男尊女卑的人必將失敗。

    方運沒有反對這個觀點,反而認為這個觀點在現如今十分正確,這不是由任何個體決定,而是與人族相關的一切的整體決定這個社會必然男尊女卑。

    還有一些人發表了極端的觀點,認為女子無力無能無用,都是男子在對抗妖蠻。

    方運只回復了一句話。

    「那些說女子無力無能無用的,先想想抗擊妖蠻的男人是誰生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