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回家的路上,方運手握官印翻看傳書,在文會的時候沒有遇到緊急傳書,一直沒打開看。

    有些傳書祝賀他自創一種楷體,一旦被聖院列為人族學子必學楷體,那文名必將更上一步。

    還有一些人給出一個名單,名單上都是現如今一些大名鼎鼎的讀書人或世家豪門,名單上的所有勢力都曾在當年堅決反對巾幗書院,手段極為激烈,甚至有家族暗中殺死一些寧死不屈的女子。

    更多的友人傳書勸說,但沒有阻止他,只是希望他從長計議,巾幗社與巾幗書院都是燙手的山芋,若真想改變人族、新建聖道,成為半聖再不遲,畢竟除了春秋戰國時代,已經沒有誰能自開聖道,最多是擴展而已。

    顏域空與其他人倒不同,沒有說半句巾幗社的事,只是說很喜歡顏體,以後會主修這種字體,放棄自創字體的打算。在最後,顏域空順便說了一些瑣事,提醒方運明天別忘記去選課,而且無窮戰殿將在春末開啟,千萬別忘記參加送春文會。

    方運回復顏域空,表示感謝。

    人族聖地每一次使用都會消耗大量的聖院才氣,所以聖院的許多聖地並非一直開放,像無窮戰殿,每年清明之後開啟,在中元節會關閉,之後會在中秋節開啟,到小年結束。

    像聖塔等一些消耗更多的聖地,一年只開放兩次,一次開放一個月的時間。

    按照往年的規矩,在無窮戰殿開啟的前一天,聖院會舉辦一場送春文會,只針對聖院內部的學子,要求新加入聖院的學子人人參與。

    送春文會算是聖院正式接納新一年聖院學子的儀式,由去年的學子負責籌辦。

    從很久之前開始,老學子就變著法兒地為難新學子,所以送春文會有一個不成文的傳統,文會主題未必多難,但一定要新奇。

    久而久之,送春文會就變成年輕人遊戲性質的文會。

    這個文會有時候會很荒唐,但也偶爾出現一些新奇的事物。

    方運不禁想起有一年文會主題是「春風」,詩詞皆可不限韻,這本來很尋常,但不尋常的是,要每兩人捉對書寫春風詩詞,然後利用聖院才氣把雙方的詩詞化虛為實,形成大風相互吹拂,被吹倒者敗。

    老學子們的想法其實也不算出奇,直到文會正式開始,才顯現出奇葩,因為詩詞形成的風沒有把人吹倒,而是先把人的衣衫吹碎。可文會不能停止,於是老學子們硬著頭皮讓文會繼續,但評判勝敗的標準變成誰身上的衣服多誰勝。

    整場文會異常歡樂,與會的眾人從頭笑到尾,最慘的幾人全身衣衫被撕碎,赤.條條認輸。

    這種意外雖然有,但也不多,尤其是遇到背景極大的新學子加入聖院,老學子們都不會玩得太過分。

    方運現如今的地位,已經沒有必要參與這種娛樂性質的文會,但畢竟是新的聖院學子,那無論如何也要參與,被人說閑話倒是其次,不能融入聖院是大忌。

    方運知道顏域空在提醒自己,有些文會或集體活動不去無妨,但像送春文會和一些活動,必須要參與。

    想了想,方運決定不參與寒食節與清明節的文會,以後有的是時間,最近先吸收龍門的力量,不斷闖翰林殿,到時候直接參与送春文會,然後進入無窮戰殿。

    從無窮戰殿出來,就需要為三上書山做準備。

    方運深吸一口氣,深入文宮。

    真龍古劍躺在文膽之中,上面浮現整整六道真龍紋!

    這讓真龍古劍的實際力量比原本增加的一倍還多兩成,對無窮戰殿的作用極大。

    第二天,方運開始做每個聖院學子都需要做的事,那就是自選課程。

    崇文院的學子之前最多時也不過上千,但崇文院佔地極大,相當於一座花園城市,方運住處百丈內沒有其他住戶。

    方運腳踏崇文院特有的交通工具飛舟,前往選課房。

    在文院與學宮的時候,學子以科舉為目的,但到了聖院,便需要有更高層次的追求,那便是聖道。

    聖院的課程一般分聖道課與實戰課。

    聖道課的科目很多,但分類一目了然,每一科的內容,便是一本眾聖經典。

    新學子都能背誦所有的眾聖經典,甚至也有一定的造詣,但聖院的課程與眾不同,因為聖院教員講的內容,都是由大儒親自編撰,而且每隔一段時間,會藉助孔聖文界的力量演化天地,連考試的方式也脫離了尋常的紙筆。

    聖元大陸一直有這種說法,只有進入崇文院學習過,才算是真正的讀書人。

    僅僅學習聖道還不夠,讀書人還需要掌握追尋和維護聖道的力量,所以人人都要修習實戰課。

    前幾日,方運請教了文相姜河川,心中早有準備。

    崇文院內草木繁茂,景緻優雅,一丈長的飛舟離開地面一尺,載著方運飛速前行。

    一路上遇到一些學子或先生,雙方輕輕點頭,算是問候,只有一些熱情的人笑著拱手見禮。

    不多時,方運來到選課房,這裡是一處極大的庭院,大門開闊,邁步入門,可見院子竟然方圓百丈有餘,簡直就是一座大校場,可以跑馬。

    方運四望,庭院兩側和前方都有許多屋子,每座屋子的門邊都有豎匾,寫著一些字。

    許多人站在庭院中。

    聖院每年都會招收新的學子,其中眾聖世家、大儒和各國國君保舉的學子佔了一大半,其餘學子由聖院從各古地和聖元大陸篩選,殿試排名靠前的進士有很大機會進入聖院。

    不過,由於文曲星降,今年的聖院學子名額大增,平時一年最多招收六百餘人,而今年擴招到三千人。

    那些學子見到方運進門,立刻遙遙施禮,與方運有交情的以及景國的讀書人都快步向方運走來。

    那些景國新學子個個意氣風發,不是因為成為聖院學子,而是因為可以跟方運打招呼。

    來人除了去年的新進士,還有一些年紀較大的進士或翰林,他們都是擴招的收益者。

    方運與熟悉的人打過招呼,聊了幾句,便開始選課程。

    一般學子在聖院學習三年,每年都會主修三門課程輔修兩門,還有三門必修的實戰課程,分別是唇槍舌劍、戰詩詞和生存。

    每一門課程都非常精深,課堂時間不多,一般一個時辰便結束,但課後的預習和複習異常繁重,八門課程足以填滿學子一年的時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