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萇弘院僅次於洙水院或泗水院,所以每年送春文會都是聖院學子必然參與的文會。

    一路上,一些同窗很好奇地對方運問東問西,畢竟方運太忙,不是在上課,就是在上課的路上,除了方運的好友,絕大多數人都很難跟方運說上話。

    方運也不擺架子,有什麼說什麼,但不能說的一個字也不說。

    兵家人與方運不僅沒有矛盾,反而許多理念相合,方運的戰詩詞對兵家人作用最大,尤其在兵法「以逸待勞」問世后,方運儼然成為新一代的兵法天才。

    以逸待勞已經成為戰殿建議的必修兵法之一,哪怕是那些成名多年的兵家大儒,也都第一時間學習。

    一行人順利抵達萇弘院。

    萇弘院坐落於崇文院的東南角,正門兩側站立著許多文界士兵。

    崇文院位於孔聖文界內,這裡的士兵、侍女和一些負責文院日常運行的讀書人都是文界人,偶爾有文界的大學士甚至大儒來教學。方運一開始還有些好奇,但時間久了發現和聖元大陸的人族並無不同。

    方運掃了一眼這些士兵,下了飛舟,緩步前行,心中還在思索文界人。

    因為前些天有消息稱,妖界已經對兩界山發起猛攻,戰事吃緊,各國的精兵開始加強訓練,為進入兩界山做準備。

    孔聖文界的文界人也在厲兵秣馬,據說立夏后,將會有第一批文界人抵達兩界山,參與大戰。

    文界乃是封聖后形成的強大力量,裡面可以孕育真正的生命,但文界人一直無法離開文界,如何讓文界人與聖元大陸人一般在各界來去自如,成為人族一直以來難以攻克的難關。

    因為人族有數十文界,若能讓文界人參戰,兵力暴增十倍,足可以抵擋妖界的攻勢。

    只不過,這個難關一直沒有攻破,哪怕是最強的孔聖文界,裡面的文界人也只是因為文曲星迫近聖元大陸才可以出來,但無法遠離文界出口,而且不能長時間停留在外。

    不過,哪怕只能在外界出口附近逗留幾日,也足以成為兩界山一股強大的力量。

    方運這些天不斷修習,不過也沒有放棄閱讀《文報》《聖道》和聖院及景國只給讀書人發的邸報,極為關注兩界山和草蠻。

    因為血芒界的入口被安放在寧安城,蠻族加緊了攻勢,不過,自願支援那裡的讀書人眾多,再加上聖院暗中相助,景國暫時無憂。

    「第一批東海水族應該快到了吧。」方運心裡想著,望向北方。

    景國的西北、正北和東北三個方向各有一條防線,俗稱三邊。

    平時的三邊還有牧民,但從去年開始,三邊牧民陸續撤退,一座座工家建造的戰堡要塞出現在三邊,形成多重防線,阻擋蠻族的攻勢。

    為了對抗蠻族,景國大軍經過改編,負責抗擊蠻族的大軍分為前、后、左、右四大護軍,每支護軍都超過五十萬人,而且人數正在不斷增加,預計今年總兵力會達到五百萬。

    后護軍坐鎮玉陽關,由新晉大學士童巒執掌,此人嫡孫因方運而死,之後投靠左相柳山,成為左相黨的軍方第一人。

    前護軍駐守在景國的正北方,位於最前線。

    一座高聳的要塞屹立在北方的草原之上,背靠長河,這裡便是前將軍張破岳駐守的衛北要塞,也是景國最北端的要塞。

    要塞本是由灰色的巨石建造,而現在,四面城牆黑紅一片。

    那是妖蠻與人族士兵的鮮血,甚至還殘留著一些臟器。

    晚春的要塞周圍本應該是綠草如茵,但現在,卻化為焦土,要塞的四面被一望無盡的蠻族軍帳包圍,連衛北要塞後方的河流都被截斷,整條河成為千萬妖蠻的水源。

    南城牆上,機關林立,巨弩、滾木、油鍋、投石機等等應有盡有,一些機關甚至與兩界山城頭的一模一樣,足以重創大妖王。

    聖院從來沒有發文宣告幫助景國,但該提供的物資一樣也不少,許多工家子弟默默維持這些機關的運轉。

    雖然過半的物資由景國皇室與各世家提供。

    城頭之上狼藉一片,滿是疲憊的將士,他們的眼中布滿了血絲,但目光卻無比堅定。

    幾位將軍站在城頭,他們內穿文位服,外穿鎧甲,望向前方一望無盡的蠻族帳篷,還有城下大量的蠻族屍體。

    「這些蠻族真是不怕死,完全不講什麼戰術,仗著人多,只需要衝殺就讓人頭疼。」

    「多虧了『以逸待勞』,自從有了這道兵法,傷員恢復更快,累了也能很快恢復,很多人睡一覺馬上生龍活虎,方虛聖真是厲害啊。」

    一旁的張破岳咧嘴笑起來,黑漆漆的鬍子中露出潔白的牙齒,他身上的鎧甲多處殘破,甚至沾染著妖蠻迸濺的血。

    「方運那小子還是有門道!一支光鐵毒箭價值十萬兩白銀,關鍵製作難,聖院只提供一百支,死活不再多給,說兩界山更需要。這哪兒夠啊,咱們就指著這東西威脅蠻王。去年光鐵毒箭用完的日子真難熬,被那些蠻王連番上陣打得跟孫子似的。沒過多久,方運從血芒界回來,帶了好幾車光鐵,全部送到聖院。聖院傻了,只能乖乖造光鐵毒箭,老老實實送到咱們軍中。」

    張破岳說完捋了一把鬍子,格外開心。

    「這三個月,僅僅咱們要塞利用光鐵毒箭毒殺了二十一頭蠻王!這幫孫子現在怕了,蠻王和大蠻王都不敢上前,最多讓蠻侯打頭陣。」

    張破岳嘿嘿一笑,道:「老子真想看到蠻王和大蠻王攻城,可惜啊,他們只派些廢物!」

    說到最後,張破岳皺起眉頭,周圍的將軍也輕聲嘆息。

    面對蠻王和大蠻王,人族見招拆招,鬥智斗勇,畢竟蠻王和大蠻王數量稀少,殺一個少一個。

    但是,現在蠻族只用蠻海戰術,一直打消耗戰,衛北要塞的人遲早會被耗光。

    「蠻族攻勢一天比一天猛,我們還能堅持多久?」張破岳低聲問。

    無人回答,因為恐怕連一年都撐不到。

    突然,天空烏雲滾滾,大風呼號,豆大的雨滴落下,砸在盾牌和鎧甲上發出啪啪的輕響,隨後,暴雨驟降。

    「你們看東面!」

    一片彷彿能淹沒天與地的巨浪出現在天際,如一片海洋衝過來。

    海浪之上,東海龍宮的旌旗招展,百萬水族如天兵天將降臨。

    「水族的怒濤戰台!」

    烏雲之中,青龍隱現。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