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笑著搖頭,沒想到送春文會如此出格。

    不過,參與送春文會的終究是年輕人,只要做學問沒有問題,其他方面出格一些也無妨。

    「那麼,接下來,三千新學子請動筆。之後,我們會陸續選幾桌的詩詞文章進行點評,公佈於眾。而且,被選中的一桌人要儘快把詩詞文章送上來,若是送晚了,被判失敗。諸位覺得不公平?那就對了,因為這裡是送春文會。」

    張知星露出玩味的微笑,許多老學子們也面帶相似的笑容。

    眾多新學子或搖頭,或嘆氣,或苦笑,但完全沒辦法。

    三百張桌子邊的新學子們齊齊動手,有的鋪紙,有的研墨,有的持筆,還有不少人一邊吃桌子上的食物,一邊思索。

    在新學子寫詩詞的時候,孫仁兵站出來,講述之前送春文會的一些故事,一些老學子露出懷念之色。

    方運手持毛筆,遲遲沒有落筆,而同桌的其餘人在低聲議論。

    「你們準備寫什麼?奇詩種類太多,可若是寫好卻很難,更何況條件眾多,最難的是,還不能寫的太差,不然只能去孔城當豬了。」

    「你們看,連方虛聖都難以落筆,更何況我們。」

    「不要急,仔細想想,有方虛聖在,鎮壓一桌氣運,咱們不會被先選中。」湯宇半開玩笑道。

    連附近的人也笑著看向方運,發現方運前的紙張果然一片空白,便放下心。

    不多時,兩個木箱子被文界侍者搬上高台,放在張知星和孫仁兵面前,而李繁銘已經下台參與文會。

    張知星兩手同時拍了拍兩個箱子,微笑道:「新學子三千人,共有三百張桌子,分為十排三十列。我左手側的箱子里,放著十個紙團,裡面寫著從一到十;我右手側的箱子里,放著三十個紙團,從一到三十。接下來,我從左面的箱子里閉眼抓出一個紙團,仁兵從右邊的箱子里抓,根據兩個紙團的數字,選出哪一張桌子的人最先拿出詩詞文章供我們評鑒。」

    一些人不再猶豫,快速下筆書寫。

    「好,那我們二人便開始。」

    張知星與孫仁兵兩人閉著眼,一人一手伸進木箱,然後各抓出一個紙團。

    老學子們饒有興趣地看著兩人,而許多新生則盯著兩個紙團,只有少數人威脅,不少新生都有些緊張,雖然這是一個以玩鬧為主的文會,但若是真去孔城喊豬,定然會被同窗好友取笑一輩子,將來若有所成就,雖是趣談,但也不是什麼好名聲。

    「這裡是聖院,我們兩人還沒強到可以在此地作弊,方才我們都沒有動用才氣,完全是亂抓的。好,現在我們打開紙團。」

    張知星說著,兩人慢慢打開紙團,然後面對眾人舉起兩張紙,

    張知星手中的是「七」,而孫仁兵手中的是「二十一」。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第七排第二十一列那桌。

    方運也笑著望去,仔細一看,忍不住笑起來。

    顏域空竟然就在那張桌子邊。

    「慘!慘!慘!」顏域空身邊的一個新生忍不住大呼,引來眾多善意的笑聲。

    張知星嘿嘿一笑,道:「域空小弟,看來你與崇文院五行相剋啊!快寫吧,你們還有一百息的時間!」

    顏域空和同桌的所有人苦著臉,皺著眉,握筆思索。

    「十息!」張知星道。

    「二十息!」張知星開始報時。

    「三十息!」

    ……

    「九十息!還有十息,諸位馬上準備!若到時候還不收筆,會被視為失敗……一百息,停!開始署名!」

    十人立刻書寫自己名字,然後齊齊停筆,就見一個文界侍女笑吟吟走上前,收起十人面前的紙張。

    「慘啊!」顏域空身邊的那進士又開始哭慘,只有三人面帶笑容,其餘人都在苦笑。

    張知星接過一疊紙張,快速看了一遍,然後挑出一頁,掃視全場,笑道:「顏域空之才,眾人皆知,那麼,今年送春文會的第一篇詩詞,就從他開始。至於好不好,我先不說,諸位請聽……」

    張知星稍稍停頓,高聲頌道:「春水春池滿,春時春草生。春人飲春酒,春鳥弄春聲。」

    方運一聽,輕輕點頭,如此短的時間作出此詩,可見顏域空確實不凡。

    「不錯!」

    「好!」

    新老學子齊齊喝彩。

    張知星微笑道:「此次文會有三個要求,分別是『奇』『春』和『簡』,那麼,我們請一個人來點評。諸位也知道,方運與顏域空是好友,顏域空既然詩成第一首,方運理當搶先第一評!方虛聖,如何?」

    方運笑道:「恭敬不如從命。」

    張知星卻又道:「既然是評詩,不僅要說優點,亦要說不足!方運,你很不滿意吧?再不滿意,也要照做!今天,你只是新生!」

    眾人大笑,誰都沒想到,此人與方運關係明明很好,卻偏偏先為難方運。

    不過眾人心裡也明白,張知星這是故意避嫌,而且是一種特別的保護,先用這種小事來為難方運,誰要是用別的事為難,那張知星就可出面阻止,總不能連番為難一個人。

    方運笑著搖頭,隨後學顏域空身邊那人道:「慘!域空啊,我接下來說什麼,都是被逼的,你要尋仇,就去找張知星,他是故意污你,不怪我!」

    顏域空笑道:「放心,這個仇,我一定要報!我想想怎麼報……嗯……等明年我想辦法讓新學子吃苦頭!」

    眾人莞爾,人族最頂尖的兩個天才調侃,文會的氣氛越發輕鬆。

    「少廢話,方運快說!」張知星粗聲粗氣道。

    方運想了想,道:「『春』就不必多說了,一目了然。至於說『奇』,此詩二十字,竟然有八個『春』字,偏偏毫不突兀,而且每一句的前後兩個『春』都在呼應,構成了一副春日的詩中畫,算得上是『奇』。至於『簡』,只取春天的水、草、人、酒、鳥與聲六個簡潔又富有代表性的意象,完全可以稱得上是簡約而不簡單。三字齊備。」

    張知星笑道:「你們看,我就知道方運會吹捧顏域空,所以,現在馬上說缺點!說!」

    眾人笑看方運。

    方運無奈道:「那我只能雞蛋裡挑骨頭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