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舌劍文會、防護戰詩文會、攻擊戰詩文會、疾行戰詩文會、解剖妖蠻文會、戰畫文會、琴道文會、書法文會……

    方運就像變了個人一樣,每晚必然參與一場文會。

    一些文會為了方運,特意等方運下課才正式開始,這些文會往往一開就是三四個時辰到天明。

    方運參與的文會至少要翰林才能進入,而經常會有大學士出現,他們交流的信息量非常龐大,為了節省時間提高效率,往往有十數個人同時開口,而且每個人語速都很快,比菜市場都更加嘈雜。

    哪怕是秀才來到這種文會都會頭暈腦脹,但這裡的人卻能毫無障礙交流,有時候爭辯起來,一個人往往要連續回答四五個人的問題,或者連續向七八個人分別提出不同的問題。

    翰林或以上的文會,基本像是成百上千的鴨子在耳邊呱呱叫。

    在這種文會上,方運一開始都只聽不說,但到了最後,遇到誰說錯了必然會糾正,或者提問,從而陷入爭論。

    文會之上,沒人在乎方運是虛聖還是濟王,完全擺出一副維護自己聖道的架勢,有什麼就說什麼。

    人族有句戲言,沒有在文會上口吐唇槍舌劍,就不算參與過文會。

    語言的交流、思想的碰撞和學問的摩擦,讓方運越發喜歡文會。

    人族甚至有「文會修習」之說,是說參與文會一種極好的修習方式,絲毫不下於一個人苦修。

    參與的文會越多,方運越發感受到,激辯和爭論的過程實際就是運用學問的過程。

    每次文會開始后,方運都會讓奇書天地記錄文會的所有內容,等第二天再憑藉在奇書天地的高閱讀速度重新閱讀,總能挑出當時遺漏的一些精華或問題。

    七月時節,天氣炎熱,但聖院和崇文院比較涼爽。

    飯桌前,方運一個人在吃飯,而楊玉環等其他人則看著,因為她們早吃過晚飯,只有方運會在夜裡九點回家。

    楊玉環望著方運,微笑道:「慢點吃,別噎著。看你吃的這麼快,今夜又要去文會吧?」

    方運笑著點點頭,繼續大快朵頤,看得奴奴都饞了,偷偷叼了塊雞腿吃。

    楊玉環輕嘆道:「身體要緊。你這些天整日在學堂,回到家吃了飯就去文會,往往天大亮才回來,身體吃不消。」

    「沒事……」方運笑著喝了一口水。

    「那也不行!你得找個日子歇歇,不能老這麼忙,我看著心疼!」楊玉環眉頭微皺。

    自從進入龍門后,方運的感知越發靈敏,隱約發現楊玉環心情不好,於是減慢吃飯速度,問:「玉環,這些天家裡有事?」

    「沒有啊。」楊玉環回答的很自然。

    「巾幗書院那裡有難處?」

    「巾幗書院一切都好。」楊玉環認真回答。

    方運頓時不說話,低頭吃飯,心中不斷琢磨,畢竟楊玉環是自己的妻子,既然不高興,自己應該想辦法化解。

    方運一邊吃飯,一邊偷偷觀察楊玉環,隱隱發現楊玉環眼神里有一絲極淡的幽怨。

    方運更加疑惑,快吃完飯的時候,腦中靈光一閃,恍然大悟。

    方運立刻拿起官印,給文會的主持者發傳書,希望推遲半個時辰,對方痛快答應,畢竟有方運參與,以後他主持的文會將更受關注。

    「吃完了……」方運往椅背上一靠,一副懶洋洋的模樣,根本不用洗手,因為自己的身體已經無塵無垢,飯菜的油膩碰到手會自動脫落。

    丫鬟急忙來收拾桌子,楊玉環詫異地問道:「你怎麼不去文會?往常你吃完飯就跟要飛似的。」

    方運微笑道:「我把文會推遲了半個時辰。」

    「你推遲文會?有更要緊的事?」楊玉環好奇地問。

    方運看著楊玉環,笑眯眯道:「沒什麼事,就是這些天太忙了,沒顧家,想在家多歇歇。」

    楊玉環發覺方運的笑容里明顯帶著奇特的意味,一時間愣住了,過了好一會兒才明白,臉紅到脖子根。

    「我去房裡拿點東西,小小你幫我照看一下奴奴,別讓它亂跑。」楊玉環說完紅著臉離開。

    蘇小小本來也不明白這夫妻倆打什麼啞謎,可在楊玉環把奴奴遞過來的時候,蘇小小滿面通紅,低下頭不敢看方運,因為她經常在特殊時候幫楊玉環看著奴奴。

    方運笑著起身,向卧房走去。

    奴奴扭頭看向蘇小小,滿面疑惑。

    蘇小小紅著臉,小聲道:「他們夫妻倆要說悄悄話,咱們不便參與。」

    小狐狸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用力點頭。

    許久之後,方運離開卧房出門參與文會。

    又過了好一陣,楊玉環才出現,和之前相比,眉宇間少了些幽怨,多了些羞意。

    方運有虛聖特權,可以直接自聖院和孔城之間挪移。

    本次文會的主題是戰詩,而且是戰詩的一個分支,喚兵類戰詩文會。

    文會的舉辦地是孔城豪門吳家,剛出現在吳家門口,官印輕動。

    方運立刻打開緊急傳書,發現竟然是吳家家主的傳書,仔細一看,頗為哭笑不得。

    原來,今天文會上有多位大學士,本來時間定好,卻被方運推遲,一位兵家的大學士極為不悅,說堂堂虛聖不守時。吳家主好心發這個傳書,讓方運稍稍注意一些,同時勸說方運別多心,那位兵家大學士就是以脾氣耿直著稱,這次本來是沖著方運來著,方運偏偏推遲,讓這位大學士覺得方運在擺架子。

    方運暗暗搖頭,並不怪這位大學士,無論如何,都是自己推遲時間在先,別人有怨言很正常,自己這點擔當還是有的。

    若是因為別的事推遲,完全可以說出來化解這位大學士的怨氣,偏偏原因是夫妻的閨房之樂,無從出口,真要是說出來,樂子可就大了。

    方運讓門房別通報家主,直接帶自己進去,邊走邊想如何化解,身為一個男人,身為讀書人,遇到問題理當解決,畢竟不是過不去的難關。

    繞過屏風,繞過水池,方運抵達吳家的大廳門口。

    坐在主座上的吳家家主快步走過來,笑著道:「方虛聖駕臨,有失遠迎,還望勿怪!」

    大廳的其餘人也一起站起,跟著吳家主向外走,其中一位大學士沉著臉,沒有笑模樣。

    方運則立刻作揖,帶著歉意道:「今日推遲文會,乃是不得已而為之,方某在此鄭重向諸位道歉。作為賠禮,方某特地帶了一包血芒界特產的靈茶,諸位定要嘗嘗。」

    那位大學士面色頓時緩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