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境的《風雨夢戰》形成,天降落雪,與菊花相迎,雪中飛花,美麗異常。

    菊花落,殺意生。

    「殺!」

    長槍寒鐵騎士發起衝鋒,而長弓騎士卻開始游擊戰,不斷把寒鐵長箭拋射向章承宣的萬人戰兵中。

    方運眉頭輕輕一動,沒有霧蝶,不能使用星位的力量,沒有墨女硯龜的力量,寒冰騎士的力量有些疲軟,實力參差不平。一千五百餘戰詩騎兵中,竟然只有三百餘實力達到妖侯,其餘都只是妖帥。

    方運正想用《破樓蘭》製造樓蘭古戰場,讓戰兵獲得強有力的加持,從而毀滅地方,但又否決,《破樓蘭》不僅能削弱敵人,還有強大的破壞力,若是用出來就等於違反規矩。

    方運並沒有氣餒,又試著使用和章承宣相同的翰林戰詩《踏連營》,喚出一支強大的騎兵,但僅僅是一境,無論是數量還是實力,都遠低於章承宣大學士的,還不如使用三境的《風雨夢戰》,至少消耗才氣少。

    於是,方運開始重複之前的舉動,不斷使用《風雨夢戰》喚出戰詩騎兵,然後憑藉文心得寸進尺,用增護、強兵等詩詞加強這些騎兵。

    千騎與萬軍對撞,方運的寒鐵騎兵猶如一柄利劍,在章承宣的大軍正中撕開一道口子,並將其不斷擴大。

    但是,數息之後,寒鐵騎兵被數倍的戰詩兵將包圍,失去衝鋒之能,陷入圍攻之中。

    方運並沒坐以待斃,再次攢夠兩千騎兵后,指揮它們衝出去,這一次放棄之前的中間穿鑿,準備從兩側包抄。

    「來得好!」

    就見兩位讀書人開始使用兵家之法操控各自的戰詩兵將,陷入鏖戰。

    為了貫徹自己的「穩」,方運放棄許多戰鬥方式,而對面的章承宣也沒有耍花招,徹底放棄防守,所有的行動全部遵循「急」。

    戰場之外,一同前來的文會之人不斷評判。

    「誰曾想,這一老一少,老的一方疾如奔雷,小的一方卻方正穩健。至少目前為止,雙方旗鼓相當。」

    「不,其實……方運已經是敗了。」

    「哦,為何如此說?」

    「雙方消耗同樣的才氣,章承宣的戰詩兵將的數量是方運的七倍左右。方運有文心得寸進尺,他的單個戰詩兵將的確更強,但只能擊殺五倍的敵方。最多半刻鐘后,你們就會發現,章承宣將以絕對的優勢衝垮方運的軍陣,取得勝利。」

    時間慢慢過去,雙方的戰詩兵將不斷死亡,但是,方運的戰詩兵將有多少死多少,而章承宣的戰詩兵將在每輪戰鬥后都會有所剩餘,優勢越發明顯。

    朝陽之下,文戰場上,一位翰林與大學士分立兩方。

    兩人之間,萬軍穿行,殺聲漫天,斷刃紛飛,殘甲散落。

    「方虛聖,可要繼續?」章承宣手拂長須,望向方運,面帶微笑。

    「繼續!」方運目光堅定,繼續召喚寒鐵騎士,穩紮穩打。

    章承宣微笑道:「方虛聖終究太過年輕,兵法用的對,但不夠完美。另外,你雖有得寸進尺加持,但修習時間太短,效用平平。若再過十多年,你所有戰詩都在二境甚至三境,我哪怕有七倍兵力也不能相比。比如你這《賦菊》,乃是秋天之詩,若在秋日使用,威力大增,但現在是夏日,此詩威力最多發揮兩三成。這是你的一大失誤。」

    方運微笑道:「這並非是失誤,而是我之前較少用《賦菊》,今日用來練習。」

    「你這小子,嘴硬可贏不了!」章承宣笑道。

    看台上的眾人也笑起來。

    「方虛聖也知道《賦菊》有缺陷,但效用再低也比不用好,那般說,估計就是開個無傷大雅的玩笑。」

    「章大學士也看了出來,所以也跟著開玩笑。兩人既然說笑,就說明勝負將分,馬上會出結果。」

    「讓翰林與大學士只准用喚兵戰詩比試,翰林太吃虧了,不怪方虛聖。」

    「章老先生可比方虛聖大六十餘歲,這六十多年的積累,太雄厚,你看章老先生的指揮,雖然急,但滴水不漏,比方運都穩。」

    哪知,方運竟然道:「章老爺子,其實這《賦菊》不止在秋天會發揮十足的作用,在其他三季,也能發揮。」

    「哦?那你讓老夫見識見識,《賦菊》此詩雖未傳世,但畢竟是天子戰詩,天威浩蕩,震懾一切兵將,一旦恢復全部作用,老夫這些戰詩兵將真未必擋得住。」

    看台的眾人相互看了看,滿面疑惑,不明白方運為何說這種話,人族千年,戰詩詞極多,傳世戰詩詞也不少,但之所以許多傳世戰詩詞無人問津或極少練習,是因為缺陷較大。

    方運的這首《賦菊》若忽視缺陷,完全可以稱得上是一等一的翰林戰詩,侵蝕敵人的效果極佳,但只能在菊花開放的秋天用,這就導致在一年的大多數時間無用,所以至今很少人會學習。

    「那方某就逆轉乾坤!」

    方運說著,重新喚出兩千寒鐵騎士,然後加持種種戰詩詞,唯獨少了《賦菊》。

    方運深吸一口氣,毛筆高抬,快速落下。

    所有人向方運那裡望去,多人手持官印,神念升空,自上空俯瞰,這些人這時候才發現,天空已經有許多神念在遊盪,看來這場論兵驚動了孔城和聖院里眾多大人物。

    奮筆疾書,一息詩成。

    題菊花。

    颯颯西風滿院栽,

    蕊寒香冷蝶難來;

    他年我若為農聖,

    報與荷花一處開!

    詩成之後,方運續接《賦菊》,形成疊詩。

    所有人都一副見了鬼的模樣,疊詩見過,不如連詩,無非是稍稍增強後面戰詩的力量,可這麼寫的真沒見過。

    這首詩的文意很尋常,但又極為有氣勢,詩人看到菊花開放在寒冷的西風之中,蝴蝶蜜蜂都難來開採,心中惋惜,發下誓言,有朝一日成為農家半聖,便逆轉時節,讓菊花和荷花一樣,在夏季一同開放!

    眾人獃獃地看著那頁紙,詩頁之中,有黃龍在遨遊!

    全詩完成,雖然未能詩成騰龍,不算真正的騰龍詩,但既然詩有游龍,那就是典型的天子詩!

    「發誓成聖,改變四季,何等大氣。」吳家主道。

    「《賦菊》本來就是天子戰詩,兩首天子詩的力量合一,絕對可以讓《賦菊》在夏季發揮全部的威力。」

    「一個是『我花開后百花殺』,一個是『報與荷花一處開』,皆為霸道,詩意相連,實乃罕見。」

    「長見識了!」章承宣喃喃自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