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第四十一場戰鬥,我從頭到尾都要防備這頭豹妖侯。它會一直躲在眾妖之後,一旦找到機會,就會攻擊。按照聖院所學,我必須要保證它一直在百丈之外,因為只有超過這個距離,它攻擊的時候我才能反應過來,提前準備。一旦它想靠近百丈之內,我必須把它列為首要斬殺目標!」

    「聖品奮筆疾書,還不能用!必須要在第五十場中用,因為若提前用出,必然會被第五十場的妖侯防備甚至破解!」

    「果然,每增加一頭妖侯,妖族的戰鬥方式就會出現改變。」

    方運看著前方的妖族,發現了不同之處。

    之前只要出現,所有妖族都會加速衝過來,象妖侯會全力衝鋒。

    但現在,象妖侯的速度只有之前的八成,其餘妖侯的速度也有所減慢,根本不像是全力拚殺,而那頭黑色的豹妖侯如同閑庭信步一般,尾隨在隊伍的最後面。

    方運看了一眼天空的鷹妖,心道若不出意外,還是要先殺鷹妖,因為多數鷹妖侯都有看破幻象的天賦,有鷹妖侯在,兵法瞞天過海將毫無用處。

    但是,其中一頭鷹妖竟然脫離鷹妖隊伍,退到豹妖侯的上空,明顯是防備人族兵法。

    「嗯……三境文膽之力再等等,畢竟第五十一場不確定會出現什麼妖族,盡量用在第六十場。若是實在撐不過前面,只能提前。不過,有《破樓蘭》就夠了,若是不用這首戰詩,真龍古劍就必須要留在身邊一把,永遠為豹妖侯而留。失去一把真龍古劍,就意味著我要多使用數百次其他戰詩,至少多消耗一寸才氣,代價太大。」

    方運腦海中閃過各種戰術,不斷喚出戰詩兵將,最後喚出整整兩千槍騎兵與一千弓騎兵。

    不能藉助霧蝶的力量,這些騎兵沒有弱水和奇風之力,殺傷力會被削弱一半,但隨後弓騎兵被方運加持了《擒王》《題菊花》和《賦菊》等力量,再有龍聖星位和妖祖星位的力量,箭矢哪怕傷不到妖侯,也可以消耗它們大量的妖煞或氣血。

    至於那兩千頭槍騎兵,方運只為他們增加了《衣鎧》,增強防護力量,不求他們殺傷,充當炮灰就好。

    等眾妖侯迫近后,方運提筆書寫《破樓蘭》。

    青海長雲暗雪山,

    孤城遙望玉門關。

    黃沙百戰穿金甲,

    不破樓蘭終不還。

    沒有文寶筆,沒有墨女,沒有硯龜,沒有聖頁,沒有聖血,方運也故意不使用三連詩,以至於無法催發詩魂寶光,威力遠不能跟外界比,但幸好有傳世和原作寶光,讓這首詩的威力提升。

    方圓三里,天昏地暗,狂風怒卷,無盡黃沙下落,三尺之外竟不見天地。

    所有鷹妖侯感覺自己的眼要瞎了,別說幻象,連近處的妖族都看不到。

    砰……砰……砰……

    多頭妖族竟然因為看不到友軍,撞在一起。

    「該死的人族!」一頭象妖侯突然大吼並停步,舉起兩隻前蹄,身後浮現象族聖山的虛影,要使用天相之力。

    「停下!」數十頭妖族大喊,亂成一鍋粥。

    那頭象妖侯的天相之擊是沖前面發動,可它前面還有四頭象妖侯。

    轟!

    象妖侯的兩腿重重落地,就見以他為中心,扇形的血色氣浪狂湧向前。

    就見前方一亮,所有風沙被天相之力排空,數百寒鐵騎士被殺,而方運在天空,受到天相之擊的力量減弱,憑藉防護戰詩輕鬆擋下天相之擊的餘波。

    但是,有四頭象妖侯同時在近處被天相之擊擊中,兩頭躍起,只是受到皮外傷,另外兩頭象妖侯的四條腿炸開,鮮血碎肉滿天飛。

    由於氣血妖旗要讓其餘妖蠻承受傷害,那些沒被天相之擊擊中的妖侯也身體一顫,輕則氣血急劇消耗,重則吐出一口血。

    幸好有氣血妖旗在,所有妖侯的傷勢在快速痊癒。

    但是,這些妖侯為承受這一擊消耗極多的氣血。

    天相之擊,取各族聖地蘊含的力量,乃萬代血脈之積累,殺傷力相當於人族大學士全力一擊,除了龜族,少有妖侯可以承受。

    「為了驅散沙塵,受傷也值得……」一頭鷹妖侯話說到一半便咽回肚子里。

    原本沙塵被清空的地方,又被沙塵充滿,天地再度陷入昏暗之中。

    方運淡然一笑,《破樓蘭》本就不是強力殺傷性的戰詩詞,而是憑藉沙塵石子磨穿敵人氣血和護甲,一直在持續,妖王都無法驅散,只有大妖王才能做到。

    這首詩保留到這時候才用,足以體現不凡之處。

    方運心中有些惋惜,若是在無窮戰殿之外,這首詩的力量會提升到極致,這些妖侯會在十幾息內被殺光。

    不過,即便沒有文寶和各種神物奇物,這首詩也讓所有妖侯束手無策。

    密密麻麻的沙石不斷擊打,由於沙石太過密集,而且都蘊含妖祖星位和龍聖星位的力量,所有妖侯身體最外層的妖煞在以劇烈的速度消耗,一旦妖煞消耗完畢,就會消耗它們的氣血鎧甲,一旦氣血鎧甲被穿破,就會波及到它們的身體,直至死亡。

    眾多妖侯不得不聚在一起商討。

    但是,妖族在這個時候暴露了智慧的不足,完全想不到有效的戰術,只能用笨辦法。

    「除了豹妖侯,各妖侯陸續去最前方,看準時機使用天相之擊,破除沙塵,尋找人族位置。這沙塵雖強,但要不斷消耗才氣,我們有機會!」

    妖族交流之後,一頭象妖侯沖在最前方,先使用氣血踐踏,可惜範圍有限,不得不接著使用天相之擊,震散前方沙塵,找到方運。

    「沖!」所有妖族衝過去,但是沒沖幾步,視線再次被沙石遮擋。

    「算了,還是用第二個方案,不斷使用妖術,沖淡沙石,偶爾使用天相之擊。」

    接著,眾妖侯按照次序使用妖術,果然能衝散許多沙石,可見範圍擴大到百丈。

    方運則開始打起游擊戰,而且把三千寒鐵騎兵全部換成了弓騎兵,大量的箭雨不斷傾瀉而下。

    十數息后,眾妖侯終於吃不消,身體被沙石和箭矢不斷攻擊,還要不斷使用妖術,身體好像漏水的杯子一樣,很快會被方運活活耗死。

    「準備全力出擊,硬拼!」

    眾妖侯一旦硬拼,氣血沖腦,配合不再完美,立刻出現各種疏漏,方運抓住這些機會,逐一擊破。

    在《破樓蘭》的力量之中,那頭豹妖侯找不到絲毫的機會,最後竟然哀嚎一聲,與方運正面戰鬥,被輕易殺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