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十一、四十二、四十三……

    無窮戰殿天空的星辰慢慢變換數字。

    妖侯的數量在不斷增加,但是,它們始終無法解決《破樓蘭》的力量。

    不是他們太弱,而是《破樓蘭》太強,這首戰詩已經在人族各地戰場大放異彩,凡是沒有妖王或大妖王參戰的戰鬥中,人族已經開始佔據上風。

    秀才與妖兵的戰鬥,僅僅需要一些弓手加《強弓詩》就能取得極大優勢。

    舉人憑藉《風雨夢戰》,製造大片平滑的寒冰地面,同時把文膽之力融入戰詩騎士的攻擊中,讓妖將吃盡苦頭。

    在進士與妖帥的戰鬥中,無論是《寶劍吟》《龍劍詩》《玉門關》還是《紅塵殺》,大幅度提高進士的生存能力,大幅度增強唇槍舌劍的力量。

    就在數年前,人族只有少數精兵能戰勝同等數量的妖蠻,而現在,人族哪怕正面戰鬥也贏多輸少,由於大多數戰鬥都依靠城牆進行防禦戰,人族與妖蠻的戰損比越來越小。

    無論宗家或其他勢力如何對待方運,位於最前線的那些讀書人至今沒有攻擊過方運。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方運所帶來的這些戰詩詞,讓人族在戰詩詞方面前進了至少兩百年。

    妖蠻沒有變弱,是人族變強了!

    無窮戰殿的妖侯還是和以前一樣難纏,只不過,這次遇到了方運。

    在《破樓蘭》的範圍內,豹妖侯的優勢毫無用處,因為它們一旦激發風身天賦攻擊方運,十次有九次會在飛行途中失去目標,而最後一次就算遇到方運,也會被早有準備的方運化解。

    《破樓蘭》波及每一頭妖侯,氣血妖旗的作用微乎其微。

    偏偏氣血妖旗是妖蠻的核心力量,是它們擊敗古妖成為萬界之主的主要原因之一。

    第五十場。

    虎妖侯、狼妖侯、象妖侯、鷹妖侯和豹妖侯各十頭。

    每一頭妖侯的目光中都閃爍著異樣的光芒,方運看著它們,彷彿有種被看透的感覺,好像與它們經歷了千百次戰鬥。

    這是無窮戰殿賜予這一層妖侯的力量,它們對方運用過的戰鬥方式和力量瞭若指掌。

    一開始,它們沒有絲毫的改變,但等方運使用了《破樓蘭》后,他們全員退出沙塵範圍。

    《破樓蘭》不是死物,也能緩緩移動,但非常緩慢。

    可是,這五十頭妖侯已經變得不像正常妖族,它們不衝鋒,不死戰,幾乎相當於拋棄了妖族的榮譽和一切,一直在沙塵範圍外等待。

    方運眉頭緊皺。

    「沒想到,這些妖侯已經變得如此聰明。他們既然退出沙塵範圍,為了避免消耗才氣,我必須中止。但我一停止,它們就會立刻衝過來,我必須馬上再度書寫《破樓蘭》,它們再離開。如此反覆,它們的損失微乎其微,但我卻要不斷消耗大量的才氣,直到……我才氣耗盡!這是一個無解的死循環,必須要打破。」

    世間沒有無敵的力量,任何力量都需要一定的條件,任何力量也能被破解。

    直到這個時候,方運才真正深刻認識到無窮戰殿的可怕,也深刻理解為什麼說無窮戰殿的妖族每隔十層,就好像被人族的兵法大家在指揮。

    「那麼……我便用相同的方式來對付你們!不過,可能因此要暴露一些之前沒在無窮戰殿用過的力量,諸如一些兵法或文心。」

    方運心裡想著,竟然驅散《破樓蘭》的力量,主動迎向五十頭妖侯。

    雙方相距約兩百丈的時候,方運突然書寫《破樓蘭》,一息詩成,黃沙漫天。

    所有妖侯立刻外放妖術,一道道顏色各異的妖術布滿天空,沖淡了黃沙,同時發現方運的模糊身影。

    所有的妖侯立刻快速後退,一邊盯著方運,一邊離開黃沙區籠罩的區域。

    它們愕然發現,那些砂石的力量比之前更加強大,自身的氣血和妖煞形成的防禦力量降低了三成!

    三成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比例,這往往是輕傷和重傷的區別,甚至是重傷和死亡的區別。

    防禦力量削弱三成后,它們的妖煞和氣血的消耗比之前暴增一倍!

    《破樓蘭》的範圍是方圓三里,它們需要時間才能離開。

    方運出手了。

    兩把蘊含藏鋒詩的真龍古劍直取最右側的一頭象妖侯。

    轟……

    真龍古劍迅速突破一鳴音速,不斷增加,兩鳴、三鳴、四鳴、五鳴……六鳴!

    在沒有任何外部力量加持下,真龍古劍突破六鳴,縱然殺傷力不如許多大學士,但單論速度已經不相上下。

    所有妖侯立刻使用各種妖術轟擊真龍古劍,光華璀璨。

    妖術的性質和戰詩非常相似,乃是氣血和天地元氣形成的力量。

    萬法在前,一劍斬之!

    古劍如龍,擊破無盡光芒,僅僅以減速的代價,抵達第一頭象妖侯面前。

    這些日子,方運沒有閑著,真龍古劍已經不是普通妖侯的妖術可以抵擋。

    虎妖侯、狼妖侯、鷹妖侯或豹妖侯都有極大可能以輕傷為代價躲過兩把真龍古劍,但象妖侯很難做到,因為它們的體形太大!

    妖族有方法逼退強大的唇槍舌劍,畢竟唇槍舌劍攻強而守弱,最怕硬碰硬,妖蠻的天相之擊範圍廣、力量強,幾乎是人族唇槍舌劍的剋星。

    這頭象妖侯毫不猶豫,第一時間抬起前腿,身後浮現象族聖山的虛影。

    天相之擊發動,象妖侯前方的天地為之狂暴。

    在天相之擊發動前一個剎那,兩把真龍古劍直飛上天,躲開這次攻擊。

    所有妖侯立刻意識到,方運這是在消耗它們的天相之擊。

    用過天相之擊的象妖侯立刻加快後退,其他象妖侯距離方運更近。

    方運故技重施,調動真龍古劍攻擊另外一頭象妖侯,而與此同時,三千寒冰鐵騎的長箭不斷下落,部分被妖術擊飛,但有數百支落在妖侯的陣營中。

    遭到兩把真龍古劍攻擊的象妖侯眼中凶光一閃,竟然不用天相之擊,低吼一聲,以象鼻和比長劍更鋒利的象牙迎擊。

    突然,兩隻鷹妖侯自上而下俯衝,兩頭豹妖侯自下而上跳起,把全身的力量匯聚在鷹爪和豹爪之上。

    這五頭妖侯的身後,各浮現一座聖山!

    五重天相之擊同時發動,無差別覆蓋真龍古劍所有的逃離路線!

    五道耀眼的血光自五頭妖侯的身上發出,熾烈如火,奪目如日,如同穢惡之光,侵蝕萬物。

    「你們……太天真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