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經歷了無窮戰殿,方運自身的所有力量都被壓榨出來,這是沒有文寶和外物的戰鬥,讓讀書人更理解戰鬥的本質。

    痛快睡了六個時辰后,方運繼續重複往常的日子,去崇文院學習,每旬休假的時候,去翰林殿或憂患谷磨礪。

    九月初一,方運正式通過第七翰林殿,正式成為七殿翰林,晉陞人族翰林的最巔峰。

    九月十五,是人族各地的舉人試。

    得益於文曲星的變化,人族科舉的錄取名額越來越多,今年的科舉錄取總人數,竟然是三年前的五倍!

    不過,科舉最多只能錄取到進士為止,只有這一批的進士陸續晉陞大學士,人族的實力才能算得上大幅度增加。

    但至少需要四十年的時間。

    舉人試從九月十五開始,連考三天,九月十八結束,九月十九放榜,九月二十,所有舉人獲得上書山的機會!

    為了不漏掉任何一個天才,為了讓新生代快速成長,眾聖已經下了血本,只要文曲星一直在,上書山渡學海消耗的才氣再多,聖院也能繼續積累才氣。

    三上書山會發生什麼,方運一點都不清楚,所以在此之前,囑咐了楊玉環許多事,並把一些用不到的寶物神物留在聖院之中,最後親手寫了一些文書,以後誰要是為難楊玉環或家人,就可以拿自己文書出來,再不行就帶著這些文書去求人。

    方運總覺得,第八山和第九山十分危險,稍有不慎,甚至會送掉性命。

    可惜,除了方運自己和眾聖,所有人都不知道書山裡到底有什麼,沒有人可以請教。

    九月二十的清晨,數不清的傳書飛來,方運快速瀏覽,都是各地的好友熟人的祝福語,希望自己能闖過第九山,完成人族歷史上的偉大創舉。

    好友孔德論的傳書沒有寫太多,只寫了一句話。

    「大爺爺希望您能全力以赴。」

    孔德論乃是孔家嫡孫,他的大爺爺,便是孔家家主。

    看到這句話,方運只覺身上的擔子陡然加重。

    這句話的重點不是全力以赴,而是「您」字,身為半聖的孔家家主竟然對虛聖「您」,幾乎算是違禮。

    這等期望,這等壓力,足以讓任何人喘不過氣來。

    「孔家家主為何如此看重我?」

    方運呆立在崇文院,思索許久。

    時間一到,天空降下一道白光,籠罩方運。

    白光消散,方運無影無蹤。

    方家的院子里,站滿了方家人。

    方大牛更顯老成,只是眉頭緊鎖,擔憂之情溢於言表。

    蘇小小一副柔婉的模樣,愁眉不展,心事重重。

    楊玉環的目光中閃過一抹痛苦之色,但旋即恢復正常,徐徐挺直身體,目光無比堅定。

    奴奴有氣無力躺在楊玉環的懷裡,打著哈欠,獃獃地望著方運消失的方向,悵然若失。

    但是,大部分讀書人私兵愣住了。

    許多人默默低下頭,努力讓自己忘記看到的一幕。

    一些至交好友相互看著,都從對方眼中看到震驚。

    上書山,去的是神念,本體都應該留在聖廟之中。

    方運這次三上書山,東聖閣或崇文院都沒有讓方運去聖廟,眾人本以為方運會在家裡神念入書山。

    哪裡知道,方運本體隨之消失!

    「別多想,也可能是先把方虛聖的身體帶入安全的地方,然後再讓他神念入書山。」一位老進士道。

    眾人輕輕點頭,努力讓自己相信。

    雷家。

    多位族老正在為雷重漠送行。

    「重漠,你現在離開……我們不放心啊。」一位族老憂心忡忡。

    雷重漠微笑道:「在我成大儒前,雷家不會涉及任何爭鬥。至於方運,我相信他不會蠢到主動針對雷家。第九書山乃是人族最神秘之處,孔聖親自打造,方運豈能輕易抵達?更何況,他哪怕在書山得到大好處,今年也不能成大學士,至少要到明年。我不過是去龍族戰界磨礪,用完一支文台錐后便回返。我返回之時,便是成為四大才子之首的日子!」

    「你既然如此有信心,那便是好事!」

    雷重漠淡然一笑,道:「待我成為四大才子之後,便可為大儒做準備,最多一年,雷家必然會多出一位大儒。」

    「祝家主文運昌隆!」眾人轟然齊聲道。

    宗家。

    宗甘雨、宗午源和宗塵離等十數人坐於一處偏房,飲茶交談,聊起舉人之事,相互推薦自己看重的新舉子,準備收入宗家,增強宗家的勢力。

    聊著聊著,便提到方運。

    「若沒記錯,方運今日要三上書山吧?」宗午源道。

    數人輕輕點頭。

    「爺爺,您說他此次書山之行,收穫如何?」宗午源看向家主宗甘雨。

    宗甘雨略一沉吟,道:「此人雖然睚眥必報、心胸狹隘、不堪大用,但終究是有才之人,即便老夫不喜,也不得不承認,他極可能通過第八山。至於第九山,他絕無可能完成!」

    「爺爺,您知道書山的秘密?」宗午源這位翰林竟然如同孩子一樣頑皮,笑嘻嘻地看著宗甘雨。

    宗甘雨不僅沒有責怪宗午源,反而微微一笑,道:「書山出現如此多年,各世家也都猜得差不多。整座書山,逃不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方運現在治國有道,但若論平天下,還差得遠。至少要八十之壽或大儒之身,方可談平天下。」

    「那便好,這樣他絕無可能通過第九書山,對我宗家是好事。」

    宗甘雨眼中閃過一抹複雜之色,道:「不,人族越早通過第九書山越好!老夫雖不喜方運,但卻希望他能通過第九書山。當然,若有其他人做到更佳。」

    「爺爺您胸襟寬廣,若方運知曉,必然心生慚愧。只不過……」宗午源詫異地看著宗甘雨,滿面驚奇。

    宗甘雨輕嘆一聲,道:「老夫年輕時,行走天下,與各世家弟子皆有來往,其中多位已經成各家家主。我們這些老骨頭,總能聽到猜到許多事,早在十多年前,就聽說孔家迫切希望有人能通過九座書山。我們隱隱懷疑,是否有人通過書山,對未來的第二次兩界山之戰有決定性的影響。」

    宗家陷入一片沉默。

    書山。

    方運只覺身體一晃,眼前一暗一明,便發現自己立於一座山頂。

    方運本能轉身四望,發現自己位於第七座書山之上,而在遙遠的山外草地上,站立著大量的新晉舉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