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坐在馬車上,突然側耳傾聽,撩開窗帘,看向窗外,時間大概是上午十點左右,但張經安的肚子卻咕嚕嚕直叫。

    方運正要叫住張經安買點吃的,但突然愣住了。

    「可惜,我是從書山直接過來的,身上一點銀錢都沒有。至於那本《易傳》,只是保證我不被發現,我沒辦法動用,畢竟是第九山的考驗,不可能讓亞聖層次的經書給我使用。」

    方運雖然如此想,還是本能地摸向腰間。

    吞海貝還在!

    方運恍然大悟,意識到是真身進入書山,本體來到孔聖文界。

    「路過飯館停一下,吃了飯再去。」方運道。

    「哪有工夫吃飯,先搶回大旗再說!」車廂外傳來張經安的聲音。

    「也好。」方運道。

    方運想與「兒子」溝通,可實在沒有經驗,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開口。

    車行片刻,外面突然響起張經安的聲音。

    「笑什麼笑?沒看過小爺駕車?狗眼看人低!」張經安道。

    「張經安,聽說你那個逆種爹被釋放了?關了十年,人恐怕已經廢了吧?你總說等你爹等你爺爺回來怎麼樣,現在你爹回來了,你還不是只能趕車?」

    「逆種禍害張經安!」就聽一個孩子喊了一句,然後數個孩子一起大喊。

    張經安譏笑一聲,道:「多少次被小爺拎著菜刀攆得跟兔子似的,還敢喊?真是丟臉!我張經安告訴你們,我爺爺張萬空是大學士,他可是登上過兩界山城頭大戰妖王的人!我家的珠江軍大旗,曾樹立在兩界山的城頭!」

    「哈哈哈……張經安又吹牛了,每次都吹那個逆種大學士,每次都吹牛說他爺爺去過兩界山,不要臉!」

    「逆種禍害不要臉!」那些孩子繼續大喊。

    「駕!」張經安憤怒一喊,加快馬車。

    方運掀開窗帘,就見馬車後面的七個孩子把手放在嘴邊圍成喇叭,大聲嘲笑張經安。

    那些孩子看到馬車裡突然出現一個人,立刻閉上嘴。

    方運冷冷地掃了那幾個孩子一眼,放開窗帘,聽到張經安低聲自言自語。

    「樺爺爺的話不會錯的,我們珠江軍的大旗曾在兩界山上飄蕩過,我爺爺是天才大學士,絕不是逆種!」

    方運輕輕搖頭。

    「張樺曾是張萬空的親兵,後來當了張府的管家,連張龍象都是被他從小帶大的。他忠厚老實,斷然不會故意吹捧珠江軍,大概是張經安聽錯了。兩界山可不是普通的地方,在兩界山的城頭豎起大旗的條件太過苛刻,全孔聖文界的大軍加一起都做不到。不過,就不打擊這個孩子了。」方運心道。

    馬車前行,偶爾會聽到張經安與車外的人拌嘴。

    方運閉目養神,心情有些沉重,看來張經安這些年的日子很不好過。方運回憶張經安的樣子,臉上算乾淨,兩手也不算粗糙,想來日子雖然苦,也沒幹什麼重活。

    「這孩子不算瘦,看來有張家蔭庇,去誰家都能討口飯吃,不過,他說話的口氣與讀書人相差極遠,看來並沒有在學堂認真讀書。想想也是,身為逆種嫌疑犯的孫子和兒子,必然會被學子排擠,是個孩子都忍不了這口氣,從而厭學。」

    「張萬空和張龍象之事,十分蹊蹺,若兩人真的逆種,孔聖文界絕不可能給張家留後,必然會斬草除根,滅其九族,書山老人也不至於遮遮掩掩,更不會讓我重振珠江軍。嗯,既然兩人幾乎不可能逆種,那我就無須顧忌太多。苟家,就從你們開始吧!」

    方運睜開雙眼,目光如劍光閃過。

    趕車的張經安突然縮了縮脖子,小聲道:「背後怎麼涼颼颼的,張……這人不會是騙子吧?」

    「老實趕你的車!」方運低喝道,盡顯家長威嚴。

    張經安撇撇嘴,繼續趕車。

    不多時,張經安透過門帘小聲問:「前面就是苟家。張……伯父,你來真的啊?在我面前吹個牛就算了,你要是在京城動苟家,那些御史清流肯定會找你麻煩,楚王不會放過你。」

    「現在是戰時,我身為翰林,又是珠江前軍的實際領袖,只有大儒殿堂才能定我的罪。更何況,我只是取回我張家的大旗,有理有據。當然,他們若是不給,那就文戰。」方運道。

    近年來孔聖文界的文戰之風比聖元大陸更濃。

    「文戰……你在監獄里和誰文戰過?苟植在京城大名鼎鼎,乃是楚國著名的小八俊之一,文戰很強,據說都有資格『封君』,等成為大學士,甚至有機會衝擊四大才子。」張經安道。

    「你知道的不少嘛。」

    「那是,京城就沒有我不知道的事。」

    「你童生試的請聖言和詩詞分別得了幾等?排在多少名?」方運毫不客氣問。

    張經安沉默許久,道:「我那是懶得科舉,我對科舉沒興趣!」

    「嘴硬!」方運道。

    「你嘴也不軟!等你被苟植打敗后再來教訓我!」張經安不服氣道。

    「哦?你的意思是,我只要打敗苟植,你就要聽我的?」方運道。

    「你要真能打敗苟植搶回珠江軍大旗,為樺爺爺和娘報仇,我叫你爹都行!」張經安脫口而出。

    「我本來就是你爹。」方運沒好氣道。

    「我說過,我爹早死了!」張經安變得無比激動。

    馬車陷入沉默,只有馬蹄落地聲和車輪轉動的聲音。

    不多時,馬車停下。

    「到了,出來吧。」

    方運掀開門帘,就看到張經安一臉不情願的小模樣,看到自己馬上一扭頭向天空看去。

    方運笑著下車,伸手摸了摸張經安的頭,張經安愣了一下,臉上浮現羞紅,馬上橫移一步,擺脫方運的手。

    「不準摸小爺的頭!」張經安努力做出一副很兇的模樣,但底氣似乎不足。

    方運笑了笑,就要上前,張經安道:「我去敲門……」

    方運伸手抓住張經安的后衣領,張經安被扯得向後退,回頭疑惑地看著「張龍象」。

    「我來。」方運道。

    「哦。」張經安用清澈的眼睛盯著方運,輕輕點頭。

    和破敗的張府不同,苟府門前有兩座一人多高的大獅子鎮門,朱紅大門上的銅環和門釘反射著黃澄澄的光芒,紅牆綠瓦,十分氣派。

    方運邁步走到大門前,一抬腳,運足力氣,狠狠踢在朱紅大門之上。

    砰……

    兩扇正門倒飛出去,在半空炸裂,木片亂飛。

    張經安的雙眼溜圓,嘴巴張得能裝下一個拳頭,完全不敢相信這個看上去邋遢的翰林敢如此做。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