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想了想,突然以上品文心「巧舌如簧」一息之內吟誦《風雨夢戰》,喚出十個寒鐵騎士,然後看向張經安。

    張經安眼中露出羨慕之色,之後沒有絲毫的異樣。

    方運道:「我方才用的是什麼戰詩?」

    張經安撇撇嘴,道:「這難不倒我,這是著名的翰林傳世戰詩《踏連營》,我也能背下來。」

    「哦?方才我出口成章的速度如何?」方運問。

    張經安疑惑不解看著方運,道:「就跟正常翰林吟誦戰詩一樣啊,不快不慢,都差不多。你別把我當無知小孩好不好,我好歹是珠江軍的傳人!」

    方運更加放心,看來《易傳》不僅會掩蓋外形,甚至會直接製造幻覺,自己明明用的是《風雨夢戰》,外人聽到看到的是《踏連營》。自己明明是用了文心,但在別人的感知中,自己出口成章的語速很普通。

    方運暗暗點頭,看來書山老人說的不錯,這種幻覺很高明,至少要人族亞聖或妖蠻大聖才能看破。

    「進入密室!」

    方運一聲令下,寒鐵騎士下馬,掀開地板,順著階梯向下走。

    方運心中推斷,荊州乃是楚國國都,城中心就是聖廟,絕不會有人來堂堂封侯家族偷搶,所以這苟家就算有密室,也只會有一些普通的機關。

    果不其然,寒鐵騎士剛下階梯,就有大量的箭矢長矛開始攻擊,不過這種程度的攻擊對它們來說如同撓痒痒,隨後,苟家處處有鐘聲和鑼聲,似是機關引發。

    方運道:「經安,你在門口站著,我自己下去。」

    「好,到時候記得分我一點好處!」張經安道。

    方運快步進入樓梯,前面的路已經被寒鐵騎士踏過,他先外放三境文膽之力,然後快步向前。

    走下階梯,就是一個長寬約三丈、高約一丈的密室。

    密室中有四排架子,擺放了一些珍貴的東西,兩側還有許多箱子,應該是尋常的金銀珠寶。

    方運微微一笑,拿出吞海貝,海貝張口,放出一道白光,猶如銀沙鋪在密室,隨後把密室連箱子帶架子全部收走,一點不留。

    方運拿出一支妖王血墨錠獎勵給硯龜,然後一邊走一邊用神念清點吞海貝中的新戰利品。

    大學士文寶一件,翰林文寶兩件,進士文寶四件,舉人文寶十件,各種金銀珠寶古玩字畫摺合銀兩上億。

    除此之外,竟然還有隻在孔聖文界出產的稀有神物,才氣玉。

    才氣玉相傳是孔聖隕落後,才氣進入孔聖文界后形成的神玉。

    聖元大陸人佩戴此玉有養念安神的功效,整體作用並不大,屬於一種收藏品,大多數讀書人並不推崇此物。但是,對文界人來說這種才氣玉乃是最珍貴的神物。

    無論是其他眾聖的文界人還是孔聖文界之人,只要佩戴才氣玉,智慧會慢慢得到提升。如果一個人的才智平平,只能考中舉人,那麼只要佩戴才氣玉,多年後,必然可以成翰林,甚至有機會成大學士!

    這一塊才氣玉,比整個封侯家族更有價值。

    在孔聖文界,才氣玉乃是至寶,比大儒文寶都更重要,而這塊才氣玉還是璞玉,沒有經過雕琢,而且存放在這裡不給苟家人使用,方運猜到是來歷有問題,等風頭過了才會拿出來用。

    「便宜經安那個臭小子了!」方運笑了笑,這東西對自己沒什麼用。

    苟家終究只是封侯家族,除了這塊才氣玉,其餘寶物都不入方運法眼,不過,苟家的祺山軍大旗讓方運很在意。

    在孔聖文界,還存留著古老的分封制,只要周天子還在,就沒人敢自立為皇帝。

    封侯和封公的家族,都會持有一面大軍的軍旗,既是軍.隊的大旗,也是家族大旗。這大旗乃是整支大軍的靈魂,一般時候都被珍藏在各國國都的各家宅院,只有對外全面開戰的時候,才會祭出大旗。

    在孔聖文界,家族大旗有極重要的象徵意義,大旗被敵方收繳乃是奇恥大辱。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雖不是珠江軍大旗,但也不錯,到時候連珠江軍大旗一起帶回張府!」

    方運說著,從吞海貝中拿出祺山軍大旗,扛著登上樓梯。

    祺山軍大旗層層疊疊卷著丈許長的旗杆,緩緩從密室口升起。

    此刻,藏書室中站著許多人,這些人和張經安一樣,目瞪口呆看著方運扛著暗紅色的祺山軍大旗走出來。

    張經安拚命揉了揉小眼睛,仔細一看,心道不錯,正是祺山軍大旗,真是陰錯陽差,沒找回珠江軍大旗,反倒先找到苟家的大旗。

    方運掃視衝進藏書室之人,有兩個翰林,多個進士和舉人,各個面帶敵意。

    方運開懷一笑,露出白凈的牙齒,道:「我本來想翻翻書,結果一不小心掉進地下大洞里,在裡面找到一桿大旗,可惜大旗沒展開,不知道是誰家的,可能是我們珠江軍大旗吧,我就順手扛了上來。」

    苟寒氣得渾身發抖,隱忍許久終於爆發:「這是我們苟家的祺山軍大旗!你為何闖入我們苟家密室,裡面的東西若丟失,要你十倍賠償!」

    「廢話少說,我去找珠江軍大旗。」方運說著就要離開。

    「站住!你當我苟家是什麼地方?兩位世叔,請幫忙阻攔,我去密室看看。」苟寒說著衝進密室。

    兩個翰林一左一右走到方運面前,驕傲地抬起頭。

    「張逆種,多年不見,你膽子大了不少!當年你在我身上留下一道疤,這十年過的怎麼樣?」左面一個高大兇狠的翰林說著,拿出一支文寶筆,口中飛出唇槍舌劍,隨時可能戰鬥。

    「張兄,你我當年雖非好友,但也算泛泛之交。日月輪替,光陰流轉,此刻的張家,已經不是當年的張家。此刻的孔聖文界,也不是當年的孔聖文界。請張兄三思!」右面一個文質彬彬的中年翰林道,他背負雙手,毫無戰意。

    「牢里十載,我忘記兩位了,請讓路!」方運面無表情就要往前走。

    那文質彬彬的翰林微笑道:「看來張兄還在氣頭上。你可以不認識我向瀾這個無名之輩,但不至於不認識這位小八俊之一的柴松吧。」

    柴松冷笑道:「他不是忘記你我,是不想回憶往事!」

    就在此時,密室里傳來一聲瘋狂的吼叫聲。

    「張龍象!還我苟家寶物!」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