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經安的房間,原本就是張龍象妻子的房間。

    張府的其他地方大都殘破不堪,但這間房屋除了稍顯老舊,各處都乾乾淨淨,而且都保留當年的原貌,彷彿獨立於珠江侯府。

    方運站在梳妝台前,小經安立在床前,一雙頗有靈性的雙眼中流露出忐忑之色。

    「十年前,我被楚王捉拿,囚禁至今,一直也不能與你們相見。你母親和樺叔之死,我都要背負責任,而你這些年的苦,我的過錯最大。身為父親,我向你道歉。」

    張經安頓時慌了神,面色潮紅,又激動又緊張,沒想到父親竟然會對自己說這種話,完全不知道怎麼應對。他心中雖然恨張龍象,但不過是找一個憎恨的對象而已,其實他心中明白,整件事情中,張龍象比很多人都更倒霉。

    過了半晌,方運緩緩道:「整件事情十分怪異,我定要查個水落石出!可惜我在獄中十年,消息斷絕,毫無頭緒。樺叔定然對你說過許多事,你一一道來。」

    張經安仰頭看著方運,猶豫片刻,道:「樺爺爺其實嘴很嚴,在前些年,只給我講一些你們都知道的事,比如爺爺如何考中進士,如何成就翰林,如何大戰妖蠻,如何讓苟葆那條老狗低頭認錯。不過,我不明白他為什麼很少提你。」

    「當年我與你爺爺比,差了許多,樺叔不提我也很尋常。」方運道。

    「嗯,或許吧。總之,他只說爺爺多厲害,沒有說什麼秘密的消息。直到樺爺爺被苟植帶人打傷后,他才偶爾糊塗,每當清醒的時候,就說一些秘密。」

    「那你把那些秘密說給我聽。」方運道。

    「很多秘密,一時間我也不能完全記起來,我就想到哪兒說到哪兒,等以後再想起來就告訴你。他最常說的秘密,就是爺爺不是逆種,而是兩界山的大英雄,曾經在兩界山戰鬥,並取得輝煌的戰績,成為兩界山人人敬仰的大學士。」張經安道。

    「你爺爺具體在什麼時候參加過兩界山戰鬥,我都不知道此事。」方運道。

    「啊?樺爺爺沒說具體時間,兩界山的戰鬥難道有很多?」張經安道。

    方運道:「當然很多。第一次兩界山之戰共有八場戰役,持續數年。而兩界山之戰的前後,也都經歷過多次戰鬥,稱得上戰役的至少有五次。如果沒有具體的時間,我根本不清楚你爺爺參與哪一場戰鬥。」

    張經安伸手撓了撓頭,道:「我也不知道啊。」

    「算了,你繼續說,或許我知道了更多后,可以推斷出來。」方運道。

    「嗯。好。樺爺爺說,爺爺擊退過一次妖蠻后,曾經手持珠江軍旗,屹立在兩界山上,為文界爭光!」張經安道。

    方運心中不斷思索,張萬空立功的可能性很小,但參與兩界山的戰鬥的可能性卻不小,因為這些年人族一直在不斷與孔聖文界人合作,讓一些強大的文界人利用孔聖文界的通道抵達外界,然後憑藉特別的力量停留數個時辰或數天。

    聖院沒有披露這些事,但方運與那些年長的讀書人交流的時候,聽過這類傳言,只是以前自己不在意,所以沒有細問。

    哪怕在孔聖文界,大儒也彌足珍貴,這種試驗性質的行動,自然要落在大學士身上。張萬空本來就是大學士中的佼佼者,他又是正直的讀書人,捨命參與實屬正常。

    「樺叔怎麼知道的?父親甚至沒對我說。」方運道。

    張經安搖搖頭,道:「我沒問過,但聽樺爺爺的語氣,爺爺後來似乎有些不順,所以才向樺爺爺吐露一些實情。對了,您被抓后,張府包括娘和樺爺爺在內,都被抓過,但除了您陸續被放出來。我隱約記得,那些狗官讓母親和樺爺爺閉嘴,禁止亂說。」

    方運輕輕點頭,道:「繼續。」

    「樺爺爺還說,爺爺絕對不可能逆種,珠江軍也不可能背叛楚國和人族,一定要等爺爺回來,到時候自然會水落石出。不過在爺爺回來之前,我會過得很苦……唉,你說我怎麼就如此倒霉?小小年紀背負逆種的罵名,幸虧小爺心念堅硬如金石,換成那些紈絝子弟,早就瘋了……」

    方運打斷張經安的話,道:「自誇完了?說正經的!」

    「咳……」

    接下來,張經安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娓娓道來。

    方運仔細聽著,記在心裡,不斷猜測,可最後猜出幾十個可能,完全無法解開這個逆種謎團。

    張經安說得口乾舌燥,不斷喝水,到了夜裡,他已經喝完整整兩大瓢的井水。

    等張經安說完,方運平靜地思索,不多時,方運道:「張府的那些下人何在?」

    張經安流露出懷念之色,道:「他們被放出來后,逃的逃,走的走,有些人還搶了咱家的財物。母親心善,不僅沒有追究那些人,還把剩下的部分家財分給留下的人,讓那些人都離開。其中一些人不想離開,但實在拗不過母親。他們也挺心善,哪怕走了,也有一些人會來咱們侯府送些年貨銀錢。自從母親去世后,來的人越來越少。今年的年初一,只有四家來人,我要是說名字,您一定記得。」

    方運問:「他們四家人過得如何?」

    「不上不下,據說當地小官吏一直盯著他們,一些親戚鄰居也與他們斷了來往,但靠著當年在侯府所得,過得還不錯。要不是我娘囑咐我不要連累他們,我甚至會去他們家住。」張經安道。

    方運沉默片刻,道:「過些日子,等張府拾掇好了,你帶人把他們請回來,好好安置。」

    「可是……」

    「既然我回來,這珠江侯府就永遠屹立不倒!即便是楚王,也休想動我珠江侯府一磚一瓦!」方運道。

    張經安小聲道:「您比我在南城混的時候都能吹牛皮,我差點就信了!」

    方運沒好氣地看了張經安一眼,道:「明日你把他們四家找回來,從後天開始,每天去學堂學習!實在不行,我花錢請老師在家裡教你。」

    張經安如同被踩到尾巴的小貓一樣,頓時炸了毛,一挺脖子,盯著方運大聲道:「我就是不讀書!我就不去學堂!你要是逼我,我就去城南要飯!」

    方運冷冷一笑,道:「要飯?可以!」

    張經安茫然地看著方運,隱約覺得自己犯了很嚴重的錯誤,自己這位親爹,似乎比傳說中更難纏。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