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武官和那些士兵用極為怪異的眼神看著方運父子倆。

    張經安一臉茫然,道:「你這玩笑開大了,我現在當然當不上將軍!難道我說要當將軍,你就要幫我?」

    方運一本正經道:「我是你爹,你既然想當將軍,我自然要儘力而為,不過,你也看到了,你連文位都沒有,當不成將軍。」

    「我當然知道!」張經安又羞又惱,倍感丟臉。

    方運道:「既然你想殺妖滅蠻,又當不了將軍,我看不如從士兵當起。如果你連士兵都當不了,說殺妖滅蠻那種話,似乎是在侮辱人族士兵!更何況,就算你沒有文位,只要立下大功,也有機會擔任將軍。」

    「真的?」張經安瞪大眼睛。

    一旁的武官似想說什麼,但終究沒有開口。

    「自然。」方運認真回答。

    「那我就從士兵當起!」張經安露出喜悅之色,雙目充滿了憧憬。

    方運輕輕點頭,道:「好,這才是張家的好男兒!」

    隨後,方運看向那武官,道:「我請金漢幫個忙,我們父子想暫時在荊西衛當兵,一切都和尋常士兵一樣,不要任何特權。進了荊西衛,我會脫下翰林服。」方運道。

    張經安看著方運,不清楚他到底想做什麼。

    那武官苦笑道:「請侯爺稍候,小的這就請示小伯爺。」說完轉身快步走回營房。

    兩個人站在門口,兩側的士兵眼中的怪異依舊沒有消失。

    「你……不會耍我吧?」張經安望著方運,神色不安。

    「自然不會,我只是幫助你完成志向。」方運道。

    「你有這麼好心?我不信!」張經安越發警惕。

    方運正色道:「你畢竟是我的骨肉,十年不見,我虧欠你良多,在我前往兩界山之前,盡量補償你。如果不能讓你完成志向,我一輩子都不安心。讀書人要修身、齊家、治國和平天下,若是教子無方,便是齊家無道。」

    「你沒騙我?」張經安再問。

    方運面色嚴肅,道:「我對文膽立誓,我絕對沒騙你。」

    張經安露出羞愧之色,低下頭,小聲道:「沒想到你竟然拿文膽立誓,對不起,我……我不該胡亂猜忌。」

    方運露出慈愛的笑容,伸手摸了摸張經安頭,道:「為父前半生的志向,劍指聖道,後半生的志向,便是把你培養成.人。」

    「嗯。」張經安眼圈微紅,急忙深吸一口氣掩飾。

    過了許久,那武官快步走了出來,神色也有些古怪。

    「張侯爺,小伯爺先請您諒解,最近實在是不方便見您,等您的事塵埃落定,他定然自罰三杯賠罪。至於您的要求,統統滿足,以後您在營房裡有什麼事,直接找我就行。」武官笑著道。

    「請問小哥貴姓?」方運道。

    「免貴姓方,名源,是小伯爺的親兵,職銜不高,但在荊西衛里也算有分量。」方源微笑道。

    方運心道竟然是本家人,輕輕點頭,道:「那就麻煩方兄了,不如現在就帶我們兩人進去,開始軍旅生涯。」

    方源眼中不解,但立刻點頭道:「就照您說的辦,兩位請。」

    方源帶著方運父子進入軍營,一邊走,一邊介紹荊西衛。

    為了統一兵制,孔聖文界在多年前就學習人族。

    普通的一衛是三千人,但荊西衛戍守荊州,一衛有五千人。

    尋常時,這五千人的一切活動都局限在營地之中,只有每旬一次的野外演練才會有一半的人離開軍營。

    一路上行來,不少人看向方運。

    不多時,方源把方運帶到一間單間營房,裡面有兩張床、衣櫃和桌子,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擺設簡單,但十分整潔。

    方源微笑道:「侯爺,您這翰林服太扎眼,我看您先換一身衣服,您想暫時穿什麼軍服?從伍長到營校皆可。」

    方運看了看房間,問:「這裡是給我們二人住的?」

    「是的,這是我特意讓人準備的。」方源道。

    方運道:「給我們兩人找一套尋常的士兵軍服,就是最普通的軍服,沒有軍職。然後把我們兩人分配到尋常的大營房,從今日起,你就當我們兩人是普通士兵。你去辦吧。」

    方源一愣,這位果然是侯爺,說起話來不容置疑,不由得苦笑道:「得令,總之以後您說什麼就是什麼。」

    不多時,方源帶來軍服,方運與張經安換上。

    方運有軍伍經歷,十分平靜,張經安卻有些興奮,哪怕衣服有些大都不在乎。

    方運看了一眼興高采烈的張經安,嘴角浮現一抹莫名的笑意。

    方源試探著問:「那我就帶兩位先去十營的營房?」

    方運眉頭輕皺,問:「去前三營之一吧。」

    「這……一營是小伯爺的親衛,二營三營都是精兵,他們的訓練和要求,是普通士兵的兩倍還多。」方源道。

    「不當精兵,如何當將軍!」方運的話語擲地有聲。

    張經安立刻用力點頭,十分贊同。

    「好!那我就把您安排在三營十隊一什,今天兩位先休息,明日我帶兩位適應軍中生活。」方源道。

    「不用了,直接帶我們去,一什的士兵做什麼,我們馬上就去做!」方運道。

    方源雖然無奈,但立刻道:「好!看這個時間,三營已經完成跑營房,正在打熬身體,之後會練兵器,最後練軍陣。午後會重複跑營房、打熬身體、練兵器和軍陣。若是非前三營,午後便不會大加操練。」

    「嗯,我們今日錯過跑營房就算了,帶我們二人跑到三營的所在,一起打熬身體吧。經安,跑起來!」方運道。

    「諾!」張經安高興地答應道,「我在城裡太閑了,這才是我想要的日子,男兒理當報效人族,征戰沙場!」

    三個人慢步向校場跑去。

    不多時,三人來到三營的校場,一個營有五百人。

    就見校場之上,有人手持石鎖不斷舉起放下,磨練膂力;有人在梅花樁上快步行走,練習步法;有人舉著石墩子,慢慢行走;有人身上綁著沙袋,在校場上快速奔跑;還有人站好馬步,赤著上身,讓兩人輪流使用木棒敲打……

    張經安看到這一幕,面色紅潤,雙目有神,恨不得馬上加入其中。

    方運道:「經安,你還小,要一步一步來,先從最簡單的開始,走梅花樁吧,走兩刻鐘就下來,然後綁著沙袋跑步。」

    方源用怪異的目光看了方運一眼,梅花樁看著簡單,但絕對不是最簡單的打熬身體之法,這位翰林不可能不知道,畢竟帶過兵。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