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山林的夜晚靜悄悄,只有木柴燃燒發出嗶嗶啵啵的聲音。

    全軍已經睡下。

    張經安睫毛動了動,睜開眼睛。

    「醒了?去外面說。」一旁的方運說完,起身走出營帳。

    張經安皺起眉頭,起身向外走。

    方運坐在一處篝火前,張經安在對面坐下。

    熊熊的篝火兩側,父子二人隔著木柴與火光對視。

    「你昏倒之前的話,我聽到了。」方運道。

    張經安面色變得十分難看,他咬牙道:「那又怎麼樣?我早就懷疑,你一定是故意害我,故意把我引入軍營,故意讓我吃苦,故意逼我走,然後把我逼進學堂!」

    方運卻好似沒聽到,自顧自道:「你選擇當將軍,你失敗了,而我在短短十數天,已經當上隊正。不過,你既然說不想當將軍,不想當兵,我不反對。那麼,除了當將軍,你還想做什麼?我必須在前往珠江軍大營之前,把你安排好。」

    張經安呵呵一笑,道:「我想你給我一大筆黃金,混吃等死!」

    方運微微一笑,看向張經安的目光如同掠食的凶獸。

    「你很清楚,張家不養廢物!」

    張經安冷哼一聲,無言以對。張家不是沒出過紈絝子弟,但要麼被那一代的珠江侯生生打殘,要麼從張家除名,最慘的直接被帶到戰場上與妖蠻戰鬥最後被殺。

    「既然當不上將軍,那我便要當文官!」張經安認真道。

    「今夜休息,明天回城。」方運道。

    張經安譏笑道:「你不會和這次一樣,讓我吃苦受累然後逼我放棄吧?」

    「你小看我了。」方運說完起身,走了幾步又道,「如果你當不成文官,以後我給你選行當!」

    張經安看著方運的背影,和多日前比,目光少了一些稚嫩,多了一種堅硬的力量。

    第二天,方運領著張經安回到荊州城,在珠江侯府逗留片刻,便直接去荊州府衙。

    清晨的府衙門口十分安靜,門口的衙役都懶洋洋地站立。

    方運下了馬車,直截了當對門衛道:「你進去通報,就說珠江侯張龍象拜見喬知府,若喬知府不見,我就砸了這荊州府衙的門庭!」

    「請侯爺稍等。」門衛無奈地離開。

    不多時,門衛出來,道:「知府大人請侯爺進偏房稍候,大人手頭有要事處理,一刻鐘后便會見您。」

    方運笑了笑,知道這是喬知府故意晾著自己,但最終會見面,這便是一種妥協,哪怕被人傳出去會見逆種,也有說辭。

    「走吧。」方運看了張經安一眼,進入府衙的偏房,喝著茶水,閉目養神。

    張經安則坐不住,四處打量。

    過了整整兩刻鐘,一個聲音在門外響起。

    「對不住,對不住啊!本官忙於政務,實在脫不開身,珠江侯勿怪,勿怪啊。」一個國字臉的翰林笑著走進來。

    方運甚至都不起身,懶洋洋坐在椅子上,道:「喬兄,當年你我也算是文友,我此番出獄,你連我侯府的門都不進,看來是忘了當年的情分。」

    喬知府面不改色,微笑道:「龍象啊,你是明白人,我也是明白人,有些話我不用說,天下皆知。我不是不想進珠江侯府的大門,是不能進啊。」

    方運道:「我也不與你廢話,來這裡就是請你幫個小忙。我這不成器的兒子要當大官,你看著給他安排個職位。」

    喬知府並沒有立即回答,好像在側耳傾聽什麼,隨後看了看張經安,點頭微笑道:「令郎天庭飽滿,雙目有神,定然聰明伶俐。可惜,有品級的『官』至少是童生才能擔任,若本官未記錯,令郎還只是白丁?」

    張經安臉上閃過一抹羞惱,不悅地看著方運。

    「沒辦法,你也知道我被囚禁十年,不日將被派往珠江軍駐地,臨走前,我想順著犬子的志向為他鋪好一條路。他不想參與科舉,又想當官,我就求到你這裡來了。」方運道。

    喬知府微微一笑,道:「沒有文位倒是也能當官,而且能走到高位,足以讓百官忌憚。」

    「真的有?」張經安好奇地問。

    喬知府輕輕點頭,道:「是有。」

    「我能當嗎?」張經安問。

    「能!」喬知府回答。

    「好,那我就當你說的官!」張經安高興起來,心道苦日子終於到頭了。

    「好,那請小侯爺定個日子,我聯繫宮裡,給你去勢!」喬知府說完,笑眯眯地看著張經安的襠部。

    張經安只覺下.身有陰風吹過,本能地伸手捂住。

    「小爺不當宦官!」張經安氣急敗壞道。

    喬知府無奈道:「那就沒辦法了。當然,你當不了官,可以當吏員,也可以當里長或更高的亭長,這在百姓眼裡,都是小官。」

    張經安心中思索,吏員就是在衙門當差的人,說是官吏,實則很苦,誰都清楚。里長能管一百戶人家,而一個亭長管十里也就是千戶人家,權勢並不小。

    張經安偷偷看了一眼方運,發現他竟然面帶微笑,冷哼一聲,道:「我當亭長!我就不信我當不好。」

    喬知府微笑看向方運,道:「侯爺,請您立下保薦書,若沒有您的保舉,下官可不敢讓令郎擔任亭長。」

    「你確定要當亭長?荊州府富庶,人口眾多,一戶平均不下十人,也就是說你至少要管理萬人。」方運道。

    張經安道:「我知道你想讓我失敗,以此來證明我不讀書什麼都做不到,但我就要當亭長,我要讓你偷雞不成蝕把米!」

    「好。那我也當亭長,與你的治下相鄰。喬知府,請任命我們兩人吧。」方運微笑道。

    喬知府眼中閃過一抹無奈之色,隨後手握官印,傳書給楚王,同時與方運父子聊天拖延時間。

    不多時,喬知府露出笑臉,幫兩人辦理好任命文書。

    臨近中午,父子兩人走出縣衙,手裡各持一張文書。

    方運看著自己手中的文書,現在自己就是「江津街」的亭長,江津街主街以及附近街道近兩千戶人家都歸自己管。

    方運看了看張經安,他負責的是「武德街」,與江津街并行。

    兩條街都是荊州城內的繁華街道,既有商鋪又有住家,魚龍混雜,極為複雜。

    每條街所轄常住人口就超過兩萬,流動人口也起碼有一萬。

    「從今日起,我便是張亭長了!」張經安得意洋洋,新官上任,好似全然忘了軍營的痛苦經歷。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