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想當官了?」方運問。

    「我當不好,也不喜歡當,至少現在不喜歡。」張經安緩緩抬頭,一雙黑漆漆的眸子映著前方的方運。

    方運沒有看張經安,而是看著窗外的鵝毛大雪,面色平靜。

    屋外寒風怒號,屋內茶香裊裊。

    「我看你不用吃苦受累,不用磨練身體,繼續當亭長也不錯。或許你有機會獲得官身,有了品級,獲賜官進士什麼的。」方運道。

    「我……我當不下去。」張經安的臉色格外複雜,這種複雜的神色本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十一歲的孩童臉上。

    「你確定放棄當文官?」方運依舊望著窗外。

    張經安看著方運,突然想起那個高老頭,突然明白,這兩個人都有驚人的相似,明明什麼都知道,明明做出了明確的提示,自己卻依舊做出錯誤的選擇,跟這些人比,自己實在太年輕了。亭長本來就是肥缺,一旦有人想搶奪,自己隨時可能被那些老油條害死。

    張經安目光中閃過一抹悲色。

    「確定!」張經安用力點頭,知道自己已經別無選擇。

    「你還記得打你的人嗎?」方運問。

    張經安一愣,臉上浮現羞惱之色,道:「當然記得!」說完緊握雙拳,流露出正常孩童的憤怒。

    「嗯,記得就好。那麼,你可記得之前我跟你說過的話?」方運問。

    張經安輕嘆一聲,道:「記得,你說過,如果我當文官失敗,接下來你就要為我選擇行當。」

    方運看著窗外,緩緩道:「記得就好。先回張府去住,明日換上粗布衣服,去城南牙行看看。」

    張經安面露難色,道:「牙行?那裡都是中人,是有人專門介紹生計營生,但都是下九流的行當,我不想去。」

    方運起身,看了一眼張經安,彷彿沒有聽到他之前的那句話,道:「回府。」

    張經安感受到方運目光里的輕蔑和冷意,頓時氣血上涌,本能地想和之前一樣爭吵,但話到嘴邊卻收了回去。

    張經安一愣,默默低下頭。

    這些天的經歷,張經安學會了許多,包括沉默。

    張經安不喜歡現在的自己,不喜歡現在的一切。

    第二天一大早,張經安正常起來洗漱,走向飯堂,卻發現桌子上只有一張油餅,最多能吃七成飽。

    張經安皺了皺眉頭,坐在飯桌前一動不動。

    過了一會兒,方運進來,隨後侍女陸續端出四菜一湯和一碗米飯,和之前不同的是,把所有菜都擺在方運面前,張經安面前只有那一張油餅。

    張經安看了一眼方運,發現他身穿粗布衣服,除了氣質獨特,完全不像侯爺。

    方運端起熱氣騰騰的米飯,道:「吃飯吧,吃完換身衣服去牙行。」

    張經安拿起油餅,默默吃了一會兒,便伸出筷子夾方運面前盤子里的雞腿。

    方運突然用筷子打在張經安的手上,發出啪的一聲。

    張經安的手停在半空,愕然看著方運。

    「從今日起,你在張府吃住都要花錢。這張油餅要三文錢,等你領了工錢就扣掉。以後想買什麼,想吃什麼,都只能花你的工錢。」方運道。

    「行!」張經安低著頭,用力咀嚼油餅,臉上閃過一抹狠色。

    方運吃完豐盛的早餐,命令侍女撤走,張經安忍不住看了看那些沒吃完的飯菜。

    「你去換一身衣服,我們去牙行!」方運道。

    「是!」張經安轉身離開。

    兩刻鐘后,父子二人來到南城著名的牙行街。

    孔聖文界和聖元大陸不同,對才氣的控制極為嚴格,全楚國除了王宮內被聖廟才氣籠罩,四季如春,其他地方都與正常的環境一樣。

    荊州城剛剛下過雪,天寒地凍,許多人都躲在屋子裡,但牙行街卻格外繁忙。

    張經安掃視路過的行人,心中泛起陣陣悲涼,在如此冷的冬日,這些人身上的衣服明明很單薄,凍得全身發抖,卻還要來尋找營生。

    「或許,哪一天我也會和他們一樣……」張經安想到一半,面部突然僵住,意識到自己現在其實和他們並無區別!

    張經安默默低下頭,還記得當年京城謠傳要奪珠江侯爵位之時,母親與張樺目光中的絕望。

    張經安縮了縮身子,哪怕自己穿著厚厚的棉襖,露在外面的皮膚也無法抵抗刺骨的寒風。

    方運隨便找了一家介紹營生的牙行,然後開始找工作。

    張經安緊緊跟著方運一起找,兩個人先是找管吃管住的長期營生,卻發現要麼達不到條件,要麼就被人捷足先登。還有一些工作倒是不錯,但卻要做數年,而且不準離開,失去自由。

    不得已,兩人只能找包吃包住的短期工作,兩人找了多次,可沒有一家收孩子,牙郎和牙婆一看到張經安,經常會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表現。

    一種是非常不耐煩,連話都不說,直接揮手趕人,這讓張經安感到無比屈辱。

    另一種則是看著張經安雙眼放光,詢問方運這孩子怎麼賣,嚇得張經安緊跟方運,生怕被拐賣。

    整整過了一上午,兩人也沒有找到工作。

    臨近中午,方運道:「先吃午飯,那就找不包吃包住的,哪怕多打幾份零工。」

    張經安摸了摸咕嚕嚕叫的肚子,點了點頭。

    方運和張經安來到街旁賣餛飩的小攤旁,方運點了兩碗餛飩。

    第一碗餛飩上來后,方運首先搶過,快速吃起來。

    張經安心中暗道這算什麼爹,還不如外人。

    第二碗上來的時候,張經安正要去接,方運卻伸手搶過。

    「你上午沒賺錢,中午便不能吃飯。」方運說著吃第二碗餛飩。

    張經安愣在凳子上,握了握雙拳,深吸一口氣,一言不發。

    吃完第二碗餛飩,方運起身道:「走吧,繼續找營生。」

    兩人又去了一家新的牙行,仍然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

    過了一個時辰后,方運突然道:「我找到合適的營生了。」

    「啊?什麼營生?」張經安非常高興,心道晚飯終於有著落了。

    「傾腳頭。」方運淡然道。

    張經安為之語塞,不明白堂堂珠江侯為什麼會選這種營生。

    傾腳頭原本是指負責處理垃圾和糞便的人,可由於種田需要施肥,糞便可以賣錢,一些傾腳頭便逐漸做大。

    現在的荊州城,真正稱得上傾腳頭的都有些家業,每個傾腳頭負責一片區域的垃圾和糞便,雇傭別人勞作,自己只負責賺錢。

    張經安知道,每一個傾腳頭都是當地的地頭蛇,說當傾腳頭,實則是去當短工處理垃圾和糞便。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