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們……還是換別的營生吧,我們一定可以做別的。」張經安苦惱道。

    方運道:「碼頭驛站的搬運工,只招十六歲以上的,你做不到。各工坊只找有手藝的工人,你毫無經驗,同樣做不到。自己做小買賣的話,你連餛飩都做不出來,就算做出來,你做的比別人好吃嗎?連一技之長都沒有,哪來的勇氣說這種話?」

    方運居高臨下看著張經安,目光里似乎比冬日的寒風更冷。

    「我……」

    方運道:「沒關係,你可以繼續餓著,我可以繼續陪你找。你很幸運,沒病沒災,不需要養活誰,家裡也沒人需要你救命。」

    張經安肚子里咕嚕嚕的聲音更大。

    「我做!」張經安咬著牙道。

    「很好,我們這就去,去晚了恐怕被人搶先。」方運立刻找到牙子,交了一百文錢,取了記著傾腳頭地點的條子,向外走去。

    「這一百文錢各佔一半,接下來,你每天還我兩文錢,直到還清為止。」方運道。

    「小氣!」張經安小聲道。

    兩人冒著風雪,快步來到新明街,在一棟舊房子中見到了這片地方的傾腳頭,得知招工的原因。

    冬天與其他時節不同,天寒地凍,人幹活本來就慢,而許多垃圾都會凍上,所以處理起來會十分吃力。負責新明街區域的是一對夫妻,但女人生病在家休養,現在只剩一個男人,所以才會臨時招工,如果幹得好,會考慮轉長工。

    「工錢日結,不論多少人,做完整條街的事,一天可得二十文,冬日有所增加,得二十五文。我只給二十五文,你們父子與老郭商量如何分錢,別的我不插手。記住,做的不好,還要扣錢,若是惹了麻煩,我們也一概不管。早上收糞便,下午收垃圾,其餘時間你們做什麼,我們管不著……」

    傾腳頭快速說明了一些工作要求后,寫了一份文書,雙方簽字畫押,便讓方運他們去找老郭。

    兩人離開溫暖的屋子,再度出門,很快在新明街的一處人家的後門看到一輛較大的牛車。不過,拉車的不是牛馬,而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人,身上套著繩索,吃力地前行。

    兩人快步走過去,方運看了一下老郭,全身裹得嚴嚴實實,皮襖、皮毛和皮靴都有補丁,還沾著少許污跡,有些地方甚至髒得發亮。

    到了近前,方運伸手搭在左側車轅向前拉,張經安也立刻跑到右側車轅。

    老郭抬起頭,風雪落面龐,用茫然的目光看著方運,過了好一會兒,那目光中才有些許明亮。

    冬天呼出的哈氣似乎遮住了他眼睛里的光芒。

    方運開門見山道:「我們父子是來當短工的,和你一起負責新明街。」方運說著,拿出傾腳頭的文書。

    老郭眼中閃過一抹警惕,仔細打量了方運一眼,輕輕點頭,張開乾裂的嘴唇,吃力地道:「你們兩個,沒做過這行吧?」

    「第一次做,不過您放心,您說什麼,我們就做什麼。前三天,我們只拿十文錢,您拿十五文。等我們熟悉了,再商量新的分錢辦法,不讓您吃虧,您看如何?」方運面帶笑意。

    「中!快幫我把今天的活幹完,拖到夜裡更難熬。」老郭道。

    「好。經安,加把勁!不用力氣,就別想領錢!」方運抓住一根繩子拉車,但卻只用出尋常男人的力氣。

    「嗯!」張經安答應著,也用力拉車。

    兩人的手都露在外面,方運的兩手始終沒有變化,但張經安的兩隻小手很快凍紅。

    張經安只覺兩手傳來刺骨的疼痛,同時感到發麻,但卻不敢鬆手。

    若是鬆手,必然會被扣工錢。

    張經安偷偷看了「張龍象」一眼,眼中閃過一絲不滿。

    荊州城學習聖元大陸的城市,有不錯的下水系統,污水可以順著地下工家打造的管道流到城外的長江中,但許多雜物卻留在污水槽中,還有一些雜物被堆到後門口,都要由傾腳頭來處理。

    三人拉著車來到下一家的後門口,這裡有供附近數家人一起使用的污水槽。老郭拎起一把鐵鍬,道:「冬天的污水槽會被凍住,每天都要清理一遍上面的污物,鏟掉碎冰。別看說的容易,其實非常麻煩,需要很大的力氣,甚至能把虎口磨出血,第二天兩手酸疼。」

    方運伸手抓著鐵鍬,笑道:「既然這是最麻煩的活,就讓我來做,不過,每天要多分我三文錢。」

    「不行。最多給你一文。」老郭握著鐵鍬不放手。

    「各退一步,兩文。」方運道。

    「成交!」老郭笑著鬆開鐵鍬,暗中鬆了口氣,隨著年紀增大,頻繁鏟冰讓他有些吃不消。

    方運拿起鐵鍬,對著污水槽附近的冰層用力鏟去。

    方運一眼掃過,就知道哪裡的冰層最脆,一次鏟多少最合適,憑藉堪比妖侯的力量,鏟冰對他來說和鏟沙子的區別並不大。

    「一把好力氣!」老郭是個識貨的,忍不住讚歎。

    張經安拿起另一把鐵鍬,要把碎冰推開。

    老郭卻道:「裡面有些菜葉子之類的,都要挑出來,放第一個桶里,到時候這些要做成飼料,賣給養豬的養雞的。你能做吧?這裡有手套。」

    張經安看著呼呼直喘的老郭,點點頭,伸手接過手套,從碎冰里挑揀菜葉。

    「牲口能吃的放在第一個桶里。不能吃的放在第二個桶里。別的地方還有別的垃圾,像木片之類可以燒的,都放在第三個桶里,能燒的都不值錢,咱們可以拉回家,不過並不多見,一般人家自己就燒了。要是有不錯的布料要放在第四個桶里……這些大都要上交。當然,要是屋主看咱可憐,送的就算咱們自己的。」老郭的目光里閃過一抹狡黠,然後拍了拍身上破舊的皮衣。

    方運與張經安微微一笑,這老郭人不錯。

    方運看了一眼老郭身上的衣帽鞋,看來都是別人「送」的。

    冬天的夜晚來的很早,天黑的時候,他們還有五分之一的街道沒有清理完,只能在夜裡繼續清理。

    清理完所有的垃圾也並沒有結束,因為三人要拉著車把垃圾送到很遠的地方,一來一回就是兩個小時,最後把車放在傾腳頭住的地方。

    「明天早上六點準點在新明街街頭見面,別忘了!」老郭揮揮手,身影消失在風雪之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