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餓死我了!快分我錢!」張經安雙腿打顫,胃裡好像有酸水在翻滾,全身不停冒著虛汗,從中午到現在,他一直沒時間吃飯。

    方運張開手,露出十二枚銅錢。

    「老郭很感謝你我,哪怕早上沒做工,也沒扣我們的錢。前三天你我每天得十文,而我負責鏟冰,多得兩文。」方運說著,把十二枚銅錢分成兩份,一份七文,一份五文。

    「另外,給牙行的錢是我墊的,你每天還我兩文錢。」方運把兩文銅錢劃到自己的七文銅錢里。

    「你還剩下三文銅錢,正好是今天早上油餅的錢,我都收下了。」方運說完收走所有的銅錢。

    張經安一愣,怒道:「張扒皮!你還我錢!」說著就要搶方運手中的錢。

    方運輕輕後退,躲開張經安,道:「回家吧。」

    張經安突然一皺眉頭,捂著肚子,痛苦地道:「我一天都沒吃飯,你能不能讓我吃口飯?當亭長的時候雖然苦,可吃飽穿暖,現在這種日子,我怎麼過得下去!」

    方運語重心長道:「經安,你要相信自己。哪怕掏糞,你也能成為荊州城的糞王,腰纏萬貫。」

    「你……」張經安沒想到對方還取笑自己。

    方運笑了笑,轉身離開。

    「忘了告訴你,在張府居一天,我收你三文錢。也就是說,每天你一睜開眼,就欠我三文錢。」方運邊走邊道。

    「張龍象你不是人!」張經安大罵。

    方運充耳不聞,繼續前行。

    張經安無奈跟上去,緩緩向珠江侯府走去。

    到了珠江侯府,張經安想方設法在各個屋裡尋找點心或水果,結果一無所獲,想進廚房,但被下人擋住。

    張經安回到自己屋子,不一會兒,聞到撲鼻的飯香,不斷咽著口水,偷偷走到飯廳外,看到方運正坐在飯桌前,桌子上擺著六菜一湯。

    「沒見過這般可惡的父親!」張經安低聲罵著,轉身離開。

    第二天天還沒亮,張經安就被方運從被窩裡拽出來。

    「馬上洗漱,然後跟我一起去做工!」方運說完離開。

    張經安全身酸疼,洗漱完畢,走進飯廳,看到方運正在慢慢悠悠吃著早飯。

    盯著方運看了好一會兒,張經安咽下一口唾沫,道:「你能不能賒我一碗飯?就一碗!」

    「不行!」方運堅決道。

    張經安差點哭出來,道:「就一碗還不行嗎?我今天努力做工還不行?我連飯都吃不上,怎麼做工?你這是要逼死我嗎?」

    「說的也是,我很心善,總不能逼死你。來人,給經安拿兩個窩窩頭,只算一文錢,水管夠!」方運道。

    張經安盯著方運。

    「有窩窩頭吃就不錯了,你還想要什麼?」方運說完自顧自吃飯。

    熱乎乎的窩窩頭很快上桌,張經安即將餓暈,哪裡還在乎這是粗糧,大口大口吃著,噎著的時候馬上喝水,很快吃掉兩個窩窩頭。

    「呼……」張經安摸著肚子,胃裡終於不再空蕩蕩,但依舊感到飢餓。

    「走吧!」

    在凌晨五點多,父子兩人冒著寒風前往新明街,到了新明街的時候,已經是清晨六點,天空由深黑變成深藍。

    老郭已經在房子里等待,然後領著兩人取了昨天那輛牛車,但換了新的大桶。

    「早上要去清理糞便,運氣好,直接把馬桶夜壺倒進桶里即可。運氣不好被凍住,就只能破冰弄出來。破冰的事,就交給兩位了。你們今天可以拿十三文錢。」老郭道。

    張經安只是想想,嘴角就向兩邊扯,露出噁心厭惡的神色。

    方運道:「經安,下午清理垃圾我破冰,清晨處理糞便由你來吧。我不會虧待你,每天我會多給你三文錢。」

    「不行!我不做那麼噁心的事!」張經安道。

    方運點點頭,道:「好,我不強迫你。老郭,三文錢做不做?這種事費不了多大力氣。」方運道。

    老郭嘿嘿一笑,道:「做!有好處拿憑什麼不做?」

    三人拉著牛車出發。

    老郭一邊走一邊道:「各家早起的時間不同,拿出馬桶夜壺的時間自然也就不同,來來回回要走好幾次。到了八點后,要敲門提醒那些沒有拿出來的人,提醒過一次要是還不拿出來,就不用管了。」

    三人從早上忙到上午九點,又把糞便送走,回到新明街的時候,已經是午飯時間。

    告別老郭,方運父子回府。

    張經安沒有錢,只能看著方運吃午飯。吃完午飯,兩人午睡。

    由於太勞累了,張經安到了下午四點還沒睡醒,被方運強行拖走。

    沒有吃午飯,張經安整個下午都有氣無力,只能做一些輕活,隨後老郭和方運一致決定,扣工錢!

    張經安欲哭無淚。

    三個人一天一天幹下去,到了第十天,張經安終於承受不住,為了三文錢,為了吃飽飯,主動做最髒的事,忍著嘔吐也要做。

    在一開始的時候,張經安還以為自己能多打一份工,但是僅僅這一份工作就掏空了他的身體,甚至掏空了他的頭腦,他只能麻木地做著事,根本沒有精力也沒有力氣去想別的,更不用說以後如何發展。

    張經安覺得自己彷彿被垃圾和馬桶囚禁起來,這輩子也只能做這個行當。

    臘月初八的上午,方運父子加老郭和往常一樣拉著車,把污物運往指定的地方。

    「張經安?」一個女孩子的聲音突然在前方響起。

    方運循聲望去,那是一個身穿紅棉襖的漂亮少女,棉襖的邊緣都是潔白的穗子,腰間掛著一塊團鳳玉佩,少女的小臉粉撲撲的,不過十一二歲的年紀,就有一張精緻的面龐。

    一位雍容華貴的中年女子拉著少女的手,周圍有多人環繞。

    「你是……龍象哥哥?」那中年女子驚駭地看著方運,很快,她眼中的震驚轉化為同情和惋惜。那個少女也一樣,雙眼中滿是憐憫之色。

    張經安獃獃地看著那少女,過了數息,滿面羞惱,鬆開運糞車,轉身就跑。

    「要不要追回來?」老郭低聲問。

    方運嘴角卻泛起一絲別樣的笑意。

    「他自己會回來,我們繼續拉車。」方運看了一眼張經安的背影,繼續前行。

    「龍象哥哥你……」那中年女子欲言又止,不知道這個時候應該說什麼。

    「你認錯人了。」

    方運拉著牛車離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