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中午時分,方運回家,和往常一樣吃著午飯,彷彿根本不記得有張經安這個兒子。

    下午,方運繼續去做工,和老郭一起完成後,在夜晚九點多到家。

    這些體力活對方運來說十分簡單,無論是當兵、當亭長還是當傾腳頭,對他的影響都不大,他大多數時候都沉浸在奇書天地中,不斷學習。

    隨著修習不斷深入,方運感覺自己離大學士越來越近,最多兩個月,就能晉陞大學士,而現在離自己晉陞翰林還不到兩年。

    吃過晚飯,方運繼續讀書,直到深夜,張府的大門發出輕響。

    張經安失魂落魄地走進院子,正想回卧室,卻看到父親的書房裡亮著夜明珠。

    透過琉璃窗戶,張經安看著夜明珠的光芒,看著方運的身影,竟然呆住了。他這才發覺,每次起夜,都能看到父親在讀書學習。

    回憶這些天,張經安想起,父親在軍中或做工的時候偶爾會出現看似失神的模樣,同時嘴唇輕動,當時他不以為意,但現在明白,那時候父親應該一直在默背眾聖經典。

    在張經安的心中,唯有爺爺張萬空是高大偉岸,猶如不朽的雕像佇立在自己心中,已經被張樺描述成了無所不能的英雄,而父親張龍象的樣子極為模糊,無論是誰都很少提起,完全被張萬空的光芒掩蓋。

    這一刻,張經安心中父親的形象變得具體。

    「這是一個比爺爺都更加刻苦更加努力的讀書人……」

    張經安心中羞愧,同時想起白天見過的那個少女,心中無比煩躁。

    張經安快步走回房間,可無論如何都睡不著,這些天發生的種種不斷在腦海中閃過,每次自己想睡覺,睡意都會被那個少女的雙眸驅散。

    那個少女是平海侯的孫女,當年少女的父親與張龍象曾在酒後戲言,若有子女,則結成親家,幾乎算是指腹為婚。

    但現在,一個是公主般的尊貴少女,一個卻是拉著糞車的市井少年。

    張經安無法承受這種落差。

    到了凌晨,張經安依舊睡不著,肚子咕嚕嚕直叫,餓得眼冒金星,心煩意亂,只得起身,在府里走動,準備喝點水。

    文曲星懸天高照,白雪星光成銀,寂靜的冬夜充滿別樣的美麗。

    書房的夜明珠依舊亮著。

    張經安獃獃地望著,直到凍得實在受不了,快步跑進書房,關上門,雙手輕輕搓著,不斷哈氣。

    方運放下手中的書卷,抬起頭,看向張經安,目光平靜。

    張經安看了一眼父親,臉上浮現慚愧之色,裝作很自然的樣子問:「這麼冷,怎麼不讓下人準備火盆?」

    「我是翰林,這種天氣還凍不到我。你怎麼還不睡?」方運問。

    「睡不著。」張經安道。

    「明天繼續做工嗎?」方運的語氣有些許古怪。

    張經安看著方運,沉默不語,自己明明站著,但感到坐著的那個人目光里透著一種超然,彷彿站在山巔俯視自己,偏偏自己沒有感到不適。

    「我……不太想做了。」張經安的話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他的臉逐漸變紅。

    「如果不做這個,我倒是有一個更好的營生,賺的會比這行多很多,一個月賺幾百兩銀子輕而易舉,逢年過節會更多。」方運道。

    換做是之前的張經安,會十分興奮,但現在他只是露出少許好奇之色,問:「什麼行當?」

    「我帶著你,你帶著碗,去荊州城各個大戶人家要飯,乞討。」方運面無表情道。

    張經安本能地想起今天發生的那一幕,想起那個少女的雙眼,面色漲紅。

    「你……」張經安說不出話來。

    「你若不做傾腳頭,我只能帶你當乞丐。」方運道。

    「你堂堂珠江侯,人族翰林,拉得下面子當乞丐?」張經安問道。

    「我連傾腳頭都能當,乞丐又算得了什麼?」方運滿不在乎。

    窗外寒風呼號,書房陷入寂靜。

    張經安在方運對面坐下。

    咕嚕嚕……

    張經安極為尷尬,輕咳一聲,道:「我不做工,可以讀書。」

    書房傳來方運冰冷的聲音:「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你以為你是誰?你是天王老子,還是人族半聖!」

    整座書房都在嗡嗡作響。

    張經安的臉唰地一下變白,他的心深深沉了下去,本以為自己是有退路的,實在受不住苦,大不了去學堂讀書,混個十幾年,或許能成童生,等這個逆種爹一死,自己就是珠江侯,哪怕再如何,一生無憂。

    但是,這番話彷彿打碎了什麼,張經安陷入無盡的恐慌之中。

    張經安小心翼翼抬頭,發現父親格外冷漠,明明只是隔著一張桌案,卻彷彿隔著一條山脈,彷彿分立於兩界。

    張經安心中涌動著悔意,隨著時間推移,這份後悔越來越濃烈,甚至對自己形成前所未有的恨意,恨自己的愚蠢,恨自己自大,恨自己的盲目。

    自己明明知道,讀書是最好的出路,卻賭氣,逃避,妄想,最終受盡苦難,不僅一事無成,甚至連最後的退路都斷絕了。

    方運把一塊拳頭大的璞玉放在桌子上,璞玉大部分都如同石頭,但間或有一兩道晶瑩的玉色。

    這塊璞玉出現在書房裡后,張經安只覺自己的頭腦無比清醒,吸一口氣后甚至都能填飽肚子,感覺不到飢餓,心中的負面情緒也漸漸減少。

    「這是我從苟家密室得到的才氣玉,那日就已經決定,找工匠琢磨好之後,送給你隨身攜帶。不過,你讓我失望了。」方運說完,收走才氣玉。

    張經安雙眼中的光芒隨著才氣玉的消失而變淡,那才氣玉彷彿帶走了他的一切,抽空了他的身體,同時注入名為「悔恨」的東西。

    才氣玉,對任何一個文界讀書人來說都是和半聖文寶一樣重要的至寶,只要到手,人就會變得聰明,哪怕再懶,也會被才氣玉激發全部的潛能,成為優秀的學子。

    孔聖文界有句話說的好,就算是一頭豬得到才氣玉,也能考中秀才。

    張經安不敢相信,自己明明有一個得到才氣玉的機會,竟然愚蠢地放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