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若是進入官府,又能如何?」方運又問。

    「我學識太差,連書辦都當不上,只能當差役。至於里長亭長,都是當地有權有勢之人擔當,與我無關。」

    「那你會選什麼行當?」方運道。

    「我只能求爺爺告奶奶進入一家工坊當學徒,偷偷摸摸學技術,等把技術學到手,便可以去更好的工坊,賺更多的錢。」張經安道。

    「你為什麼要學技術?」方運問。

    「不學的話,怎麼成家立業?怎麼養一家老小?」

    「在工坊學技術,和在學堂讀書,有區別嗎?」

    「沒有。」

    「如果你當年選擇了讀書,現在是蒙童,進入軍中會如何?」

    「馬上會被選入精兵,很快能晉陞伍長或什長,甚至有機會當上隊長,若是運氣好,能獲得九品官銜,成為副尉或正尉,那就是真正的軍官,老了以後必然會獲封鄉男,衣食不愁。」

    「成為童生后,你若不想當兵,會選什麼工坊?」方運問。

    「我何必選工坊,我可以開私塾當先生,可以去縣文院當教員,可以去大家族教族學,甚至能進官府當書辦,隨便選一個行當,都比去工坊好,除非我是工家童生。」張經安認認真真回答。

    「成為秀才當如何?」方運再一次。

    「那能做的事就更多了,無論是進軍中還是去官府或文院,只要不亂來,都有一席之地,老了混個從八品的官職並不算太難。那些穿秀才服的,走起路來都比別人威風。」張經安語氣中有些羨慕。

    「不用我再問舉人、進士、翰林、大學士、大儒甚至半聖,你一定能說得出種種好處。你現在知道讀書的用處了嗎?」方運問。

    張經安露出為難之色,含糊道:「知道了。」

    「說說看。」

    「能有更高的文位。」張經安偷偷打量方運。

    方運輕輕搖頭。

    張經安臉一紅,不知道如何是好。

    「讀書,讓你有更多的選擇!」方運的聲音如金玉交擊,鏗鏘有聲。

    方運緩緩轉身,看著張經安。

    「你生下來,完全由我們替你選擇,你吃什麼,喝什麼,一切的一切,都身不由己。但當你成人,無論是否願意,都會被這個世間逼迫做出選擇。你沒有文位,只能選擇給別人做工,只能選擇去當衙役和小兵,是,行當不分貴賤,但在你我的心中,是分了高低的!」

    方運的聲音驟然提高。

    「你我第一天去牙行,看到處處在招人,似乎有很多選擇,但文位限制你的選擇,年齡限制你的選擇,性別限制你的選擇,身體限制你的選擇,經驗限制你的選擇,家庭限制你的選擇,父母限制你的選擇,僱主限制你的選擇,喜好限制你的選擇,甚至連你當時有多少錢也在限制你的選擇。哪怕有些行當在一個月後會給你很高的工錢,但只要他不管吃住,你只能餓著肚子去選擇運送垃圾和糞便,只為在第一天就能得到工錢,只為不被餓死!」

    「你看,世間有許多選項,但你往往無法選擇!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你從一開始就做出最錯誤的選擇,你選擇了不讀書!」

    方運的聲音猶如暮鼓晨鐘在房間內震蕩,張經安只覺自己的頭腦嗡嗡作響,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鑿穿自己的腦殼。

    方運繼續問:「你十一歲選擇進軍營,現在看來,是對是錯?」

    「錯。」張經安垂頭喪氣道。

    「你選擇當文官,是對是錯?」

    「錯。」

    「你選擇去傾腳頭,是對是錯?」

    「錯。」

    「你選擇不讀書,是對是錯?」

    「錯。」張經安的臉更紅。

    方運緩緩道:「不要說你,哪怕是洞察世事的大儒甚至悟透聖道的半聖,都會面臨選擇,而且他們也都有可能做出錯誤的選擇。你才十一歲,為何會認為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不是蠢,是你讀的書不夠多,是你經歷的事不夠多。那麼,你現在知道讀書的作用嗎?」

    張經安點點頭,卻不敢開口,因為感覺自己並沒有完全懂方運的話。

    方運用食指指著桌面上的書籍,雙目深邃如星空,目光悠遠如天際,道:「全人族用千百年的智慧與經驗,創造科舉,建造書院,制定書本,為我們後輩鋪成一條最寬闊最長遠也最正確的讀書之路!這條路的作用,就是給予你充足的時間和學問,讓你在走到自己所能抵達的最遠處時,選擇一條你想選的新道路!」

    「你在蒙童時不知道如何選擇,那就去當童生;你在童生時不懂選擇,那就去當秀才;你在秀才時不懂選擇,那就去當舉人、當進士!總有一天,你會做出屬於自己的選擇。對,那時候的選擇,未必更輕鬆,未必更高貴,但你至少不用餓著肚子選擇!至少不用在垃圾與糞便之間做出選擇!」

    「選擇讀書,選擇咬著牙繼續走下去,那時候的你,就算同樣痛苦,也能選擇更多的方法減輕痛苦!」

    方運俯下身,與張經安對視,露出燦爛的笑容,伸手揉著張經安的頭髮。

    「去讀書吧,就算將來後悔,也只會後悔選錯路,而不是無路可選!就算煩惱,也只會因方向太多,而不是因為無路可選!生而為人,便要選擇自己最喜歡的道路!若到了盡頭,那便以書為劍,選擇斬出一條新路!」

    「嗯!」張經安用力點頭,這一次他沒有躲開。

    「去睡覺吧。」方運微笑道。

    「您為什麼很晚才睡覺?有時候甚至是天亮,幾乎沒聽說過有讀書人比您還刻苦。」張經安仰著頭問。

    方運微微一笑,道:「我選擇最難走的那條路,所以要讀最多的書!」

    張經安只覺此時父親的笑容比太陽更加耀眼,似懂非懂地點點頭,道:「孩兒告退,父親晚安,不,是晨安。」

    「晨安。」方運微笑道。

    張經安轉身離開,走到門口突然回頭,臉上閃過一抹憂色,問:「我現在讀書來得及嗎?」

    「不只有紙張上的文字是學問,你在軍營、衙門和做工時經歷的一切,都是學問。你所見之人,所聽之言,所觀之景,都是天地間的文字。人從生下來,就在閱讀天地這本大書。只要你讀透,便會走得更遠。只不過,在學堂書院里,是最好的讀書之路。其他的道路,難千百倍!」

    「嗯!」張經安充滿信心離開。

    .

    小三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