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經安想通之後,心中沒有怪罪馬志龍,反而覺得這位先生至少光明磊落,是真正的讀書人。

    臨近校場,方運與馬志龍的步履依舊穩健,但張經安的步子亂了起來,小臉上滿是擔憂。

    張經安知道,六藝乃是禮、樂、射、御、書和數,而其中的射有「五射」。

    若是在十年前,張經安相信自己的父親勝面居多,但張龍象入獄十年,縱然學問再深厚,這方面也生疏了。前些天在軍營的時候,的確用過箭矢,但那才練了一個月。

    這位馬志龍既然是祝融書院院長,必然勤練六藝。

    在張經安的憂慮中,方運與馬院長抵達校場,一起進入校場旁邊的屋子中,挑選了弓箭。

    兩人各手持弓箭,身背箭筒,來到射獵場。

    馬志龍停在一條線后,看向前方道:「此地距離前方的箭靶有三十丈,你我各選正對之箭靶,比試五射,可有異議?」

    張經安和那些跟過來的孩子直咂舌,正常的比射藝,一般都距離十丈,這三十丈遠考驗的方面太多,不僅要有臂力和準頭,還要有經驗和計算能力,畢竟三十丈實在太遠,普通人跑都要跑十多息。

    方運道:「並無異議,只是末學多年未習箭術,願先試『白矢。』」

    五射之第一曰白矢,要求長箭穿過箭靶,露出箭頭。

    「張侯爺請!」馬志龍道。

    「謝過馬先生。」

    方運說完,伸手從箭筒中抽出兩支長箭。

    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難道張龍象怕第一箭失敗,準備射兩次?不過,若馬志龍一次成功,那這五射的第一比方運必然失敗。

    眾人靜悄悄地看著。而此時,一些有文位的書院先生也得到消息,陸續出現在校場。好幾位先生面色陰冷,不時看一眼方運,眼睛里閃過異樣的目光,有兩三人甚至毫不掩飾自己的敵意。

    方運把兩支箭都搭在長弓之上。

    眾人更加好奇,兩弓同射可比分別射兩次箭更難命中。

    方運拉滿長弓,猛地鬆手。

    而就在方運鬆手的一剎那,馬志龍好似突然明白了什麼,本能地握弓取箭,但是在他把長箭搭到弓上的同時,方運的兩支箭已經命中兩人正對面的兩個箭靶。

    第一箭正中方運面前箭靶的紅心,箭矢穿過箭靶,箭靶之後露出箭頭。

    第二箭,命中馬志龍面前的箭靶,就聽砰地一聲,那面箭靶四分五裂炸開,化為碎片落地。

    在場的眾人一愣,恍然大悟,馬志龍正前方的靶子沒了,自然也就完不成白矢之比。

    「末學勝了第一場。」方運微笑道。

    馬志龍哈哈一笑,道:「張侯爺好箭術,白矢之比,老朽略遜一籌。」

    在場的先生與蒙童都開始認真打量這位「張龍象」,明知這局必然平局,卻憑藉才智創造出必勝之法,畢竟是在獄中晉陞翰林的飽學之士,和傳言完全不一樣。

    兩人開始向一側行走,各面向新的箭靶。

    馬志龍笑道:「這第二比『參連』老夫便不相讓了。」

    方運點點頭。

    五射之二曰參連,先射出一箭,其後三箭一箭接著一箭快速射出,如同連珠一般,好似箭頭跟著箭尾。

    方運與馬志龍同時拿出一支箭,緩緩拉滿弓,兩人的餘光都看著對方。

    兩人同時出手!

    在射出第一箭的同時,兩人以極快的速度從身後的箭筒中抽出第二支箭挽弓射出,再抽出第三支、第四支。

    就見青天雪地之間,方運與馬志龍的前方,各有四支長箭幾乎連成一條線,直飛向前方的箭靶。

    奪!奪!奪!奪!

    八支長箭全都正中靶心。

    幾位書院的先生已經走到兩人近處,一位老舉人笑道:「這參連之射,兩位是平手。」

    馬志龍卻輕輕搖頭,道:「上一局或許是張侯爺取巧,但這一局,老夫輸了一線。」

    「哦?為何?」那位老舉人問。

    馬志龍道:「我與張侯爺同時射箭,但他先至而我後到,這是其一。其二,他的四支箭聚在一處,之間毫無縫隙,我的四支箭的落點卻有些許縫隙。年紀大了,力氣終究不足。」

    「稍等,我們去看看。」幾位舉人先生竟然使用了疾行詩,快步跑過去,然後扛著箭靶回來。

    果然如馬志龍所說,方運的四支箭不僅落在紅心之處,落點也更加緊密。

    祝融書院的學子與先生看著箭靶,說不出話來,之前方運是以巧取勝,這一次是以真正的實力取勝。

    「三箭剡注吧。」方運道。

    「可。」馬志龍道。

    五射之三曰剡注,箭頭朝上,箭羽下壓,進行拋射。

    兩人繼續行走,面對新的箭靶,高舉弓箭,如同要射天上飛鳥一樣,陸續射出三箭。

    每一支箭都在天空劃過完美的弧線,最終落在箭靶之上。

    兩人的箭都命中紅心,這一次不需要比較前後和具體落點。

    兩個舉人先生快步過去取來箭靶。

    「平手。」方運與馬志龍相視一笑。

    隨後,方運主動後退一丈。

    看到這一幕,連之前對張龍象充滿恨意的人,目光也稍稍緩和。

    五射之四曰襄尺,原本是君臣射箭,而臣子後退一尺表示禮敬。近處射箭讓一尺,在三十丈外射箭,方運退了一丈。

    「學生正值壯年,雖有白髮,但氣力仍在,理當後退一丈。」方運道。

    聽到方運如此說,一些先生心中暗道,這個張龍象坐了十年牢之後,越發厲害!

    那些年輕人看不出來,但老先生們卻知道,方運的第一射故意射破箭靶,這是在展現決心,以最強硬的態度表達意圖,根本就不是什麼所謂的以巧取勝。

    而這第四射,卻又退得如此乾淨利落,敬得如此洒脫自如,彌補第一射的強橫,這屈伸之間,盡顯英豪本色。

    在場的幾個人一直在心中醞釀,想辦法攻擊張龍象,讓張龍象臭名再傳,但現在無從下口。

    馬志龍什麼都沒有說,兩人各射三箭,正中靶心,平局。

    五射之五,井儀,四箭皆中靶心,且如正方形之四個頂點,如同井字一樣。

    第五射,雙方都中規中矩,四箭正中箭靶紅心處,四支箭的落點圍成正方形,也是平局。

    但是,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方運明顯稍勝一籌,因為方運的拔箭、射箭和落箭都明顯快一些。

    馬志龍握弓垂手,微笑道:「承蒙張侯爺陪著老朽胡鬧,五射結束,我們回守靜齋,詳談令郎入學之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