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雖為珠江侯,但身邊連個親兵都沒有,只能到珠江軍后才能掌握一支萬人親衛軍。

    方運看著地圖,眼中閃過一抹憂色。

    這份王命本來沒什麼,但最大的問題是沒有封張龍象為珠江軍元帥。

    而無論是鹿門侯還是祺山侯,都有一軍元帥的封號,各統管二十萬大軍。

    方運現在只是珠江侯,不是元帥,那就只是名義上的珠江軍之主,而不是實質上的珠江軍之主。

    換成十年前,哪怕張龍象不是珠江軍元帥,珠江軍上下也要惟命是從,但現在,僅僅有一半珠江軍將領主動傳書,可見張龍象在珠江軍的地位如何。

    同時,方運又看到了一個更為嚴重的問題。

    按理說,自己被放出來后,楚王經應該立刻送還自己官印,然後命令自己前往珠江軍,畢竟南方吃緊,自己越早到珠江軍越好,而且攻打蓮山關的計劃必然早就制定好,但並非如此。

    現在,方運得到一個無奈的推斷,楚王不僅不想讓自己早早前往珠江軍,甚至還要讓鹿門侯監視自己,說是一起南下,其實和押送差不多。

    楚王要讓珠江軍參戰,而珠江侯已經出獄,就必須要委派珠江侯前往。

    「頭疼啊……」

    方運本想在孔聖文界一展才學,畢竟這是自己第一次正式領軍,可現在處處掣肘,自己嫌疑逆種的身份還沒洗清,就要參與珠江軍的控制權之爭。

    若是不爭,則第九山的考驗提前失敗,若是爭,可能性微乎其微,一個逆種嫌疑翰林能做什麼?

    上有楚王,中有鹿門侯與祺山侯,下有珠江軍過半的將領,三方都能限制自己。

    最後,方運在紙上寫下「鹿山侯」三個字。

    鹿山侯本來與張龍象的父親張萬空私交不錯,但在逆種之事發生后,鹿山侯做得比誰都絕,甚至多次上書要求奪珠江侯的爵位,誅張家十族。

    祺山侯更不用說,本來就與張家有世仇。

    跟這兩位大學士一起平定妖蠻,等於背著大山在沼澤地里前行,很可能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方運心中明白,最主要的是楚王的態度,但楚王的態度一直偏向於打壓張家,這讓方運感到寸步難行。

    不過,方運並沒有氣餒,不斷尋找執掌珠江軍的手段。

    「還好,已經解決了張經安,若是現在還沒能讓他回心轉意讀書,我一旦去了珠江軍,他一定會在荊州城鬧出亂子。」方運心道。

    正月初十,十萬鹿門軍抵達荊州城外,楚王親自迎接。

    正月十一,寒風凜冽,太陽剛剛升起,陽光照耀荊州城南軍的大營。

    楚王站在高台之上,祭天誓師。

    楚國大儒親筆書寫人族唯一的傳世出征詩《常武》,詩光閃爍,籠罩所有兵將,為大軍壯行。

    文武百官、鹿門軍和荊南軍都十分忙碌,唯獨方運好像成了透明人,一切按照禮節參與誓師,沒多少人在乎他,他也懶得與其他人交流。

    誓師完畢,大軍開拔。

    方運乘坐離開牢獄時坐的那輛馬車,除了一個趕車的車夫,沒有帶其他任何扈從,與整支大軍格格不入。

    從開始到現在,竟然無一人管這位堂堂的珠江侯。

    方運正要上車,身後傳來張經安的聲音。

    「爹。」

    方運回頭,就見一身粗布衣服的張經安快步走過來,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方運點點頭,張經安這幾個月的變化很大,一開始小臉潔白,後來經歷了許多事,變得削瘦,現在又稍稍胖了少許,但皮膚多了一些小麥色,更顯健康。

    「經安祝父親此去珠江一帆風順,建功立業,重振張家旗鼓!」張經安大聲道,朝氣蓬勃。

    方運卻問:「你在祝融書院過得如何?」

    張經安笑著道:「很好!」

    「怕是沒少被非議被排擠吧?」方運微笑道。

    張經安驕傲地抬起頭,道:「和當年比起來,那都不算什麼。在我眼裡,他們不過是一群小屁孩!而且,也有明禮的,這裡的先生也大都公正。」

    「大都」兩個字有些刺耳。

    「那就好好讀書。我此去珠江軍,或許數年後才能回來,以後……你要好好照顧自己,我在侯府已經有了安排。」方運道。

    「嗯!」張經安用力點頭,情緒十分高昂。

    「回去吧,你還要讀書。」方運道。

    張經安突然面紅耳赤,扭扭捏捏。

    「嗯?」方運看著張經安,等他開口。

    過了好一會兒,張經安紅著臉笑嘻嘻道:「爹,把那塊才氣玉給我用兩年吧。」

    「等你考中童生再說!」方運拉下臉,擺出嚴父的樣子。

    「好吧……」張經安哭喪著臉。

    「我走了。」方運拍拍張經安的肩膀,轉身上車。

    張經安站在原地,目送馬車離去,直到馬車徹底消失在視野中,他才輕嘆一聲,向祝融書院的方向走去。

    初春的寒風中,大軍南下,在官道之上形成一條幾十里長的隊伍,猶如長龍連綿不絕。

    十萬鹿門軍在前,五萬荊南軍在中,輜重糧草隊伍在後,不斷前行。

    軍中馬車大都非常簡樸,車廂飾物較少,以黑色、青色等深色為主,但唯獨方運的馬車色彩鮮艷,跟在荊南軍的隊伍後面。

    剛出荊州城,二十餘萬人的大隊熱熱鬧鬧,許多士兵一邊走一邊閑談,那些軍官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鬆弛有度,等到前線再警戒不遲。

    在壯行詩的力量下,所有人的身體都比往常強了數倍,長時間趕路不會有太多的疲憊,因此全軍快走,速度較快。

    到了中午,大軍停下,準備午飯,竟然無一人來招待方運。

    一些知情的士兵和低級軍官故意端著飯菜坐在馬車旁邊,一邊吃一邊閑聊。

    「聽說裡面是位侯爺,一定很牛氣!」

    「牛什麼啊,一個逆種而已。要不是調動珠江軍最好讓他出面,定然還繼續蹲大牢!」

    「有些人真是賤,好好的人不當,非得給妖蠻當牛做馬。我呸!」

    「逆種就算了,那車夫真可憐,自己生火做飯,都沒人管!」

    「這大冷天的,真慘啊。」

    「慘就對了。說是讓這個逆種侯爺參戰,其實就是押送他去,說不定偷偷就……」說話的士兵做了一個手切脖子的姿勢。

    眾多士兵暢快地笑起來。

    沒有人不恨妖蠻。

    張家車夫默默生火做飯,做了一小鍋米飯後,剛拿出鹹菜,馬車門帘掀開,方運遞出四個油紙包。

    「裡面是兩葷兩素,熱一下,一人一半。」方運道。

    「是,老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