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軍一路前行,一開始還有一些人在吃飯的時候來方運馬車周圍,但漸漸地他們很少出現。

    因為每到飯點,方運總能拿出荊州城的各種美食,鹵的醬的、熏的炸的、炒的煮的,應有盡有,只要稍稍加熱,便是香飄幾十丈,遠遠強於軍中的伙食。

    眾人這才明白,這位珠江侯堅決貫徹孔子他老人家的「食不厭精膾不厭細」的優良傳統,連趕路都早早準備好了大量美食。

    於是,有人開始編排方運窮奢極欲。

    不過,這種事傳到那些高文位的人耳中,卻讓他們捕捉到不同尋常的訊息,他們意識到,張龍象竟然找回了祖傳的含湖貝。

    楚國位於孔聖文界南方,立春後天氣迅速變暖。

    即便沒到正月十五,許多地方也已經見到綠意,正如詩中所說,草色遙看近卻無。

    獲得壯行詩的加持,長途趕路對士兵影響最大的不是身體上的疲憊,而是精神上的疲憊。

    每過一天,軍中就會有讀書人彈奏比較歡快的琴瑟曲或琵琶曲,或者在夜晚露營時舉行一些活動,諸如摔跤、比武等等,不斷消除路上的單調感。

    一路上,一直沒有鹿門軍的將領前來拜見方運,而鹿門侯一直在隊伍的最前方,好像完全忘記有一位珠江侯在軍中。

    方運的心情有些許沉重,自己在軍中多日也不見一位將領拜訪,足以說明事情的嚴重性。

    這些天,方運大都在車廂內讀書學習,不過也一直在暗中觀察隊伍,很快發覺,在鹿門軍中偶爾會有一絲隱晦而強大的才氣閃過,那才氣的層次與鹿門侯的力量相近,只是性質相差較大。雙方相距數里,又被眾多士兵和車馬遮擋,方運始終沒有機會見到那個人。

    方運覺得那才氣的氣息有些熟悉,但卻猜不到那人是誰,不過至少可以確定,此次楚軍南下,還多了一位大學士。三位大學士對五位蠻王,完全可以做到各個擊破,勝算提高了至少兩成。

    隨著隊伍不斷前行,兵將們的情緒開始浮躁起來,而張龍象就成了全軍的泄氣的對象,從早到晚,不斷有士兵或將領罵張萬空或張龍象,有幾個高文位的將軍甚至用舌綻春雷大罵。

    鹿門侯始終沒有出面制止。

    方運從不出言反擊,但被罵多了,難免有些惱怒。

    冬雪融化,春雨來臨,在離珠城還有三天路程的時候,天空下起了淅淅瀝瀝的春雨。

    一開始沒什麼,但走了數個時辰后,士氣變得非常低落,鹿門侯出面,當場寫出一首止澇詩,讓方圓數百里的春雨停下。

    全軍精神大振,高呼鹿門軍萬勝,無比感激鹿門侯。

    入夜,大軍安營紮寨,方運和往常一樣,依舊住在馬車裡讀書。

    方運這些天總體來說十分高興,這份喜悅源自孔聖文界的書籍。

    聖元大陸雖然把各古地的名作著作收入聖院,但稍差或普通的書籍卻棄之不顧,可這些書籍中偶爾會有一些獨到的見解,每每讀到佳處,方運都喜不自勝。

    由於即將參戰,方運這些天都在閱讀孔聖文界的兵家典籍,一邊閱讀,一邊在心中演練,讀到精深之處,恨不得拿出官印進入兵家十三雲梯中驗證。可惜,這裡離聖廟太遠,根本無法使用官印,只好作罷。

    吃過晚飯不久,方運恰巧讀到一位大學士的兵書札記,書里寫著,這些年孔聖文界的人在不斷增強,但蠻族也在不斷增強,慢慢學會了一些人族的兵法,所以能在孔聖文界壯大。

    看到這裡,方運的神念本能開始推演,推演完畢,方運正要繼續讀下去,突然愣住。

    「十五萬大軍南下,蠻族必然能得到消息!五大蠻王中,有一頭是狐蠻王,略通用兵之法,所以才讓珠江軍損失慘重,哪怕是祺山侯也為之頭疼。若我是狐蠻王,得知十五萬大軍增援珠城,要奪回蓮關,會如何?」

    方運再也坐不住,立刻放下書籍,快步下了馬車,向中軍大帳所在的方位走去。

    夜裡為防偷襲或意外,軍中禁令很嚴,每一營每一軍的士兵都有固定的活動範圍,除卻有腰牌的將領,都不得胡亂走動。

    方運被安排在最外圍,和荊南軍居住在一起,離鹿門軍較遠。

    在荊南軍營中行走的時候,無人阻攔,畢竟荊南軍將軍也不過是翰林,那些小兵小將面對堂堂珠江侯沒有太大的底氣。

    方運剛踏入鹿門軍範圍內,三隊巡邏的士兵分別從三個方向快步走過來,舉起盾牌和長槍。

    「這位翰林大人,可有夜行腰牌?」為首的一個黑臉隊正嚴肅地看著方運,並向後面打手勢,三個小隊各有兩人把口哨放入嘴中,隨時可以吹出響亮警示口哨。

    方運微微皺眉,道:「我乃珠江侯張龍象,沒有腰牌,但想求見鹿門侯大人。」

    兩人雖然爵位相等,但文位和權位有差距,所以方運只能以下屬的態度求見。

    三個小隊的人一愣,有的面露怒容,有的面帶譏笑,不過大多數人都喜怒不驚,只不過稍稍放鬆。無論那些士兵如何想,都沒有人胡亂開口。

    方運把所有人的舉動看在眼裡,心中暗道鹿門軍不愧是一支強軍。

    那黑臉隊正道:「請珠江侯稍候,在下馬上稟報元帥。」

    「有勞了。」方運點點頭,鹿門侯就是鹿門軍元帥。

    那黑臉隊正帶著自己隊的士兵離開,其餘兩隊的人盯著方運。

    「你們繼續巡邏吧,我在這裡等候,不會硬闖進去。」方運道。

    兩隊士兵一動不動,有幾個士兵露出淡淡的輕蔑之色。

    「哼!」方運冷哼一聲,但終究沒有發作,站在原地等待。

    時間慢慢過去,一刻鐘后,方運抬頭望向前方,沒有那黑臉隊正的影子。

    又過了一刻鐘,那黑臉隊正沒有來。

    足足過了三刻鐘后,那黑臉隊正才帶著一位身穿進士袍的將軍走了過來。

    那進士將軍面帶微笑,走到近處一拱手,道:「下官韋長弦見過張侯爺,不知張侯爺大駕光臨,有何貴幹?」

    方運也一拱手,道:「我夜讀兵書,偶有所悟,與楚國戰局有關,所以想求見鹿門侯,談一談兵家事。」

    韋長弦呵呵一笑,道:「侯爺憂國憂民,在下佩服。不過,元帥正在與眾將領商討平蠻大計,不便見張侯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