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坐下后,便閉目養神,一言不發。

    其他將領見方運這番做派,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這哪裡是來議事,簡直就是來裝腔作勢。

    鹿門侯仿若不知有方運在,面色一沉,道:「議事開始!」

    二境文膽的力量自鹿門侯身上向四面八方擴散,最後籠罩大帳。

    鹿門侯目光微動,餘光看了方運一眼,因為他感到「張龍象」的文膽力量竟然勝過在場的所有翰林,自己竟然無法感知到具體的層次。

    「前鋒營將軍何在?」鹿門侯用威嚴的目光掃視下方。

    「末將在!」一個進士將軍起身彎腰。

    「你派出的斥候竟然無一人提前發現蠻族偷襲,以致於大軍受損,來人,押出去重打二十大板!」鹿門侯道。

    一位翰林將軍急忙起身,向鹿門侯一拱手,道:「元帥,若是普通蠻族偷襲,前鋒營偵察不力,不僅要重罰,而且至少要打四十大板。不過……這次是蠻王親自率軍偷襲,那些斥候最強不過是童生,力量懸殊,並非前鋒營之過。以末將之見,這二十大板暫時記下,若前鋒營再次犯錯,再罰不遲。」

    「現在正是用人之際,請元帥大人高抬貴手。」

    幾位將領紛紛勸說。

    「嗤……」方運故意嗤笑一聲,鹿門侯嘴上說懲罰,可手卻沒有摸向令牌,其他將軍也發現這事,所以紛紛勸阻,若是鹿門侯已經把令牌扔下去,他們絕不敢說半個字。

    眾多將領大怒,有幾個暴脾氣的甚至氣紅了臉。

    韋長弦更是氣得麵皮發紫,他相信這一切都是方運在報復他,讓他和鹿門侯難堪。

    鹿門侯卻恍若未聞,道:「既然如此,那便暫且記下。此次戰鬥,有幾處不足……」

    議事繼續,鹿門侯先是總結此次戰鬥,指出軍中的缺點,又給出切實可行的改正之策,然後開始商議對策。

    大多數將軍認為這次是蠻族的騷擾,接下來的幾天很有可能再次出現,但是少數將軍認為這不是騷擾,反而是試探,蠻族極可能會找機會發動一次規模更大的偷襲。

    雙方爭執不休,鹿門侯始終沒有表態,方運一直閉目養神。

    過了許久,鹿門侯突然道:「龍象,你如何看待蠻族此次夜襲?」

    方運心中不悅,「龍象」這種稱呼表面上是拉近關係,實則是倚老賣老,於是道:「本侯以為,蠻族雖然智略不如人族,但既然出手,就絕不會僅僅是騷擾,未來幾日,他們一旦找到機會,必然會增兵突襲。此話我已經對韋長弦將軍說過,請他轉告給你,看來你記不得了。」

    韋長弦頓時漲紅臉,他根本就沒向鹿門侯轉告方運的話。

    鹿門侯道:「長弦自然已經轉達,我只是想聽更詳盡的看法。」

    在場的眾將立刻明白個中緣由,都感到鹿門侯是維護屬下的好元帥,同時更加厭惡方運。

    「我提前對韋長弦說過,今夜蠻族可能會來偷襲,結果依舊有五千士兵死傷,看來這五千士兵是誘餌。」方運微笑說完,起身向外走。

    大帳中一片寂靜。

    方運邊走邊道:「蠻族雖無法連通外界,定有辦法俘虜各地的將士拷問人族戰況。數百年內,蠻族精兵深入人族境內偷襲援軍的戰例不足十次,此次毫無預兆出現,我看不僅僅是騷擾那般簡單,他們的目標定然是鹿門、珠江或祺山三軍之一,甚至可能為了配合兩界山戰事。此事,想必鹿門侯也看得出來,只是極難防範。另外,多一個翰林,鹿門軍就能少死幾百士兵,希望下次元帥請讓本侯參戰,莫要罔顧士兵性命!」

    「大言不慚!」韋長弦呵斥道。

    其餘將領紛紛出言反對。

    兩側眾將激憤,方運卻如賞花觀景,漫步離開。

    鹿門侯面色不變,直到方運離開也沒有開口說話。

    離開大帳,方運心情好了許多,心中卻在猜測大帳屏風後面那位神秘大學士的身份,感覺像是聖元大陸之人。

    第二日,大軍繼續上路,但行走速度慢了許多,所有人都進入備戰狀態,抵達珠城的時間會延遲一天。

    白天無事,晚上也風平浪靜,但在凌晨四點鐘的時候,中軍大帳中突然傳來鹿門侯的舌綻春雷。

    「蠻族偷營,各軍備戰!」

    鹿門侯一聲令下,和衣而睡的將士們拿起身邊的武器,快步向外跑去。

    方運腳踏平步青雲飛到半空,只見荊南軍一片混亂,但鹿門軍卻亂中有序,在蠻族開始攻擊之前,已經擺好了防禦陣形,所有機關已經齊備。

    方運遠眺,參戰的蠻侯、蠻帥和蠻將足足多了一倍,但蠻王依然只有一位。

    方運突然微微一笑,沒有看昨日的那頭熊蠻王,而是不斷觀察那些蠻侯,最後,目光落在一頭狼蠻侯身上。

    不等戰鬥開始,方運舌綻春雷道:「聽聞蓮山關有五位蠻王,昨日只見熊狽王,不曾想今日有幸得見狼單王。」

    方運說完,大軍之中一片混亂,驚呼連連,許多將領順著方運的目光看向那頭狼蠻侯,鹿門侯雖然面不改色,但也以極快的速度扭頭。

    「哈哈哈……昨日熊狽那個混蛋說人族有奇才,不然能多殺一倍的士兵,今日親見,果然名不虛傳。看破我們的籌劃不難,難的是在短短數息內看破並找到本王真身,實屬不易!」

    那頭狼妖侯說著,身體快速膨脹,由八尺多高迅速長到兩丈半,化為一尊狼頭人身的青黑色皮膚的蠻族站在前方,如同兩層小樓一樣屹立,微微一笑,露出兩排白森森的牙齒,鋒利的爪子在晨光下反射著醒目的光芒。

    三丈高的蠻王熊狽哈哈一笑,道:「這下你信了吧?人族竟然有此等奇才。昨日我本想偷襲殺了他,誰知道他竟然沒有參戰,看來是人族的重要人物,我們蠻族沒有此人的情報,回去要質問狐影那個老東西。」

    韋長弦突然舌綻春雷譏笑道:「真想不到,你們蠻族竟然也學會了人族兵法,無論你們如何吹捧,也擺脫不了張龍象逆種的嫌疑!」

    方運看到韋長弦已經走到近處,面色一沉,沒想到鹿門侯今日竟然還讓韋長弦監視自己。

    兩頭蠻王面面相覷,蠻王狼單突然大笑不止,隨後道:「他就是那個張龍象?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很好,張弟……呃,你們人族是這種稱呼吧?張弟莫慌,我們這就救你脫離人族,加入蠻族!」

    眾多將領面色大變,許多人望著方運,殺氣騰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