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就在這個時候,鹿門侯冷哼一聲,舌綻春雷道:「卑賤蠻族,妖言惑眾!眾將安心備戰,這不過是蠻族的離間計而已,意在打擊我人族士氣。張龍象此番戴罪立功,抵達珠城后必然英勇作戰,諸位安心。」

    「沒想到,蠻族也會使用人族的計謀,只不過,邯鄲學步,徒增笑耳!」一位老翰林哂笑道。

    「眾位同袍,一起安心備戰,擊退蠻族,擊殺蠻王!」

    「擊退蠻族,擊殺蠻王!」數萬士兵齊聲大吼,聲勢更盛。

    方運面帶微笑,一言不發,心中對鹿門侯越發不滿,鹿門侯前面說狼單在用離間計,其實是為了全軍的士氣,疑似逆種若是真逆種,不止對這十五萬士兵會造成極大的打擊,對前線的珠江軍和祺山軍的士氣也會有極大的影響。但是,鹿門侯又說一句「戴罪立功」,卻是說給軍中的將領聽的,影射張龍象依舊疑似逆種,不能掉以輕心。

    方運這種時候無法反駁「戴罪立功」四句,一旦反駁,事後鹿門侯必然會扣一頂「擾亂軍心」的大帽子。

    韋長弦在下面壓低聲音道:「張侯爺,風頭也出了,快下來吧,上面風大,別閃著舌頭!」

    韋長弦身後的士兵低聲鬨笑。

    方運瞥了一眼韋長弦,面色不變,徐徐下降。

    軍營之外,蠻王狼單眼珠一轉,道:「哈哈,鹿門侯果然老謀深算,竟然看破我的離間計,的確,張龍象絕不是逆種,我以蠻王的身份為他擔保!全軍聽令,攻破敵方營寨后,不得傷到張龍象,一定要活捉!」

    群蠻大聲咆哮,紛紛表示聽令。

    「殺!」熊狽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頭。

    數千蠻族宛如一把長槍,欲破人族大營。

    軍中讀書人喚出大量的戰詩兵將,阻攔蠻族;士兵則或挽弓,或投矛,展開攻擊;操控機關之人憑藉工家之術,不斷瞄準那些妖將或妖帥使用弩箭,對它們造成極大的傷害。

    其中最精銳的機關操控者則專門瞄著蠻王或蠻侯,使用各種淬毒的弩箭,哪怕殺不死它們,也能對它們造成較大的影響。

    夜空之下,戰鬥拉開序幕。

    戰詩與妖術交織的區域,亮如白晝。

    鹿門侯腳踏平步青雲,置身於最前線,以一己之力阻攔熊狽,同時聯合多位翰林攻擊狼單。

    方運觀察戰況,輕輕點頭,熊蠻王實力強橫,但並不夠靈活,所以最好把他阻在遠處,不讓他迫近攻擊,狼蠻王相反,太過靈活,很難攔住,只能強攻,讓它不敢上前。

    這次敵人的蠻侯極多,而鹿門侯一人又難敵兩頭蠻王,形勢越發嚴峻。

    蠻王狼單突然衝到近處,用出天相之擊,就見一座半透明的巍峨巨山融入它的手,隨著它的大手拍到地下。

    大地炸裂,泥土衝天數十丈,鋪天蓋地,地面如波濤般起伏,強大的氣血之力沿著地面迅速向前推進,方圓一里的所有人族士兵都受到生命的威脅。

    天相之擊所過之處,所有的戰詩兵將四分五裂,眼看就要衝擊到人族陣地。

    眾多人族士兵絕望叫喊,妖蠻雖擅長近身廝殺,但所能掌握的天相、聖相與神相三擊都能轉化為大範圍的攻擊,堪稱是人族士兵的噩夢。

    「哼!」鹿門侯冷哼一聲,手持一方筆架,那大學士文寶立刻外放出濛濛清光,隨後一道兩里長的半透明堤岸橫在軍營前方,彷彿是一座可以防禦任何洪水的大壩。

    轟!

    蠻王之擊與大學士文寶的力量相撞,泥土如海浪向上衝起。

    一丈高的戰詩堤岸垮塌,天相之擊的餘波抵達人族陣地,但翰林與進士們早就吟誦完防護戰詩,把餘波擋在外面。

    蠻王一擊,竟不傷一個士兵,那些蠻族更加憤怒,而人族士氣大漲。

    熊狽在遠處嘿嘿一笑道:「你們只能攔住天相之擊,可攔不住我們兩王聯手的『聖相之擊』!」

    妖侯蠻侯掌握天相之擊,而更強大的聖相之擊只有妖王蠻王才能掌握。

    「若是兩位用了聖相之擊,我不介意舌綻春雷傳千里,邀遠方大學士甚至大儒將爾等誅殺!」鹿門侯毫不畏懼。

    「舌綻春雷若傳千里,會消耗你大量的才氣,我看你能否堅持到援兵到來!」狼單一邊嘿嘿笑著,一邊不斷奔跑,躲避攻擊,經常外放一些妖術。

    和大多數妖蠻一樣,他的妖術勉強相當於人族翰林的戰詩詞,用處並不大。

    雙方一邊戰鬥,一邊唇槍舌劍。

    方運看得明白,兩族大戰,妖蠻都學會一些小花招,比如不斷說話攻擊人族,畢竟妖蠻除了釋放妖術的時候,可以一邊攻擊一邊說話,反而人族無論是書寫戰詩詞還是出口成章的時候,都不能開口,只有在用神來之筆的時候可以說話。

    方運之前在掃視蠻族,現在卻開始掃視人族的翰林和進士,很快發現一個進士與眾不同,仔細一瞧,為之一愣。

    方運沒想到,那人竟然抵達孔聖文界,雖然沒見過那人,但慕名已久,當年自己與荀家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那人偏偏斥責許多荀家人愚蠢,為荀家與自己和解起到極大的作用。

    雙方還曾相互傳書,聊過幾次。

    方運移開目光,微微一笑,此人雖然是新晉大學士,可能剛剛凝練文台,但既然他在,三頭蠻王突襲都未必能取勝。

    鹿門侯越來越吃力,眼看狼單就要衝入大軍陣地之中,一道銀光突然從一個進士口中飛出。

    當這銀光出現的時候,方運彷彿看到了唇槍舌劍的一種全面的極致,極致的迅速,極致的鋒利,極致的強大!

    那狼單明明正在戰鬥之中,無比警惕,但竟然沒有躲過這一擊。

    那進士的唇槍舌劍生生斬掉狼單的右肩和小半個身子。

    蠻族大軍上空漂浮著氣血妖旗,再加上蠻王強大的恢復能力,狼單身體瞬間血肉重生,但重生后的部位未經鍛煉,強度勉強和蠻侯相當,實力大降。

    衝天的才氣氣息自那進士身上湧出,強大的才氣威壓猶如實質的大風向四面吹拂,附近的士兵幾乎喘不過氣來。

    「竟然是大學士!」蠻族與人族許多人一起震驚。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