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鹿門侯咬牙切齒,舌綻春雷道:「諸位將士莫慌!擊退蠻族后,我等便改道前往贛州,整備一日,再行前進!」

    方運點點頭,鹿門侯果然不蠢,已經看出蠻族會不斷突襲,與其強行按原本的計劃行軍,不如先去附近的城市休整,然後通過聖廟聯繫楚王和朝中大臣,重新商議更好的計劃,或者等待援軍。

    連日行軍與戰鬥,士兵們也有些萎靡,聽到可以去附近的城市休整,士氣大振。

    鏖戰片刻,蠻族留下許多蠻帥與蠻將的屍體後撤退。

    大軍把戰死者就地掩埋后,又稍作休整,改變方向,前往贛州。

    在夜晚時分,大軍終於抵達贛州城下,位於聖廟的保護範圍,所有人徹底放鬆,全軍休息,各營甚至舉辦一些娛樂活動。

    贛州府的知府率領眾官前來慰軍,改善大軍的伙食。

    但是,所有人都好像忘了有個叫張龍象的珠江侯,忘記那個人被孤零零留在馬車之內。

    直到慰問進入尾聲,與珠江軍一位老將軍關係深厚的贛州知府微笑道:「聽說珠江侯也在軍中,城中已經為諸位準備了宴會,我看,不如邀他一同前往。」

    韋長弦卻笑著介面道:「珠江侯擾亂軍心,已經被元帥禁足,我看,就不要邀請他了。他吃一些苦頭,才會明白何為軍紀。」

    一旁的翰林附和道:「張府幾乎可以說是一門兩逆種,你們放心讓他進贛州,我們可不放心。」

    贛州知府露出為難之色,看向鹿門侯。

    鹿門侯和顏悅色道:「珠江侯留在軍中研究平蠻之策,本侯不忍打擾,我看就算了。過幾日,想必他一定會謀劃出克制蠻族的兵法,我等恭候便是。走吧。」

    「鹿門侯說的是。」

    軍中的所有將領都隨著贛州知府前往贛州城中,召開盛大的宴會,全城的讀書人紛紛前來,一同參與宴會。

    對人族來說,所有宴會都是文會,所有的文會都離不開詩詞文章。

    因為有軍令在身,宴會無酒,眾多讀書人覺得分外無趣,於是一些讀書人提議作詩,稱頌大軍,稱頌楚王,為鹿門軍鼓舞士氣,得到所有人首肯。

    贛州城的眾多年輕讀書人摩拳擦掌,悶頭想詩詞,為搏一個文名。

    經過半個時辰的醞釀后,贛州城的讀書人開始陸續作詩。

    一首又一首詩詞出現在文會之上,文會的氣氛越發高漲。

    就在文會最熱烈的時候,一個舌綻春雷的聲音傳遍全城。

    「山外青山樓外樓,

    東江歌舞幾時休?

    暖風熏得遊人醉,

    直把贛州作柳州。」

    「張龍象」的聲音一出,宴會之上寂靜無聲。

    柳州位於楚國南方,當年也是富饒之地,早就被蠻族攻破。

    而東江流經贛州,乃是珠江的源頭,向來繁華,遊客極多,花船畫舫往來不絕。

    在場的許多讀書人驚呆了,全都看向鹿門侯和贛州知府,這首詩的意圖太明顯。

    許多人心中不斷琢磨這首詩。

    遠處青山重重,近處樓台座座,這東江贛州的靡靡之音什麼時候才能停止?開春的暖風讓過往的遊人無比陶醉,簡直是把安逸的贛州當成了當年富饒繁華的柳州!

    鹿門侯一頭銀髮,面色和往常一樣有些蠟黃,眸子越發冷漠。

    一旁的韋長弦差點氣炸肺,這首詩明面上就有極強的諷刺之意,暗中甚至說得上惡毒,幾乎在指著鹿門軍甚至鹿門侯大罵:柳州尚未收復,你們就沉醉在春風之中,在贛州尋歡作樂,簡直誤國誤民!

    「這是誰?」一個讀書人低聲問。

    「聽聲音,似乎源自鹿門軍中。」

    「應該是珠江侯張龍象的聲音,當年有過數面之緣,我還記得。」贛州一個老舉人道。

    大多數讀書人都不明白怎麼回事,難以想象張龍象竟然不怕得罪鹿門軍,甚至也不怕得罪贛州上下所有讀書人。

    少數讀書人心中思忖,贛州上下舉行宴會宴請全軍將領,張龍象卻沒來,很明顯是被鹿門侯等人阻攔,心中有怨氣,自然要趁著這種時候發泄出來。

    不過,實在太毒!

    在場眾人聽完這首詩都沉默了,而一部分人暗中看好戲。

    這首詩明顯不錯,而且寓意深刻,入木三分,至少會是達府,甚至可能鳴州,將來必然在人族流傳。多年之後,再有人談論這首詩,定會抨擊現在的楚國,而鹿門侯身為當事人,將會遺臭萬年。

    而且,許多人甚至懷疑,這首詩還在影射楚王。

    韋長弦冷哼一聲,道:「張龍象驕狂猖獗,真是掃人雅興,我看此詩平平,也就不用點評了。哪位英才繼續獻詩?」

    韋長弦話音剛落,突然有人道:「翰林文榜變動,這首《題鹿門軍》進入翰林文榜第三。」

    全場嘩然,眾人紛紛去握官印。

    人族各界的論榜並不完全互通,只有少數人可以在各界論榜參與討論,但人族的文榜是互通的,只要有好的詩詞文章,只要聖院不隱藏,會很快出現在文榜之上,供人族學習。

    這首詩本身沒有指名道姓,已經有極強的攻擊性,現在名字竟然是《題鹿門軍》,可謂人盡皆知,這是張龍象在抨擊指責鹿門侯!

    鹿門侯蠟黃的臉色漸漸變青。

    若是方運違抗軍令,鹿門侯有辦法懲罰,可現在方運動用的是每個讀書人都有的權利,不平則鳴,寄情於詩詞。

    若是這首詩寫的不好,鹿門侯想為難方運沒人在乎,可這首詩既然上了文榜,不要說鹿門侯,就連楚王都不能因此定罪。

    「張龍象的才思怎會變得如此敏捷?」

    「牢獄十年,足以改變任何事。」

    「不錯,或許這牢獄十年,會為我人族締造一位大詩人。」

    「孔聖文界的詩文上文榜,雖不算罕見,但也不多,最慘之時,甚至中斷十年之久。沒想到今年正月未過,就有一首詩上了文榜,這是為我孔聖文界漲臉面的好事。」

    「的確!此詩的第一句『山外青山樓外樓』實乃佳句,剛一入耳,便可見群山連綿、樓宇不絕之景。」

    「第二句迎面便問,直截了當……」

    由於上了文榜,贛州的一些讀書人也就懶得理會鹿門侯,開始點評此詩。

    鹿門軍將領們臉色越來越黑,韋長弦咬得牙齒咯咯作響。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