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收起官印,輕輕搖頭,面帶微笑。

    「經安這個孩子啊,把張萬空的吹牛當真了,幸好我知道這種事絕不可能發生,從未提及,否則必然會成為孔聖文界甚至人族的笑柄。」

    方運心裡想著,坐在馬車之中,閉目養神。

    這一次,方運沒有讀書,而是在推演接下來的行軍和蠻族的動向。

    這裡的蠻族與聖元大陸與妖界的蠻族都不同,似乎受孔聖文界的影響,更願意使用人族的手段獲勝,這和人族馴化的蠻人很相似。

    想到這裡,方運心有所悟,這孔聖文界,怕是另有玄虛,不僅僅是為了培養出用以戰鬥的文界人。

    一路上和之前相差無幾,無論是鹿門軍還是荊南軍的將領,都不與方運交談。

    唯一變化的是,方運周邊的軍士態度有所變化,對方運多了一絲敬重。

    方運並不知道具體行軍計劃,但到了夜晚,根據隊伍的前進方向,基本猜到大概的情況。

    「之前,隊伍找最快的道路進發,經常會穿過一些荒地或丘陵,遇到一些城市並不停留。但現在,應該是只走較為安全的官道,從一城到另一城,再到下一城。只要在城邊安歇,有聖廟力量庇護,蠻族絕不敢進攻,不僅減少了疲勞和傷亡,也能避免士氣崩潰。不過,這樣一來會耽誤很多天,恐怕至少要走六七天才能到達。」

    大軍順利抵達定楠縣,然後在城外駐紮。

    鹿門侯吸取了昨日的教訓,一直留在軍營之中,只是接受定楠縣令的拜訪,絕不進城參與宴會。

    第二日清晨,軍士吃完早飯準備離開,方運舌綻春雷的聲音響起。

    「年去年來白髮新,匆匆馬上又逢春。

    閩粵底事空留客?歲月無情不貸人。

    一寸丹心圖報國,兩行清淚為思親。

    孤懷激烈難消遣,漫把金盤簇五辛。」

    聲音甫傳,定楠縣讀書人奔走相告,歡呼雀躍。

    「張鳴州在我大定楠留下詩作了!」

    但是,正準備上馬的韋長弦揮舞著鞭子,瘋狂地抽打戰馬。

    那戰馬不斷踏步躲避,慘叫連連。

    抽了幾十鞭子,韋長弦才冷靜下來,仔細思索這首詩,越想越氣。

    首聯並不獨特,乃是詩人感嘆一年過了有一年,白髮不斷增多,戎馬匆匆,又到了春天。

    頷聯讓韋長弦頗為生氣,彷彿是詩人在說:「什麼事讓我留在閩粵這裡充當閑人?歲月無情不饒人,我不想把大好的時光浪費在這裡。」言下之意,還是在批判鹿門侯把堂堂珠江侯當無所事事的客人留在軍中。

    頸聯則抒發方運真正的感情,自己明明有一顆忠心為了報效國家,可現在無所事事,只能流著淚想念家人。

    最後的尾聯,詩人孤獨的情懷激烈得難以控制,只好弄一些菜肴一個人吃,緩解心中的情緒。

    韋長弦很想去找方運理論,這首詩表面上只是書寫悲憤,可用詞十分毒辣,「空留客」直指鹿門侯不會用人甚至暗指不會領兵,而「兩行清淚」明顯是誇張的筆法,鹿門侯的無能讓自己報國無門,被生生氣哭,最終只能偽裝成思念親人。

    韋長弦咬牙切齒,可卻感到有力無處使,這首詩太狡猾,堂堂侯爺都哭了,只能吃吃喝喝壓抑感情,他們還能說什麼?

    「這個混蛋,沒想到越來越會博同情!簡直就是文人中的無賴!」韋長弦低聲罵道。

    大軍離開定楠縣,繼續趕路,路過何平縣,方運本以為大軍會前往正南的何源縣,因為去正南方的話,會儘早到珠城。但是,這樣的話大軍就無法在傍晚抵達,要到凌晨才能。

    但是,大軍卻向東南前行,去隆川縣,這樣大軍能很早安營紮寨,但卻因此耽誤了整整半日。

    由於選擇了這條道路,隊伍沒有遭到蠻族攻擊。

    在隆川縣休息一夜后,大軍前往何源縣,臨走前,又一道舌綻春雷在天空炸響。

    「寸寸山河寸寸金,

    侉離分裂力誰任。

    杜鵑再拜憂天淚,

    精衛無窮填海心。」

    隆川縣內,讀書人歡欣鼓舞。

    「張鳴州留詩了!」

    韋長弦氣得拔出長劍,高高舉起,重重劈下。

    噗……

    馬頭飛起,鮮血四濺。

    「張龍象,不要太過分!」韋長弦忍不住舌綻春雷大吼。

    荀天凌望著方運所在的方向,嘆息道:「能寫出如此詩文之人,斷不會逆種。」

    不遠處的鹿門侯視而不見,握著馬鞭的手卻更緊,眼中閃過一抹厲色,這首詩比前一首更有攻擊性,而且,直指楚王!

    楚國的每一寸山河都如同金子一樣珍貴,如今卻被蠻族瓜分,這是誰的過錯?詩人如同杜鵑一樣呼喊著楚國重振雄風,哪怕喊到吐血也不會停歇,也會像精衛鳥銜著小石頭填海一樣,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鹿門侯面色鐵青,張龍象被關十年,楚河大片土地淪陷自然算不到他頭上,只能怪罪楚王和楚國眾將,而且這首詩還有更深層的意思,一旦這次討伐蠻族失敗,也不是像客人一樣的張龍象的責任,但張龍象不會因此認輸,會堅持平蠻。

    大軍前往何源,到達后又再次向東出發,在夜晚抵達紫斤縣,住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伙夫剛剛生火做飯,一道舌綻春雷的聲音炸開,但說話的不是方運,是大學士鹿門侯。

    「從今日起,為防蠻族窺探,任何人不得舌綻春雷,否則以泄露機密為由斬立決!」

    韋長弦鬆了口氣,全軍將士也鬆了口氣,若方運每天都來一首詩,鐵打的心臟也受不了,總有一天會氣瘋鹿門侯。

    「可惜啊……」

    方運一聲長嘆,讓車夫與周邊的士兵哭笑不得。

    大軍前行,夜裡在海風縣駐紮。

    半夜時分,方運和往常一樣讀書,但一個聲音傳入耳中。

    「老夫雷廷真,忝為大儒,攜帶聖元大陸宗家、谷家和雷家等多家之善意,拜訪張鳴州。」

    方運愣了,全身汗毛直立,背後冷汗涔涔,心中冒出無數個念頭,其中一個念頭最為可怕,雷家和宗家發現自己了?來破壞自己的三上書山?

    但是,這個念頭一閃即逝,方運面色恢復平靜。

    「請進。」方運低聲道。

    車廂門打開,一位全身籠罩在黑衣里的人進入車廂。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