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輛馬車原本是楚國王宮的座駕,被方運在出獄的時候據為己有,內部十分寬敞。

    黑衣老者在對面坐下,掀開帽子,露出一張熟悉的面容。

    在聖院,方運已經看煩了雷廷真這張面孔,在聖院眾議等許多地方,雷廷真屢次反對打壓自己,絲毫不顧及堂堂大儒的身份。

    現在突然出現在孔聖文界,方運倍感怪異。

    「不知雷先生有何指教?」方運緊緊盯著雷廷真的雙目。

    這位蒼老的大儒面色紅潤,氣息悠長,但是在他的雙眼中,方運看到了少許極細的血絲,這在正常的大儒身上很難見到,說明雷廷真不是身體有傷便是聖道出了問題。

    「外放你的才氣。」雷廷真說著,自身的文膽之力向外擴散,籠罩整座馬車。

    方運繼續盯著雷廷真的雙目,一言不發,目光中閃爍著不屈的鬥志。

    雷廷真微微一笑,道:「老夫並無惡意,只是送你一場福報,扶你上聖道之路而已。取你一縷才氣,只為驗明正身。」

    方運皺起眉頭,外放才氣,然後繼續盯著雷廷真。

    一縷橙光飛出,快速消散,雷廷真伸手一抓,無形的力量包裹方運的才氣,然後閉上雙目,細細體會。

    許久之後,雷廷真點頭道:「不錯,並非聖元大陸之人的才氣,也與我見過之人的才氣完全不同,而且……與你在十餘年前的才氣性質如出一轍。」

    雷廷真說著,從袖口中拿出一支筆筒。

    方運認不出這支筆筒,但推斷出這支筆筒是張龍象常年使用,沾染了張龍象的才氣氣息。

    方運心中冷冷一笑,別說雷廷真,哪怕是宗聖親至,都無法察覺,孔聖親書的《易傳》一直在發揮作用,哪怕自己說漏嘴說錯話,《易傳》都能掩蓋,甚至能直接改變雷廷真的感知。

    「雷大儒之名,在下早有耳聞,只是,大儒親至,有何貴幹?若是取張某性命,未免大材小用了。」方運的語氣中帶著少許敵意。

    雷廷真哈哈大笑,道:「老夫說過,是要送你一場大福報。老夫問你,你可願洗刷污名免遭迫害?可願由珠江侯成為珠江公?可願報復曾經對你張家落井下石之輩?」

    方運冷哼道:「當然!莫非先生是要助我?不過,哪怕前輩是聖元大陸大儒,也難以左右楚國!」

    雷廷真淡然一笑,道:「老夫自然不能左右楚王,但我們雷家、宗家、谷家、龍族和其他力量合力,足以做到!」

    「在下很好奇,雷先生為何要助我?」方運隱隱猜到一個可能。

    「很簡單,你只要在一次文會上文壓方運,你便可以獲得夢寐以求的一切!」雷廷真昂然道。

    方運一愣,恍然大悟,之前想不通的一切瞬間貫通,隨後感到既可笑又荒謬。

    讓自己文壓自己?

    「這……」方運露出疑惑之色。

    雷廷真很滿意方運的反應,道:「方運是誰,我不用多說。我們的目的,想必你也清楚。你現在只是翰林,就算晉陞大學士,在楚王面前也毫無用處。當然,晉陞大儒便不同了,不過,前提是你能活到晉陞大儒。你現在,只有兩條路可走,或者被楚王與文武百官逼死,或者得到我們的相助,完成你的願望,展開復仇!」

    「我不相信天上掉的餅,也不相信你畫的餅。更何況,方虛聖何等人物,我豈能文壓他?雷先生請回吧,不過您放心,此事我絕不會泄漏。否則的話,不等楚王動手,你們也會取我性命。」方運道。

    雷廷真微笑道:「珠江侯言重了,我們怎會殺你。事情咱們一件一件談,我帶著善意和寶物而來,並非畫餅,請珠江侯過目。」

    雷廷真說著,把另一隻袖中的含湖貝遞給方運。

    方運半信半疑地接過那含湖貝,引動才氣,看到裡面的東西后,兩眼瞬間瞪大,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雷廷真笑意更濃。

    「那箱子之中,可是傳說中的半聖衣冠?」方運萬萬沒想到宗雷兩家竟然捨得這等寶物。

    雷廷真微笑道:「這是西海龍宮當年得到的一套半聖衣冠,而且是陶聖陶淵明之物,穿戴此半聖衣冠,不僅能使用少許聖力,還因為陶聖乃是詩詞聖手,所有的戰詩詞的力量都會倍增!」

    方運沉默著。

    雷廷真繼續道:「這半聖衣冠至少要大儒才能使用,我們之所以拿出來,是為展現我們的誠意。西海龍宮保證,只要你與方運文比詩詞,這半聖衣冠就借給你,一直到你去世為止。」

    方運輕哼一聲,道:「這半聖衣冠既然是借而不是贈予,那裡面的大儒文寶『武侯車』、三件大學士文寶、二十張聖頁、三滴半聖之血、五錠龍血墨、一枚生身果和一枚延壽果,都只是借我嗎?」

    「半聖衣冠乃是聖道寶物,足以讓大儒發揮接近半聖的力量,自然不能隨便贈予你。至於其餘之物,皆可相贈!只要你答應與方運一較高下,其餘所有寶物都是你的!」

    「我不相信天底下有如此便宜的事。如此說來,我只要與方運文比一場,就算故意輸掉,也能得到這些寶物。」方運道。

    雷廷真微微一笑,眼中閃爍著寒光,道:「你不敢!你必須全力以赴!你以為你現在還有退路可選嗎?你若是故意輸掉,或者不在文比中竭盡全力,那麼我們會把你千刀萬剮,然後誅你九族!」

    方運呵呵一笑,道:「雷大儒請回吧!我張龍象在獄中十年,飽受折磨,即便如此也不曾向誰低頭,你要誅我九族,儘管誅好了!」

    「哈哈……」雷廷真大笑道,「不愧是十年磨一劍的張鳴州,有膽氣!若不是這種膽氣,你也寫不出那幾篇名作。威脅之言,只是老夫的戲言,我們之所以捨得給你寶物,一是因為我們相信你張鳴州的氣節,一旦答應絕不會胡亂應付,至於第二,便是因為我們有絕對的力量,欺騙我們的下場遠遠比被楚王殺死更慘!」

    「讓我再考慮考慮吧。」方運露出疲倦之色。

    「張鳴州,你我都是聰明人,我們已經把你的身世和這些日子的事情調查得清清楚楚,你現在,無路可選!你若真有其他選擇,老夫也會先斬斷那條路,再與你見面!」

    雷廷真傲然看著方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