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微微低下頭,沉默不語。

    「老夫潛入此地,有暴露的風險,只給你半刻鐘的時間考慮!」雷廷真下了最後通牒。

    僅僅過了數息,方運抬起頭,苦笑道:「我還有選擇嗎?這含湖貝,我收起來了。」

    方運說著,把含湖貝放入袋中。

    雷廷真哈哈大笑,道:「好!識時務者為俊傑,你將來的成就必然冠絕文界,也必然會超過老夫!」

    方運道:「您之前說事情要一件一件說,現在說完這些寶物,可否繼續說一說,我憑什麼與方運文比詩詞?」

    雷廷真微笑道:「此事並不難,文會形勢多樣,文比的手段也層出不窮,我們目前暫定書寫「憂國憂民」或「悲憤」類的詩詞,只要耍一些小花招就可以讓方運無法拒絕。我們研究過,方運的詩詞里雖然也涉及一些憂國憂民或悲憤的內容,但遠遠不如你,你有豐富的閱歷,經歷過痛苦的遭遇,這方面遠勝方運!我們相信,只要你與我們合作,必然能文壓方運!」

    「聽您這麼一說,我的勝算大概可以到六成。」方運道。

    「我們的目標是讓你的勝算到八成!勝過方運,你不僅能得到半聖衣冠,不僅能獲得我們各大世家的鼎力支持,地位甚至會凌駕於楚王之上!你要知道,從來無人勝過方虛聖,連妖皇都失敗過一次!你只要勝過方運,必然會名留青史,千古流芳!至於你們張家疑似逆種所形成的負面影響,必將消失得無影無蹤!」

    「好!本侯立誓,只要不死,定要與方運文比詩詞,一較高下!不過……我希望把我兒經安送入孔聖文界的秘地修習,讓他獲得與孔家子弟相似的待遇!」方運道。

    「這……除了孔聖世家的子弟,半聖世家每五年也只能送一個孩童進入文界秘地修習。張經安的年齡太大,我看……需要商榷。」

    方運道:「珠江軍即將前往兩界山,在我出兵兩界山之前,經安若不能進入秘地修習,你我的約定作廢,這含湖貝與寶物,我會如數奉還。」

    雷廷真猶豫不決,數息後點頭道:「此事我會與各世家溝通,希望可以給予你一個名額。」

    「多謝雷先生。」方運道。

    雷廷真道:「立誓吧。」

    方運點點頭,開始對文膽、家族和孔聖立誓。

    孔聖文界乃是孔子遺留的地方,文界人手段再多,也無法蒙蔽孔子的力量。

    「很好!你有三件大學士文寶以及聖血聖頁,足以自保。至於那件武侯車,只是為了激勵你,畢竟你可能需要數年才能晉陞大學士。以老夫之見,你放棄其他,專精詩詞為好。那位詩痴老人頗為不凡,你以後要常常請教他。」雷廷真的語氣十分和善,充滿了關心。

    方運點點頭,心裡卻在發笑,沒想到自己人在車廂坐,喜從天上來,以前的敵人送給自己那麼多寶物,自己雖然有聖頁和聖血,但這種東西越多越好。至於武侯車與半聖衣冠更是價值連城,這兩件寶物都是花再多錢也買不到的珍寶,哪怕自己是虛聖都很難得到。

    想了想,方運道:「雷先生,其實學生一直在隱藏實力,若是不出意外,一兩個月內我便可晉陞大學士!」

    雷廷真雙眼一亮,喜道:「好!看來你比我們預計中更有潛力!好,很好!你一定要深研詩詞,若能創作出一首傳世戰詩詞,不,只需要傳世奇詩詞,就可以名動萬界!你對兩個月內晉陞大學士有多大的把握?」

    「十成的把握!」方運驕傲地抬起頭。

    「好!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老夫就回聖元大陸布局!我們會在暗中不斷為你造勢,讓你文名越來越大,你只要每隔幾天拋出一首詩詞,我們就能讓你的勢頭堪比方運!之後,我們煽風點火,再用一些手段,比如讓你去羞辱方運的好友,可以輕易把他逼出來與你文比!」雷廷真越說越高興。

    「預祝我們合作愉快。」方運道。

    雷廷真愉悅地笑起來。

    等雷廷真離開,方運坐在車廂內,臉上浮現異樣的笑容。

    「我原本懷疑他們是來破壞我三上書山,誰知道,他們竟然是來助我通過第九山的考驗,簡直是雪中送炭!那半聖衣冠雖強,但對我現在來說用處不大,可那武侯車對我來說太重要,一旦我晉陞大學士,就可以立即使用!雷家啊雷家,你們終於做了一件大好事!待來日,我會好好謝謝你們!」方運心想。

    清晨,大軍啟程前往惠東縣,一個時辰后,遭遇蠻王熊狽與狼單的攻擊,和以前不一樣,這次參與攻擊的蠻族沒有蠻將,只有蠻王、蠻侯和蠻帥,除了蠻王,蠻侯和蠻帥的數量都有所增加。

    不過,這次戰鬥僅僅持續了一刻鐘蠻王便撤退,他們生怕人族用聖廟把其他大學士或大儒挪移到附近的縣城,然後夾擊他們。

    一刻鐘的戰鬥對經驗豐富的鹿門軍來說簡直如同練兵,不僅沒有影響士氣,反而讓全軍將士更加有信心。

    大軍繼續前行,方運放下心,今晚便可抵達鵬城,明日大軍便可以分批坐船,穿過零丁洋抵達珠城。

    十五萬大軍加上超過五萬的輔兵以及軍械糧草,需要幾十艘大船運送數個來回。

    傍晚時分,大軍剛剛抵達鵬城近處,最前面的眾將就如同炸鍋似的,聚在一起議論。

    不多時,方運就聽到前面的士兵議論,水族突然出動,封鎖了零丁洋和珠江下游大部分地方。

    零丁洋就是珠江的出海口,是巨大的喇叭狀河灣,十分寬闊,水族很少出現在那裡。

    「事情不妙啊……」方運立刻從含湖貝中拿出楚國地圖。

    「如果珠江出海口附近都被封鎖,那大軍只能沿著珠江北岸向東走,一直走到廣洲,然後從廣洲過橋,抵達珠江南岸,最後順著南岸前往珠城。原本是直線的水面路程,變成了斜著的人字形路線。大軍不僅會多走數天的路程,也會遭遇不可預測的意外!更何況,廣洲城位於祺山軍的守衛範圍,我極可能會遇到祺山侯苟葆!我搶了他們祺山軍的大旗,搶了苟家的才氣玉,祺山侯恐怕不會輕饒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