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若祺山侯是普通的大學士,我現在有十足的把握勝過他,但他成大學士超過二十年,更屢次與蠻族作戰,經驗遠遠超過我,不成大學士,我很難勝過他。祺山侯家族傳承數百年,他手裡的聖血或聖頁等寶物也不少。」

    「想辦法破開零丁洋的水族?實在太難,甚至於,蠻族希望我們與水族起衝突,這樣孔聖文界的水族就可名正言順攻城,到了那個時候,我會第一時間被楚王定罪。」

    「如此說來,只能沿著珠江北岸前行到廣洲城,然後再從南岸折返回來抵達珠江。蠻族既然調動水族阻攔,不可能僅僅是逼我們多走兩三天路,極可能會在關鍵時候展開伏擊。問題是,我周邊區域了解並不多,對五大部落蠻族的了解同樣有限,要先在珠城磨礪一兩個月才行。」

    方運正想著,突然收到一封傳書。由於身份特殊,自從上路以來,幾乎沒有多少人主動聯繫自己,哪怕書寫了多首名詩后,也是以楚國之外的讀書人傳書居多。

    鴻雁凝聚成文字,懸浮在半空。

    方運略感詫異,因為傳書的不是別人,而是珠江軍五軍將軍之一的中軍將軍張青楓張老翰林。

    這位張青楓是張龍象的遠房親戚,他已經年過八十,但卻和張龍象是同輩。

    到達孔聖文界后,方運也打聽了張青楓的事迹,由於張青楓早就出了珠江侯府的九族五服之外,哪怕張萬空逆種也不會影響他,所以他在珠江軍的地位很穩,一直牢牢掌握中軍。

    而珠江軍的中軍,主要的使命便是護衛珠江軍元帥,也就是珠江侯。

    張青楓與張萬空關係極佳,但張萬空被懷疑逆種、張龍象被抓后,張青楓就再也沒與珠江侯府聯繫,倒是有一年張經安實在活不下去,去了張青楓在京城的糧鋪要米面銀錢,糧鋪的人二話不說,雙倍奉上。

    方運獲得官印多日,這位張青楓老翰林還是第一次傳書。

    「珠江兩岸危險重重,老夫自顧不暇,請君加倍小心。」

    短短一句話,讓方運心中升起莫大的危機感。

    「張青楓此人以穩重老辣著稱,我出獄這麼久,張青楓能一直憋著不傳書不聯繫,但在今天突然憋不住了,意味著接下來的路程會比之前兇險百倍。我本來就懷疑蠻族會出手,如此看來,我的想法沒錯。鹿門侯雖然遠比張青楓更加老辣,但他在北方統軍,第一次南下到珠江,對這裡的熟悉程度和我相差無幾,遠不如張青楓理解更深。」

    「鹿門侯有祺山侯相助,或許已經意識到此行的危險,不過,祺山侯會對他推心置腹嗎?兩人關係雖然不錯,但還算不上至交好友。更何況……祺山侯很想我死!單憑這一點,祺山侯就未必會如實相告。鹿門侯乃是大學士,就算被蠻族圍堵,逃是可以逃掉,但我不過是翰林,逃跑的機會小得多。」

    方運反覆思索,始終不清楚蠻族會使用何種方式開戰,也想了幾個極其微小的可能,但大都被否定,畢竟蠻族不是人族,它們的智慧、動員力和合作的能力都有限,很難完成只有人族才能完成的事。

    「關鍵是孔聖文界的蠻族一共也只有三頭大蠻王,而且只是蠻族的精神支柱,不能參與戰爭。歷史上,任何親自參與戰鬥的大蠻王,都會被人族各國大儒聯手殺死。文界的人族大儒除了為出征的士兵使用壯行詩,幾乎不出手,歷史上只有幾次出手的記錄,而且僅僅是保護己方士兵撤退。」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孔聖文界需要蠻族磨礪人族,任何頂不住這些蠻族的國家都不配留在文界,所以每次蠻族侵略,各國都會全力抵抗。也正是有蠻族的威脅在,齊楚燕韓趙魏秦這七國才能屹立不倒,任何一位君王犯下大錯或不理朝政,文武百官都會想方設法彌補。」

    「我們若被蠻族攻擊,哪怕全軍覆沒,楚國大儒也未必會出面。其他大學士就算有心救助,也力有未逮。」

    「接下來,我要加快修習,儘早突破,晉陞大學士。一旦晉陞大學士,能駕馭武侯車,哪怕被多位蠻王圍堵,也能戰略撤退。」

    方運腦海中閃過數不清的念頭,最終做出決定,安下心,為突破翰林成大學士而努力。

    大軍抵達鵬城外,安營紮寨,方運想出營看看珠江出海口形成的零丁洋,但被鹿門侯阻撓,無法離開軍營,只得繼續修習。

    大軍沒有多加停留,清晨便沿著河岸十裡外的道路前往廣洲城。

    在臨行前,方運聽到各軍各營各隊從上到下層層嚴令,要求每個人隨時做好戰鬥準備,畢竟從這裡到廣洲城的路程有四百餘里,蠻族極有可能再度出擊。

    由於水族已經控制珠江,那江南的蠻族大軍極可能會快速過江,展開偷襲。

    就在大軍抵達鵬城與廣洲城中間位置的時候,大量的蠻族在水族的幫助下,跨江而來,展開攻擊。

    此次前來的蠻族從蠻民一直到蠻王皆有,總數超過四萬,為首的還是蠻王熊狽與狼單。

    這一戰雙方打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大戰半個時辰后,方運發現己方呈現頹勢,就算最後能擋住蠻族的攻勢,也會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鹿門侯,請准許本侯參戰!」方運終於忍不住傳音給鹿門侯。

    鹿門侯繼續與蠻王激戰,沒有回話。

    數十息后,方運深吸一口氣,再度傳音求戰。

    鹿門侯充耳不聞。

    三息后,方運第三次求戰。

    突然,鹿門侯的傳音在方運耳邊爆開,猶如群山崩散,落石滾動。

    「閉嘴!大戰當前,豈容你喋喋不休?你若再說半句,本侯以擾亂軍心為由,奪你珠江侯之位,鎮封你文膽!」

    方運沒想到自己一片好心,竟然換來如此羞辱,牙齒緊咬,死死盯著高空鹿門侯的背影。

    「我會讓你後悔這些天的所作所為!」

    方運說完,回到車廂內。

    過了半刻鐘,鹿門侯的舌綻春雷在天空炸開。

    「鹿門軍身陷囹圄,請苟兄相助!」

    隨後,一個蒼老但有力的聲音從百里之外傳來。

    「鹿門侯莫慌,老夫這就大開城門,調集城中甲牛車蛟馬車前去接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