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老夫不與你計較以下犯上之事!今日廣洲城內的早春文會,你務必參加,並且要揚名,若是能製造出直追方虛聖甚至能文壓方虛聖的勢頭,你便是功臣。」祝奉穹傳書道。

    「祝大學士,本侯有一事不明,你與雷家是何等關係?」

    「不該問的不要問!知道的多了,對你並無好處!」

    「好吧,此事我不再問。不過……我並不想參與早春文會,我認為這是他們針對我的陰謀,意在打擊我的文名。」

    「你若真有文名,他們打擊不掉;你文名因此受損,說明你不配與方虛聖一較高下,我會勸說他們收回寶物。老夫認為,你得到的太多!」

    「我得到的多少,並不由你決定!你到底以何等身份與我傳書,這是關鍵。」

    過了好一陣,祝奉穹再度傳書:「你只要知道,與你聯繫的雷廷真不能經常進入孔聖文界,在你與方運文比前,你要聽從老夫的命令!我的身份,便是你的上官!」

    「我並不懷疑,只是可惜當時雷廷真大儒並沒有說你也參與此事。」

    「幾日之後,雷廷真大儒會告知你。總之,你必須要盡一切可能宣揚文名,只有這樣,我們才能不斷造勢,直至逼方虛聖出來與你文比。」

    「為了那些寶物,我儘力而為。」方運回復道。

    「願你不會玷污陶聖的衣冠!」

    「這點不勞您費心!」

    方運收起官印,並不懷疑祝奉穹的身份,畢竟這件事非常機密,他既然在一開始就點出半聖衣冠,那就證明他已經知道詳細的一切。

    方運起身,正要去找韋長弦,但又坐下。

    思索片刻,方運又拿起珠江侯官印,給韋長弦發傳書。

    「若是鹿門侯親自接本侯去早春文會,本侯或可考慮。」

    韋長弦一直沒有回話,方運也不急。

    到了傍晚,車廂外傳來整齊的馬蹄聲,方運判斷出那是鹿門侯的親衛重騎兵發出的聲音。

    馬蹄聲停止,門外傳來鹿門侯蒼老的聲音。

    「龍象,時辰已到,與老夫一起前往廣洲文院,參與早春文會。」

    方運等了十息才走下馬車,笑著向鹿門侯拱手道:「讓您久等了,這就啟程吧。」

    眾多將領不悅,方運卻視而不見。

    鹿門軍的將領與方運一起前往廣洲文院,荀天凌本來要留守軍中,但得知張龍象也參與文會後,便決定隨後就到。

    一行人抵達廣洲文院之時,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文院廣場上擺放著許多桌椅,數千人已經抵達,紛紛起立。

    方運跟在鹿門侯後面,微笑著向前走,若是有人問候,或拱手回禮,或點頭致意。

    走了幾步,就聽一個年輕的秀才大喊:「位卑未敢忘憂國!學生相信能作出此等名句之人,絕非逆種!」

    方運扭頭看向那個秀才,拱手致意,心懷感激。

    在場的許多人輕輕點頭,他們都受到詩痴老人的影響,在沒有證據之前,絕對不會污衊張龍象為逆種。

    但是,依舊有許多人目光冰冷,充滿敵意。

    眾人走到宴席的前端,停在最前面的一桌,身穿青衣大學士服的祺山侯苟葆正站在那裡,他先是與鹿門侯相互施禮,然後扭頭看向方運。

    「龍象賢侄,多年不見,一切安好?」

    方運盯著祺山侯苟葆,這是一個高大威武的老人,鼻子極大,若是鼻頭再彎一些便是典型的鷹鉤鼻,他雖然面帶微笑,但目光很冷,臉彷彿是木頭雕刻。

    方運微笑道:「一切安好,這些年我張家多虧祺山侯照拂!今日遇到祺山侯,也算人生四大喜之一。」

    「哦?何為人生四大喜?」

    方運微笑道:「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

    一旁的廣洲知府笑道:「好!珠江侯妙語連珠,這的確堪稱人生四大喜。」

    方運看了一眼廣洲知府,「他鄉遇故知」對苟葆來說極具諷刺,苟家乃是這些年攻擊張家的主力,方運本想看看苟葆如何應對,沒想到廣洲知府橫插一句,輕鬆化解。

    鹿門侯微笑道:「諸位別站著,坐下吧。」

    苟葆與鹿門侯先落座,其後空一個椅子給荀天凌,方運隨後就坐。

    這第一桌目前只坐著三個人,其餘人都在其他地方。

    苟葆與鹿門侯低聲交談,方運則孤零零一個人坐著。

    方運不理會眾人,旁若無人地拿出一本書,細細讀起來。

    不少人把目光投向方運,看到方運這一舉動,有的點頭認可,有的嗤之以鼻,有的露出憐憫之色,十年牢獄生涯失去太多,必須要爭分奪秒才能彌補損失。

    不多時,荀天凌趕到,早春文會正式開始。

    主持文會的是廣洲知府,此人風雅幽默,讓文會的氣氛越發高漲。

    不多時,廣洲知府宣布此次文會的規矩,詩詞皆可,不限韻,命題寬泛,只要有春天的意象即可,本次文會乃是奇詩文會,以「奇」來決定最終的排名,若是「奇」的程度相似,便由三位大學士來評判。

    方運一愣,立刻明白此次文會的關鍵不是詩詞本身,而是「程度相似」和由三位大學士評判。

    廣洲知府可以決定兩首奇詩詞的水平是否相近,而三位大學士定高下。

    若是兩首詩詞的水平差距不是太大,那廣洲知府便可以交由三位大學士,到時候,鹿門侯與苟葆聯手,荀天凌無論如何評判都不會改變結果。

    方運無奈,這種人為干涉結果的文比,可以堂堂正正作弊,不需要承擔任何風險,這是很簡單卻又很難避開的文會陷阱。

    方運掃視全場,把所有人的面孔記在心中,然後傳書給秦朝丞相祝奉穹,要求他發送一份文會所有人的名單、畫像和生平,尤其是擅長詩詞的。

    祝奉穹很快回復。

    方運看完資料,頓感頭疼,看來自己的敵人至少準備了十天以上,自己就算不來廣洲城,他們也會在鵬城或珠城舉行這個文會。

    今日的與會名單中,有十餘位詩詞名家,甚至還有五個他國之人。

    這十餘位詩詞名家,都作過相對出名的奇詩詞,都至少有過達府層次的詩詞名作,還有三位曾創作出鳴州之作。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