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珠江侯不愧是孔聖文界第一人,此刻他的文名已經力壓方虛聖!這首三奇詩詞能在我廣洲城內出現,實乃我等福氣!」廣洲知府笑著稱讚。

    「不錯,此詩之奇,已經遠超方虛聖之所有奇詩!那首《登鸛雀樓》同樣超過方虛聖許多詩詞,有鎮國之象!」

    「方虛聖再如何,也是聖元大陸之人,在孔聖文界,論文名,張龍象當屬第一!就算方虛聖抵達孔聖文界,也必然在珠江侯面前口稱末學後進!」

    「說的好……」

    在解出這是三奇詩詞后,文會的氣氛本來非常高漲,可隨著許多人瘋狂稱讚張龍象,文會氣氛很快冷了下來。

    在大多數人看來,這首詩的確是三奇詩詞,但價值並非特別高,畢竟為了奇為了韻律要犧牲詩意、意境、氣勢、情感等等各個方面,眾人本以為稱讚完這首三奇詩詞后,會有人指出其中的不足。

    誰也沒想到,以廣洲知府為首的許多官員將領,竟然開始瘋狂吹捧張龍象,好像現在張龍象已經是文界第一,能夠力壓虛聖,只差一步就是千古第一人。

    一開始大多數人還有些糊塗,但很快意識到這是廣洲知府、鹿門侯和苟葆聯手設下的毒計!

    今日的早春文會,就是一個巨大的陷阱,若方運沒有奪得魁首,拿不回祖傳之物,自然會承受眾多污名,可若是贏了,那這些人將計就計,全力捧殺!

    文會中的一些人氣不過,尤其是那位青年解元,手握官印,傳書給方運,說明了會場的情況。

    方運正在回軍營的路上,收到傳書後,回復並表示感謝,但臉上浮現淡淡的笑容。

    「這等毒計,我早就料到,對別人來說的確能造成恐怖的傷害,不說會被全文界的人嫉妒甚至敵視,也不說讓聖元大陸眾讀書人不滿,單單樹立一個虛聖為敵,就足夠原本的張龍象喝一壺。可惜,這個所謂的捧殺毒計,不僅沒有害我,反而在幫我,等於配合宗雷兩家為我造勢!」

    在方運回到軍營后,詩痴老人發傳書稱讚,而秦國丞相祝奉穹則表示很滿意,已經開始為他造勢,希望下次也通力合作,完成文壓方運的大計。

    方運借著合作為名,從祝奉穹手裡要了大量楚國的情報,甚至有珠江軍一些秀才的畫像和來歷。

    深夜,韋長弦出現在馬車外。

    「珠江侯大人,末將給您送彩頭來了。」

    「放下吧。」方運的聲音傳到車廂外。

    「珠江侯,您現在已經名動萬界!無論是我們家元帥還是祺山侯大人,都在竭力稱讚您,您可以看看論榜,很多人都誇您。哦,對了,聽說您現在已經超越方虛聖,想必您心裡一定很高興吧?哈哈哈……」

    韋長弦大笑著離開。

    方運面帶微笑,繼續讀書。

    方運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文宮雕像在輕微地顫抖。

    這是快要晉陞大學士的標誌!

    一旦晉陞大學士,才氣就不再是普通的煙柱模樣,而是會化為一團一寸厚的雲朵,隨著實力不斷提升,雲朵會逐漸增厚。

    大學士的平步青雲的力量,實則源自才氣雲朵。

    「只要晉陞大學士,我便會馬上獲得完整的珠江侯權力,統攝二十萬珠江軍。到那時,我便掌握大權,不用看鹿門侯與苟葆的臉色,然後整合軍隊,攻打蠻族,最後進入兩界山,完成第九山的考驗!不過,在未成大學士之前,我只能繼續韜光養晦!」

    過了兩日,大軍出發,離開廣洲城,一路上非常順利,在正月二十四的這一天,抵達珠城。

    張龍象的祖輩在珠城周邊建功立業,被封為珠江侯。

    在到達珠城十裡外的時候,全軍上下鬆了一口氣,聖廟力量可以抵達這裡,這意味著大軍絕對安全。

    方運走出車廂,站在馬車邊緣,向前方望去。

    前方旌旗林立,刀槍閃亮,道路兩側的士兵一直排到城門口,而城頭之上排列著密密麻麻的士兵,兩個赤著上身的大漢正在用力擂鼓。

    城樓之下、城門之上,有「珠城」兩個石刻大字,文字飛揚,筆畫如刀。

    咚……咚……咚……

    珠江場的十裡外,大軍的近處,已經聚集著大量的讀書人,有珠江軍的將領,有珠城的文官,還有本地的名門望族,可謂群賢畢至。

    大軍離那些迎接的人越來越近,方運見鹿門侯竟然不讓自己前往,對車夫道:「加快趕車,衝到隊伍最前面。」

    「他們阻攔怎麼辦?」

    「我來解決。」

    「諾!」

    就見車夫甩起長鞭,在天空抽響,發出啪地一聲刺耳的尖嘯。

    「駕!」馬車加速向前沖。

    前方的士兵紛紛避開,一些鹿門軍的士兵明明想攔截,但猶豫剎那后選擇後退。

    車夫看到這一幕很高興,這些天方運的文名如日中天,普通鹿門軍士兵已經不敢為難方運與車夫。

    眼看就要抵達大軍的最前方,韋長弦帶著百人騎兵隊伍從前方迎面而來。

    「行軍途中,不得突兀加速,請珠江侯減緩。」韋長弦身披淺黑色的甲胄,軍馬跑動起來帶著他身上的甲胄嘩啦啦作響。

    方運示意車夫稍稍降低速度,道:「我珠江侯一脈在此地耕耘多年,大軍進城,為何不提醒本侯?」

    韋長弦微笑道:「您誤會了,我正要帶侯爺與珠城眾官見面,沒想到您竟然急了。請!」

    韋長弦調轉馬頭,讓出道路。

    「哼!」方運不悅冷哼,回到車廂內。

    車夫小聲嘀咕:「別把人當傻子,老爺要是不過來,你們肯定當老爺不在。」

    馬車一路前行,很快抵達大軍前端,和大軍的主要將領一起緩緩前行。

    前行數百息,大軍陸續停下,馬車也隨之停止。

    「老爺,到了。」

    方運輕嗯一聲,走下馬車,望向前方,就見前方的隊伍緩緩迎過來,披掛戰甲的翰林將軍與進士將軍在前,文官與低級將校在中,珠城的其餘讀書人在後。

    雙方走近,珠江城眾人面向鹿門侯齊齊作揖。

    「拜見鹿門侯!」聲音整齊,氣勢衝天。

    隨後,就見一位下巴上有兩道傷疤的老者上前一步,向荀天凌道:「翰林張青楓,拜見荀大學士。」

    接著其餘人也向荀天凌見禮。

    最後,張青楓看向方運,一絲不苟道:「下官張青楓,拜見珠江侯大人!」

    怪異的一幕出現了,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向方運彎腰作揖,其餘人都站直身體,有一些人甚至高傲地抬起頭,看向方運的目光里充滿冷意。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