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現場的氣氛十分壓抑,天空彷彿有一處巨大的元氣漩渦在緩緩下壓。

    方運跳下馬車,背負雙手,望著前方的人。

    方運仔細掃視所有人,印證每個人的容貌與情報中的畫像,很快掌握這些人的詳細信息。

    來這裡之前,方運就已經做好準備,但抵達這裡才發現,情況比自己想象中更加複雜!

    珠江軍共有二十萬戰兵,分為中軍、前軍、后軍、左軍和右軍共五軍,每一軍都由一位翰林將軍統率。

    今日,五位翰林將軍到齊,站在迎接隊伍的最前方,但是,最終只有前軍將軍與中軍將軍向自己施禮!

    這還不是最嚴重的。

    五軍每軍四萬,在五軍將軍之下,每一萬人會由一位正四品有封號的進士將軍帶領,共計二十位。

    但是,這二十位進士將軍中,只有六名施禮!

    左軍將軍、右軍將軍和后軍將軍等三位翰林將軍一開始沒有向方運施禮,所以他們的手下的進士將軍不施禮實屬正常。

    但前軍將軍與中軍將軍兩位翰林將軍,明明施禮了,可兩人管轄的進士將軍中,各有一位沒有施禮!

    這是非常不好的苗頭,哪怕前將軍與中軍將軍支持自己,但兩個人根本無法完全掌控那八萬人。

    二十萬珠江軍,真正稱得上支持珠江侯的,只有六萬人!

    方運深吸一口氣,緩解自己的情緒,這個事實有些駭人。十年前,珠江軍水潑不進,而在這十年中,所有與珠江侯府有姻親、在九族五服內的將領全部被調走,還有一些人明哲保身主動離開,也有少數將領雖然留在軍中,但已經投靠其他大家族。

    現在的珠江軍中,過半都是十年內新調來的將領。

    方運終於意識到珠江侯的權力名存實亡,哪怕自己成為大學士,真正聽話的也不過六萬人,其餘人必然會只聽令於鹿門侯一人。

    「第九山的考驗,果然難上加難!」方運直皺眉頭。

    方運腦海中閃過許多念頭,最終,故意輕輕一嘆,充滿惆悵地望著前方的將領,道:「諸位,好久不見。」

    一部分將領面露激動之色,一部分將領面無表情,還有少數將領面色複雜,似是懷念,似是羞愧。

    「青楓伯伯,黎伯伯,小侄……又回來了!」方運說完,挺直胸膛,雙目迸射.出燦爛的光華。

    中軍將軍張青楓,與張萬空乃是過命的交情,曾經教過張龍象書法。

    前軍將軍王黎,被張萬空救過命,是典型的猛將,他從來不玩什麼陰謀詭計。前些年,楚王想把他調走,結果這位王黎當著文武百官的面道,誰敢把他調離珠江軍,他就直接離開楚國,前往周地當官。

    孔聖文界還是周朝,周天子還是文界名義上的共主,七國國君名義上還是周天子冊封的臣子,每位國君繼位,都要有周天子的冊封。

    王黎若前往周地,不算叛國,但本質上和叛國無異,對楚國影響極大,但楚王偏偏拿他沒辦法,所以只能留王黎在珠江軍。

    兩位老將軍都已頭髮花白,張青楓極為冷靜,只是輕輕點頭。

    王黎則眼眶濕潤,眼圈發紅,道:「好,回來就好!」

    方運心中暗嘆,這兩位將軍與張萬空都是生死之交,可現在見到自己也不敢太熱情,可見當年的影響之深,可見珠江侯府的敵對勢力之大。

    鹿門侯冷聲道:「戰事緊急,繁文縟節免了,一起隨我前往珠江軍大營,眾位將領聯手制定奪回蓮山關的計劃!」

    張青楓卻一拱手,道:「請鹿門侯大人指教,我珠江軍以珠江侯為尊,還是聽從大人之命?」

    「自己看吧!」鹿門侯從含湖貝中拿出一卷王命,遞給身邊的韋長弦。

    韋長弦雙手捧著楚王王命,送到張青楓手中。

    孔聖文界極少行跪禮,也沒有聖旨,張青楓只是用雙手接過王命,仔細看了一眼,點頭道:「既然楚王命令您兼領珠江、祺山和鹿門三軍,那下官自當聽從。只不過,楚王未廢珠江侯,那張龍象便可在珠江軍中領一支萬人之軍,有議事等各項權力。」

    方運心中一暖,這位張青楓果然還是自己人,一見面就落實自己的權力,防止像路上那樣鹿門侯讓自己當光桿將領,這樣做必然會激怒鹿門侯,可張青楓竟然毫無懼色,據理力爭,實乃讀書人典範。

    鹿門侯冷哼一聲:「老夫兼領三軍事,你聽令即可,無權置喙!」

    「國有國法,軍有軍規,即便楚王親來,也要遵守法度!」王黎上前半步,直視鹿門侯。

    珠江軍其餘人閉口不言。

    「放肆,你們想造反嗎?」韋長弦大怒。

    方運看了韋長弦一眼,之前覺得這人淺薄狡詐,現在想想,這人種種惡劣行跡,實則是迎合鹿門侯,比如現在大喊,表面上是個易怒無知之人,實則是在替鹿門侯試探對方底線,也在表明鹿門侯的態度,而且不需要鹿門侯開口,無論結果如何,鹿門侯都能進退自如,保留權威和臉面。

    方運心中暗嘆,自己的閱歷終究比這些人差一些,這才明白到韋長弦這種人的作用,之前也遇到過不少,還只當時他們都那般淺薄卑劣,現在看來,這是一種生存之道,並不多麼高尚,但也不算卑劣,各為其主而已。

    張青楓一拱手,道:「請鹿門侯大人三思!」

    韋長弦怒道:「張大人,你就不怕元帥大人撤換你嗎?」

    「若有楚王王命,在下自當聽從。」張青楓淡然道。

    韋長弦偷偷看了一眼鹿門侯。

    鹿門侯點點頭,道:「之前不讓龍象賢侄參戰,除了對他身份有顧慮,主要是擔心他的安危,畢竟牢獄十年,他的實力還有多少不得而知,貿然讓他參戰便是害他。既然抵達珠城,他又是本代鹿門侯,自然可領一軍。這些日子,先不勞他出戰,他文采如此好,就負責處理公文吧。」

    張青楓與王黎兩人神色一僵,隨後露出無奈的苦色。

    方運微笑道:「謝過鹿門侯大人。」

    方運心中暗嘆,不愧是老狐狸,自己乃是珠江侯,這裡又是珠城,若鹿門侯不給自己安排事務,必然會有大量士兵平民心懷不滿。現在安排自己處理公文,簡直是一石三鳥。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