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正月二十六,鹿門軍抵達珠城的第三天,鹿門侯發布軍令,各軍休整五天,厲兵秣馬,整飭裝備,五天之後,他會派一支大軍征戰,攻打周邊的小蠻族部落,一展楚國軍威。

    元帥府正堂左側的公文房異常繁忙,大量的讀書人文員進進出出,許多人手中都手持各式各樣的文書。

    元帥要向各軍各地下發命令,會草擬一份文書,然後交由幕僚,再交給公文房,公文房的書辦文員會前往印坊,列印出足夠的文書。

    朝廷每天都會向各地傳書,傳書內容會第一時間抵達公文房,而公文房則負責印刷出來,送到需要的各處。

    各軍之間要交流聯繫,同樣需要經過公文房。

    在公文房的眼中,軍中沒有秘密,所以公文房是軍中要地,一旦泄密,全軍將會遭遇滅頂之災。

    公文房也是最苦最累的地方,基本只有兩種人,一種人不斷書寫文書,另一種人不斷跑腿分發文書。

    公文房最忙的事,是替士兵書寫、整理或分發家書。

    四十餘萬大軍,哪怕平均每人每年只寫兩封家屬,公文房每天也會收到兩千多封,而且,其中過半的文書由公文房的文員書寫。

    公文房的部分文員每天都會去各軍之中,為一些人代寫家書,畢竟識字的士兵未必會寫家書。

    方運入職公文房后,前幾天十分悠閑,手持官印,每隔一段時間回房間簽字或蓋下官印即可,其餘的時候大都在公文房各處走動,觀察書辦們辦公,偶爾會跟著一些書辦去其他軍營,了解公文房的所有流程。

    一開始公文房的人還覺得新奇,但公務太過繁忙,他們很快忽視了這位喜歡到處亂走的珠江侯。

    「珠江閑人!」

    韋長弦贈送給方運的外號很快傳遍全營。

    方運不以為意,之所以如此悠閑,是因為發覺自己前些日子急於晉陞大學士,心神緊繃,幸好發現得早,已經開始注重勞逸結合,不然晉陞大學士的時間必然會延後。

    萬事過猶不及。

    方運很清閑,但整支大軍都在緊張地準備著。

    二月初一,鹿門軍的一位翰林將軍率領三萬大軍離開珠城,開始尋找蠻族部落。

    二月初五,大軍凱旋,斬首兩千,我軍死傷不足五百,乃是少有的大勝,鹿門侯親自為得勝歸來的將士們接風洗塵。

    二月初六,珠江軍左將軍帶領四萬大軍出城,第二日狼狽而歸,四千餘將士戰死,傷兵逾萬。

    鹿門侯大怒,一問才知,大軍遭遇蠻族伏擊,拼盡全力才撤回。

    方運得到消息后,輕輕搖頭,這位左將軍顯然輕敵,否則不至於遭遇伏擊。幸好文界人族與蠻族之間遵守基本的對等原則,除非特殊時期,否則進攻的一方絕不派出過於強大的將領,比如這次伏擊的敵人最強也只是蠻侯。

    若是蠻王參與伏擊,這四萬大軍早就全軍覆沒。

    方運一邊做好自己的本職公務,一邊學習人族與妖蠻的戰鬥。

    和普通的冷兵器戰鬥比,人族與妖蠻的戰鬥有許多不同之處。

    普通的冷兵器戰爭中,若是雙方正面開戰,一方的戰損超過三分之一后,士氣極可能會崩潰,另一方的優勢將變得無比大,士氣崩潰的一方將會潰逃,而另一方則會展開輕鬆的追殺。

    可在人族與妖蠻的戰鬥中,很少有潰逃,要麼成功撤退,要麼死戰到底。

    正面戰鬥中,人族或妖蠻發生潰逃的戰例百不存一。

    普通冷兵器戰鬥中,正面戰鬥會持續一定的時間,但在人族與妖蠻的正面戰鬥中,會有兩個極端,要麼會持續很久,要麼會很快分出勝負,畢竟雙方都擁有可怕力量,戰鬥的烈度遠超普通冷兵器戰鬥。

    正是由於種種不同,方運經常會拋棄一些華夏古國的兵法,同時,也會加深鑽研適用於人族的兵法。

    二月初十,鹿門侯親率二十萬大軍,橫掃珠城南方所有大量蠻族部落,並在蠻族反擊之前,安然回到珠城。

    此戰大捷,楚國各方賀書如雪,甚至連與楚國交好的國家也發來賀書。

    在此戰傳遍全國后,珠江軍與鹿門軍的家人們開始郵寄書信,沒過幾日,公文房的主要任務便改為整理各地來信,分發到各軍各營。

    方運再一次試探請求出戰,被鹿門侯駁回,再次拜訪之時被擋在外面,不得不從元帥府後院試試,但最終無功而返。

    當天,方運書寫一首《遊園不值》,在珠城傳開。

    應憐屐齒印蒼苔,

    小扣柴扉久不開。

    春色滿園關不住,

    一枝紅杏出牆來。

    這首詩的前兩句平平,用幽默的手法說主人怕自己木屐的齒印踩壞了蒼苔,所以自己一直不給自己開門。

    但是后兩句不僅在珠城引發議論,甚至在文界論榜中也成為當天最熱門的話題。

    對於最後兩句的理解,很快分成了兩派,一派稱讚張龍象的心境,哪怕在珠城中被打壓,也有雄心壯志,如杏花在園中,依舊可出頭。

    另一派則認為這首詩是諷刺鹿門侯,詩人是在說,即便鹿門侯再如何,他也會如紅杏一般衝破藩籬,出人頭地。

    這首詩出現在文榜后,聖元大陸的讀書人倒沒有過多理解,只是純粹認為這首詩極為優秀,陰鬱中透著向上的精神。

    還有人拿李文鷹的《早梅》名句「前村深雪裡,昨夜一枝開」與「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比較。

    這首詩的出現,掀起了人族各地春日文會的**。

    第二日,宗家家主宗甘雨親自評價此詩「春來紅杏開,一枝壓天下」。

    而雷家大儒雷廷真則稱《遊園不值》為「昨夜花競放,新春第一朵」。

    兩位大儒的高度稱讚立刻在聖元大陸引發熱議,許多聖元大陸讀書人不服氣,希望方運出來,小小「教訓」一下狂妄的張龍象。

    有爭議便有話題,有話題便有文名,張龍象的文名在聖元大陸開始快速提升。

    無論那些反對的聲音多麼強烈,「一枝紅杏出牆來」很快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句。

    在外界紛紛亂亂的時候,方運繼續在公文房處理公文,臨近中午,韋長弦帶人闖入。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