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哼!若是你不寫,就不要怪元帥不念舊情!」韋長弦道。

    方運輕聲一嘆,道:「上疏請罪而已,本來不算什麼,不過,既然現在戰事不算吃緊,一直把我留在南城用處不大。若是元帥同意我在珠城外走走,比如去零丁洋垂釣,去海邊晒晒太陽,去我張家的產業視察一圈,我會感激不盡。」

    「怪不得你敢寫那首《息夫人》,原來是有這個打算,說是走走,無非是為了你的親衛軍!既然你提出條件,那我就回去轉告元帥,證明我們並非故意為難你。當然,元帥是否同意你出城,我說的不算。告辭!」

    韋長弦轉身離開。

    兩個時辰后,韋長弦傳書。

    「你只要上疏請罪,元帥會給你一塊腰牌,可在珠城十里內活動,一旦出了這個範圍,元帥將以意圖投敵罪將你就地誅殺!」

    「替我謝謝元帥!」

    方運收起官印,微微一笑,衝擊大學士,精神狀態非常重要,自己這些天太過緊張,若能遊山玩水幾日,感悟天地、體悟自然,有莫大的好處。

    「我最近才明白,楚國的國運一直在壓制我!這第九山的考驗屢次超出我的預計,若不能很好地放鬆心神,重新調整心態,很可能無法在短時間內晉陞大學士。多少讀書人距離晉陞就好像只隔著一層薄薄的窗戶紙,但幾十年也無法突破。當然,更重要的是,我若不能外出,就見不到親衛軍。」

    方運隨便讓下屬寫了一份請罪疏,上面只說一些空話套話,鹿門侯抓不到任何把柄。

    第二日清晨,韋長弦送來可以出城的腰牌,方運立刻騎著馬,前往珠江侯親衛軍駐地。

    這些天,方運一直被鹿門侯軟禁,只能在城南一小片區域內活動,甚至沒有正式與珠江侯的親衛軍見面。

    每一任珠江侯,在二十萬珠江軍外,都親領額外的一萬親衛軍。

    但是在十年前,這支親衛軍被生生打散,分配到各軍。

    在這些年裡,珠江侯的親衛軍完全成了新兵營,大量新兵被分配到親衛軍,沒過多久就會被分到其他軍中,很快又會有新兵補進來。

    鐵打的珠城,流水的親衛,已經成了珠江軍中的俗語。

    當珠江侯不在的時候,中軍將軍兼領親衛軍,所以親衛軍一直受張青楓轄制,士兵雖然不斷調動,但過半的軍官都是張青楓的人,每日正常操練,除了沒有經歷過實戰,整支親衛軍整體實力要超過普通的新兵營。

    方運騎著馬抵達親衛營門外,大門之上寫著「平江軍」三個大字,而中軍將軍張青楓與平江軍一幹將領正站在門外等待。

    方運微微一笑,翻身下馬,提著馬鞭向前走。

    「見過珠江侯!」以張青楓為首,所有將領一起彎腰行禮。

    方運掃視軍營前的柳樹,想起書山老人送的書中記載的張龍象之事。

    「諸位客氣了,我也不是第一次來。可惜,同沐春風舊楊柳,十數年後已白頭……」方運黯然神傷。

    在場有幾位將領是珠江軍的老人,目露哀色,但大部分人都是新入親衛軍,雖然不懂方運的傷感,可聽完方運的話,卻能理解他故地重遊的感情。

    「回來便好!」張青楓目光里似乎有晶瑩的東西在閃爍,表情依舊嚴肅。

    方運望著張青楓,一頭白髮,下巴上的兩道傷疤清晰可見。

    「入營吧。」方運輕輕點頭。

    方運在前眾將在後,進入親衛營,上萬士兵站在兩側,在方運踏入軍營的一剎那,所有士兵拄著兵器齊齊單膝著地半跪,聲音整齊劃一,同時高聲大喝。

    「恭迎侯爺回營!」

    方運站定,環視道路兩側的上萬士兵,僅僅一剎那,方運就記住了上萬張面孔,記住了每一個人的眼神,甚至能判斷出他們對自己的喜惡。

    「立!」方運舌綻春雷發布命令,所有士兵立刻直立起來,抬頭挺胸,直望前方,氣勢沖霄。

    黑甲如林。

    春日的晨風拂過,方運心中起微瀾。

    這是第一次正式執掌大軍。

    方運輕輕點頭,微笑道:「不錯,軍容肅整,神氣昂揚!今晚你們自行選擇,是否留在親衛營中追隨本侯,明日之後還在此地之人,皆為珠江子弟。」

    說完,方運大步邁開,前往親衛營的白色中軍大帳。

    方運進入大帳,掃視一眼,徑直走到妖虎皮大椅之上,撩起長袍,轉身落座,雙手搭在扶手之上,目視眾將。

    眾將分成兩排立於前方,微微低頭。

    「坐。」方運道。

    「謝侯爺!」眾將應聲,分坐兩側。

    「方才的話,對爾等也一樣,明日此時,可來可不來。」方運道。

    眾將沉默。

    「從今日起,本侯便是平江軍之主,過往之事本侯一概不管,但從今往後,親衛軍一切事項,都由本侯決斷!」方運高居上座,冷視眾人。

    張青楓立刻起身,拱手道:「從今日起,末將不再兼領親衛軍,一切但憑侯爺吩咐。」

    所有將校隨之起身,齊聲道:「一切但憑侯爺吩咐。」

    方運點點頭,道:「時間緊迫,不說廢話。來人,把軍中十五年內所有賬冊、庫房文書、軍情文書等等一切搬到大營之中,本侯要親掌大軍。」

    多個將校面色微變,沒想到這位新侯爺竟然如此直接,不過,隨後幾人面露輕鬆之色,一軍的賬冊文書卷帙浩繁,哪怕是翰林,全部看完也需要數十天之久,看完后再加以分析,至少要一年才能完全理清。

    「啟稟侯爺,有些卷冊被封存在珠江軍總庫房中。」

    「拿我的手令,去取便是。」

    「遵命!」

    「你們不要閑著,分頭去把所有賬冊文書送來!」

    「諾!」眾將紛紛離開,只留張青楓與平江將軍。

    方運起身,微笑著向平江將軍,平江將軍蘇倫立刻起身。

    「本侯當年與你見過幾面,只是時間久遠,記憶不深。今年新來,與青楓將軍聊起過你,他對你推崇備至,說若不是你當平江將軍,他無法放心。親衛軍被人稱為最無用的一軍,你心中不會有什麼委屈吧?」

    方運一邊說,一邊微笑著打量蘇倫。

    進士蘇倫年約三十,身形瘦小,個子不高,皮膚微黑,但肩膀極寬,雙目極為有神。

    蘇倫淡然一笑,道:「末將自然有怨言,只是老將軍對我有恩,我絕不會讓他老人家失望。」

    .
最近更新小說